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Hong Kong's Budget Bests Singapore's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PRESS RELEASE

Contact: Peter Wong;
Peter.Wong@lionrockinstitute.org (+852) 8101 2112
Alternative Contact: Nicole Alpert; Communications@lionrockinstitute.org

FOR IMMEDIATE RELEASE

24 February 2010

Hong Kong's Budget Bests Singapore's

The government's sliding approval was surely given a boost today by the Hon. Finance Secretary John Tsang. The Budget thankfully bore few surprises and reinforced Hong Kong's unique foundation, built upon the principle of "big market, small government."
Examining the Budget,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would like to comment briefly on the following items: the HOS Scheme, the Develop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Stamp Duty.

The HOS Scheme

• Co-Founder of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Andrew Shuen Pak-man said, "[He's] glad the government has decided not to revive the HOS scheme, despite tremendous pressures from the left, right, and center.”
Develop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

• Lion Rock commends the government's focus on reinforcing Hong Kong's position as a Financial Centre. However, there are worries that other jurisdictions' finance rules might be copied unnecessarily. Further, the government should work to streamline processes for licenses and setting up business, further aiming to attract business and talent.

Stamp Duty Increase

• In response to the increase, Executive Director of Lion Rock, Peter Wong said, "The government's actions concerning stamp duty will not be effective to curb future speculation if it is only applied to flats over HKD$20 million. Under the new scheme, investment costs for luxury flats will be increased by 35% up to 90% – this will not affect properties under HKD$20 million – and therefore the scheme will not help ‘non speculators,’ those people who want to own a home.”

• Communications Manager, Nicole Alpert said, "HK Land Policy presents an issue problematic enough that the details set out here only tinker at the margins."
Briefly,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would also like to applaud the government for not raising the Tobacco Tax despite external pressures.

Shuen said in conclusion, "if [the government] was to be graded on a curve, this Budget would receive an 'A'. The government's Budget looks especially good when compared with Singapore's, which was announced Monday."

Hong Kong is a unique place for many reasons, and benefits from its foundation. However, there are worries about losing Hong Kong's freedoms and attitudes changing. If Hong Kong firmly sticks to its principles, maintaining its good foundation, it will succeed. A reversal on Hong Kong's core values is the biggest single threat to Hong Kong.

撐政府推租金券!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29-大明燈,2010.2.24)

逢周一、三刊出

今日,財政司長曾俊華將會宣布新一年嘅財政預算案。每年呢個時候,就會有好多人有好多要求,加開支、減稅等。

聽聞,今年甚至有啲「快閃族」壓力團體及議員(包括行政及立法),為縮細貧富懸殊距離,要求加稅!冇錯,講多次,係加稅!

點解我會叫呢啲要求加稅嘅團體及議員為「快閃族」?因為當政府一開口推政策,令輿論憤怒衝擊政府時,呢班人會快閃,唔會幫手護駕。

之前有冇試過?有。最佳例子,就係舊年「慳電膽」政策。如果大家有睇特區各大政黨嘅政綱,你就會知道,舊年「慳電膽」政策,其實係政府copy and paste公民黨政綱。大家又或者記得,綠色和平曾於07年試過闖入香港迪士尼,為米老鼠啲水晶吊燈換慳電膽。

咁當輿論因「慳電膽」政策憤怒衝擊政府時,呢兩個團體點?公民黨快閃,綠色和平直情話政府錯,因為慳電膽唔環保,要用LED燈。

對孫柏文來講,呢啲簡直係食碗面、反碗底,忘恩負義,正一反骨仔嘅冇義氣行為。

所以,當有「強烈要求」,政府推時你點都護駕,我雖未必一齊支持,不過絕對尊重。所以今日我呢個「強烈要求」,我一定撐到尾。

記得幾年前喺將軍澳某公共屋邨,有個患有自閉症嘅小朋友,喺屋企因火燭焗死。當時,係得佢未成年嘅家姐湊佢。原來,佢哋屋企先啱啱上樓,之前喺西九住,單位細又舊,不過,因為住喺祖父母附近,所以小朋友就由佢哋湊。點知,政府提供公屋單位,咁就搬咗,小朋友冇人湊。

計數。政府起公屋,淨係計建築成本,塊地當送,每單位都要六千幾蚊。租,就收番住戶千幾蚊。即係每單位補貼4,000元。我作為一個納稅人,忍唔住諗,我交嘅稅,當變成呢位葬身火海小朋友嘅房屋補貼,有冇變幫兇?

試問,有咩比政府使錢,不但幫唔到人,仲要害人更可悲?

