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1, 2010

貿發局為何能免受審計﹖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商管智慧P.37,2010.4.21)

話說有個金山阿伯,年輕辛苦賺下幾代都使不完的財富,年老舉家回到唐山老家。有錢人最擔憂的事情莫過於下一代成為敗家仔、二世祖,兒子如果擁有他個人的事 業並搞得有聲有色,更是光宗耀祖的事,亦能在同鄉面前威風一下,虎父無犬子等恭維的說話當然是每個父母都愛聽的。

金山阿伯明白兒子要敗盡家財也不是易事,畢竟,嫖、飲、吹的殺傷力有限,賭是最大問題,而他明白做生意是最兇險的賭博,所以他給兒子阿茂和阿發的祖訓是不 能用家族的錢做生意,不過,用老爹的錢搞搞公益,幫幫推動唐山的貿易,卻是無傷大雅,也算回饋家鄉,在鄉親中賺點名聲,提高家族的地位,認為這是持家萬無 一失的妙計。

剛巧,唐山碰上長期的繁榮期,因為唐山人努力勤奮,轉數又快,對外貿易取得極大的成功,阿茂和阿發搭得這順風車,他們成立的「茂發商會」當然能成功抽水,誇誇其談唐山如果沒有「茂發」便沒有今天的成就,那些受過他兩兄弟恩惠的人也紛紛和議,說他們如何如何能幹。

兩兄弟心雄了,也搞起生意來。憑着父親的雄厚財力,撈到很多同鄉不願做的訂單,只不過大家搞不懂他們做生意為何能如此賣大包。「茂發」每年更對外宣布商會賺幾千個大洋,不知就裏的同鄉紛紛恭喜金山阿伯,兒子們事業有成,應該老懷安慰,他也以笑面接受這些恭維。

可憐的是金山阿伯,啞子吃黃蓮,看見「茂發」把家財半賣半送到一些蠱惑的同鄉和洋人手中,佔了便宜還掩着半邊嘴恥笑他,但為着面子,每年還是給「茂發」大洋三萬幾個,到頭來只拿回幾千,兩兄弟還興高采烈做老襯,金山阿伯只有仰天長歎:「老天啊!我做了什麼錯事,生下這兩個白癡!」老子打本,兒子蝕掉大半還 敢回來邀功,你估這等荒唐的事不會在現實中發生?不單會,還真的有人贊「叻仔」,還要出自我們尊貴功能組別議員的口!

真理愈辯愈明

獅子山學會出 席了昨天在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關於香港展覽業的發展的會議。說到展覽業,話題的中心當然圍繞香港貿易發展局,事緣不少私人辦展商擊鼓鳴冤,分別去信以 「奸商論」打響名堂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及立法會議員,投訴貿發局如何以龐大的公共資源,壟斷市場、與民爭利等;有直選的議員亦在不同場合對貿發局「冇王管」的情況表示關注(貿發局因政府撥款少於總收入的五成,所以一直獲豁免受審計署等部門審查和監察)。

為貿發局講說話的議員和商界的代表亦不少,功能組別議員更可謂不遺餘力(梁君彥和黃宜弘便是貿發局理事會成員)。雙方為各自代表的利益在議會中爭拗,這是文明社會常見的,也是社會健康的表徵,反正真理愈辯愈明,放在檯上討論,總比收收埋埋、黑箱作業好。

從商界的角度看,他們不想有貿發局跟他們競爭,又想有這樣的機構為他們謀求利益,以致發展出目前的矛盾,這情況是不難理解的。不過,如果這樣的機構的存在 只是為了業界少部分人的利益,而犧牲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它還應否繼續存在?更甚者,如果它每年拿了香港市民數以億元的公帑,還仿效華爾街大鱷以甚有創意 的會計方法「證明」它賺大錢(因此管理層又可以分巨額花紅),連立法會和審計署都查不了它的賬目,這又是什麼道理?

兩年實質虧蝕近6億

正所謂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去年在書展為市民帶來無數?模的貿發局,翻查它07╱08和08╱09兩份年報,聲稱盈利分別為3800萬和8500萬元,不 過,那是在拿了政府撥款3.5億元以後的事,即扣除這筆公帑後,貿發局在最近兩年實在是虧蝕了近6億元公帑,但立法會功能組別的林大輝議員在其報章專欄 【註】以「和氏獻璧」這故事寓意貿發局「確是一塊好玉」、「勿將好人當賊辦」,我還不只一次聽到不少功能組別議員說貿發局「叻仔」!金山阿伯都知自己的兒 子是白癡,功能組別的議員們,你們可不可以好看一點,反正大家都知你們要代表業界利益;做多一點功課,交出專業一點的藉口,可以嗎?

至於兩年花掉了納稅人6億元的貿發局,你可以在沒有公帑資助下生存嗎?在還吸着市民血汗的現在,還有什麼理由連立法會跟審計署也不能審核你的賬目?本會研 究部同事便對我說:「有幾年條數加唔埋,不知是我老花,或是貿發局搞錯:每年貿發局都應該要用去年條數對比,但是下一年份年報,引用對上一年條數,又不同了。」劉吳惠蘭局長,你是有權力要貿發局公開賬目給立法會和審計署的,不要讓旅發局和應科院超豪保險看風水等事件嚇怕你。只差你一句話,你還等什麼?

【註】《星島日報》每日雜誌.自成一派╱林大輝(2010-01-20,A18)。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