Wednesday, April 28, 2010

助人企上天台圍欄邊

黃佑謙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理財投資P.35,2010.4.28)

樓價高企,社會又響起了要求特區政府打壓炒風及幫助市民置業的聲音。近期,特區政府在房屋問題上遇到重重包圍。雖然特區政府已表明不會考慮重建居屋,卻有個別商界人士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發布後開腔建議政府復建居屋。而去年10月,在立法會辯論《施政報告》致謝動議時,對於有建議再次推出「首次置業貸款計 劃」,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替特區政府守住大關,表示政府不應擔任貸款機構角色。

現在批評特區政府沒有在房屋問題上「做啲嘢」的壓力也 不單是外來,近日更有特區政府團隊內的人士加入戰團,在報章撰文間接指政府有義務協助市民置業。特區政府抗拒介入房屋市場,相信是吸取了過去協助市民置業後的教訓,痛定思痛,立場才會與民意背馳。面對前後夾攻,未知特區政府的立場會否軟化。

首置計劃好心做壞事

提到過去特區政府「協助市民置業」,本人也差點成為1998年推出的首次置業貸款計劃的受益人。當年和兩位中學時代的「老死」組成的三劍俠在大學畢業時曾經 考慮利用該計劃「上車」,到最後,三劍俠中只有我沒有參與首置計劃,皆因嚴守家翁寶訓「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其他兩位老友,南柯一夢,今時今日被 打回無產一族的原形。

阿志自少以目標為本,是那種今天已計劃好五年後十年後將會做什麽的人。而眼見有提前達標的機會,阿志必會把握,因為這種性格,阿志是我們三劍俠中最成功及走得最快的。

還記得當初首置計劃推出時,香港經濟低迷,阿志卻能脫穎而出,得到大企業錄用。阿志得知首置計劃推出後,更像如魚得水般道:「我從未想過可以這麼早可以成為業主。」自少性格保守的我,不禁提醒他說政府提供三成的首期貸款加銀行的七成貸款,那是百分百的槓桿投資,這種風險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擔,更何況我們只是初出茅蘆。阿志看的卻是那半杯滿的水,說着:「我家底不算厚,要置業要花上幾年儲蓄加上市況遷就才可,原本我也打算租樓一段日子,但現在難得有政府幫上一 把,機會難逢。況且香港剛碰上百年一遇的金融風暴,樓價只有一個方向,就是升。」這對話不久後,阿志便用盡首置計劃貸款上限的60萬元,買了一個逾200 萬元的「上車」盤去了。

斷供變賣物業贖身

自此,阿志為樓日夜奔波,皆因外在環境並未如人意,阿志工作起頭的優勢並沒有為他往後的幾年帶來薪酬太大的轉變。記得有一次同學聚會,阿志愁眉苦臉,拉我到一角說,「政府幫得人上會,卻沒說有義務幫人供樓,現在市況不佳, 供不是供不起,只是每月也勉勉強強,壓力不輕,萬一市況有什麼風吹草動,說不定也要把樓賤賣套現還款。」再往後,阿志曾經有好幾個月斷供,到最後更在沙士後期把物業賣出,向親友借貸贖身。

政府撥款180億元的「首次置業貸款計劃」在1998至2002年推出期間,約有三萬個成功申請人士,當中約有一半申請人曾有拖欠還款情況。到現在,有半數的申請人成功還款,不過,在萬多個成功還款個案中,不知有多少個像阿志般,是賤賣脫身,而阿志這案例, 應該也算是「捱得耐」那種。在政府公布首置計劃中承擔的4.9億元壞賬,其中一個申請破產的個案,就是米高。

米高是三劍俠的另外一員,天資不是優秀卻將勤補拙,自知沒有那種天才一步登天,就甘於按部就班,一生但求安安定定,便心滿意足。「首次置業貸款計劃」推出,本來自知不是有樓一族材料的米高,有如看見了一道天梯,帶他達到一生的安定理想,提醒他百分百槓桿的問題,他拍心口道:「政府搞這個計劃是想人人有個安樂窩,難道政府會要人瞓街?」 當時,我也想答:「是的!」可是那時政府尚有足夠的誠信讓我收起那句話,現在真有點後悔當時沒有阻止米高。

後來,米高也少見了,多年來向朋友有借無還把他弄得神憎鬼厭,再若干年後,米高來電,不是借錢,原來破產四年成為好漢後,往後有點積蓄,主動提出向我還債,初時也不想收下,他卻說:「我破產了,卻不想誠信也破產,樓沒有了,卻不想失去了朋友。」

扭曲置業人士風險管理

記得有人對董建華在房屋問題上的評價,是他老人家好心做壞事,為的是市民人人可以安居樂業,後果如何,人所共知。房地產是大部分人一生最大的投資,加上近年經濟無定向風,不時大幅波動,作出買樓的決定必須從長計議。若政府真的履行協助市民置業的義務,那便勢必扭曲考慮置業人士對自己承擔風險的能力,後果就可能製造更多像阿志及米高般的個案。

如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不改口風,堅持去年10月在立法會提出的立場,那政府的角色應該只是提供市民基本住屋需求,市民應考慮本身能力決定是否置業, 對於此立場,本人希望特區政府能抵禦各方壓力,貫徹始終。

助人企上天台圍欄邊,結果能令你安睡嗎?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