錢,橫掂都要使。不如直接將4,000元變成租金券,俾人出去租合邏輯嘅地方,而唔係依家咁,學史太林利誘人住港版西伯利亞嘅天水圍。

當然,政府要每個租金券受益戶,每年做入息審查,一夠入息就要終止補貼,不過唔使驚,之後如果撈唔掂,可以再攞。亦同時訂立一個租戶18至65歲之間60期有彈性嘅月租補貼限制,嗰個月要就攞,唔要就唔使。

最後當然就學當年首次置業貸款計劃,任何參與租金券嘅人,宣誓永遠放棄公屋同清楚明白補貼有期數限制。亦要用攝影機拍低宣誓過程,等60期用完後,受益人唔可以跟住啲抽水議員同那些壓力團體,要求增加月租補貼期數。

曾司長,你今日推租金券,我一定支持撐到底!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地球朋友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5,2010.2.24)

繼上次慳電膽事件為老闆曾特首帶來「驚喜」的環境局局長邱騰華,在把特區政府搞得一身蟻後,吃了虧卻沒有學得聰明一點,還敢應本地環保利益團體要求,推銷「廢電子電器回收徵費計劃」,這計劃是會如何危害環境,破壞市民原有的良好環保習慣,會容後再談。不過,看見邱騰華在慳電膽事件慘遭出賣後,仍繼續的與環保利益團體合作,像欠了他們似的,只能慨嘆一句,曾特首上次的死貓是白吃了。

在拙文「曾蔭權錯信反骨仔」中,已指出特區政府如何遭環保利益團體出賣。不過經忠實讀者「放料」提示後,發覺反骨的大有人在,實在是草木皆兵,應驗了「眼前鬼卒皆為妖」一言。

就在2009年初,公民黨曾建議政府「投資358億元推行『綠色新經濟』,認為既可改善市民生活環境之餘,又可創造八萬七千個新職位。今年將會致力推行的綠色項目包括向每個住戶派發2000元的『綠色經濟券』,資助市民在家裏安裝再生能源系統,並向每位成年市民派發200元的『慳電膽換領券』。」【註1】

廢電器回收徵費的疑感

可見特區政府在決定派慳電膽券時,實在是聽了不少環保利益團體和政黨的意見。到出事時,有一個願意為特區政府講說話嗎?一個也沒有。事實上,就在周一立法會「廢電子電器回收徵費計劃」的聽證會上,與會人士也是紛紛的把環境局「擺上枱」。既然身邊都是反骨仔,邱局長的官運又如何亨通?又何苦繼續搞假環保?可不可以不「官迷心竅」,撿回常識搞搞真環保?

獅子山學會自成立五年以來,有人認為我們以意識形態主導;實質,我們高舉的只不過是常識──例如最低工資必然導致更多社會上最弱勢的老人家、新移民、年輕人和回歸職場的家庭主婦等失業(李卓人便曾在港台的英語節目中,在回答我的問題時,表示只要社會上有多數人得益,讓少數人失業拿政府福利亦在所難免,更高呼so what?)。膠袋稅必然讓不環保袋(耗膠量相等於四十個膠袋的筆織布袋)氾濫市場。

大家現在要買垃圾袋,家中儲存着一百幾十個永不分解的不環保袋,是否覺得很環保?這些都是簡單易明的道理,就像1+1=2,用不着要訪問一萬幾千人證實;同樣,新年在麥兜的短片看見煲呔已經令人無名火三丈起,用不着調查曾特首的民望。所以,本會很少做什麼研究報告。再加上在祖訓下不能收政府錢的我們,實在沒有能力去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做這些所謂「研究報告」。

不過,本會除了評論經濟,我們也熱愛地球,對未來也充滿希望,不然,在特區政府管治底下,怎會有多名會員敢生兩個或以上的孩子?所以,對於環境保護,為着下一代能活在一個沒有生病的地球,本會特別着緊,因此在今次「廢電子電器回收徵費計劃」的諮詢,我們亦做了一項研究,得出以下數據:根據日本省能中心(ECCJ)統計數據【註2】,老舊的冷氣機耗電為新冷氣機的二點二倍,老舊雪櫃耗電為新雪櫃的一點八倍。我們發覺有例子,一部有四年以上歷史的兩匹冷氣機,每個月比新冷氣機多耗二百八十度電,如像香港主要以煤發電,多排出的二氧化碳就是每月二百六十公斤,估計等於四個邱騰華局長的重量。

本末倒置的慳電政策

現在政府在環保署的網頁說計劃是用來落實「污染者自付」的原則,即使說換電器的都是污染者,所以要用賦稅,懲罰他們換電器。但以上述數據,因為迫使民用舊電器的結果就是每月多排出四個邱騰華局長的重量的二氧化碳,證明政府阻止市民換電器就才是最破壞環保境的。對耗電量少的電燈,政府補貼市民換慳電膽;對耗電量大的冷氣機和冰箱,市民要換節能的新電器,卻以賦稅懲罰他們,叫人如何信服政府是真心的搞環保?

獅子山學會明白一定會有人條件反射,說洋人都這樣做,這是世界潮流,我們要跟他。外國比得上香港,街上都是收買佬嗎?地球之友的的一項調查,說65%的港人亂棄舊電器,因為其中41%賣給收買佬──賣給收買佬叫亂棄舊電器,實在是侮辱了這些日曬雨淋,站在環保最前線的勞動階層。

大家應該有這個經驗:當我們棄置大型電器如洗衣機、雪櫃時,清潔工人會當場為電器定個價,如果電器是新款的,狀態良好的,清潔工人會義不容辭的代我們「棄置」──其實大家都知道他會留為己用,或轉售給收買佬。處理較小型的舊家電如電視機、音響組合等,收買佬會禮貌的到閣下的府上接收,還會給我們少許金錢以表謝意。

對於太過陳舊的電器,清潔工人通常都會要求小費才會代為棄置,這代表了舊電器的回收價值很低──可能是壞了,或者是耗電量奇高(舊的雪櫃和冷氣機就會出現這個情況),沒有再用的價值了,但也不代表它會完封不動的進到堆填區。拆件把原料再生,特別在原料價格高企的今天,收買佬怎會不懂?全個過程,符合「減少使用、重複使用、循環使用、回收再用」的4R原則,有何不環保?

可是,現在把電器賣給收買佬,被地球之友稱為「亂棄舊電器」。一小撮在回收程序處理不當的收買佬,更在立法會的聽證會中,被環保利益團體無限的放大,抹黑全港回收業人士,說他們不專業,唯利是圖。這樣漠視環保前線工作者的貢獻,只令那些自稱地球朋友的環保利益團體,就如偉大的毛主席所形容,什麼叫「四體不勤、五穀不分」。

正如在聽證會回收業代表所言,廢電器零件有95%是可以循環再用的,只有一小件電腦板是含毒素沒有人要的,要特別處理,是業界最頭痛的問題。地球的朋友,不要一味的抹黑,或把責任推給市民和政府,你們籌款幫回收業,一元一塊回收價叫收買佬不要把電腦板扔到堆填區,做點實事證明你的存在價值,可以嗎?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資料來源:

【註 1】http://www.civicparty.hk/cp/pages/cpnews-c.php?p=180 【註2】http://www.tabc.org.tw/joomla/index.php?option= com_content&task=view&id=55&Itemid=36

孫柏文談論財政預算案



孫柏文談論財政預算案

嘉賓︰孫柏文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預算案2010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0899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恆指故障與系統升級關係



恆指故障與系統升級關係

嘉賓:孫柏文、李永權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牽動命脈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0808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車公廟求籤啟示錄



車公廟求籤啟示錄

嘉賓:王永平、孫柏文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先難後易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0712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歐豬」危機如何解決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2.19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平時少關心環球經濟動向的讀者,可能不知道「歐豬」是甚麼,所以先得解釋一下。我想是因為某些經濟評論員,日益發覺自己對未來茫無頭緒,在真正的問題無法解決的情況下,閒來只好把問題國家名字的字母湊合一下,弄出一些諧音,以娛樂受眾。他們先把Brazil(巴西)、Russia(俄羅斯)、India(印度)、China(中國),合稱「BRIC」,即「金磚四國」;繼而把Portugal(葡萄牙)、Italy(意大利)、Greece(希臘),以及Spain(西班牙),合稱「PIGS」,中譯「歐豬」。其實有財政困難的歐洲國家,何止這四個,愛爾蘭、波蘭、羅馬尼亞等國家,問題一樣十分嚴重。

這些國家的財政之所以會出問題,其實與一般家庭財政出問題的原因一樣,就是沒有按照「量入為出」的原則來理財。政客為了討好民眾,於是在任的時候就拼命花錢,最終弄到債台高築,以後難以償還,除了破產之外,已很難有甚麼結局。

現時世上的政府,大部分都喜歡搞赤字預算,認為這樣有助推動經濟發展。這種策略其實只是權宜之計,只能間中使用,若經常如是,怎會不出問題?

一個國家,最好平時有累積盈餘,那就可以有條件在經濟困難的時候搞赤字預算,只要沒把盈餘花盡,當然不成問題。如果國庫已沒有盈餘,那就應該把赤字控制在經濟增長的速度之內,這樣就有條件利用明年的增長來償還今年的赤字。不過,這一樣有風險,因為明年究竟有多少增長,並非確定之數。最壞的情況是:多年來已累積了大量財政赤字,而未來的經濟又看不到大幅增長,來年不但沒有條件還本,可能連息也還不起,唯一的方法是借新債去還舊債。「歐豬」各國現在就處於這種情況。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以前的放債國自身也出了問題,沒有條件繼續大量放貸。有些更擔心債仔可能連利息也還不出,不肯再借。

然而,歐洲的富國若果真是見死不救的話,那「歐豬」國家只好逐一破產,結果連累整個歐盟。於是大家就向債仔開出借貸條件,要求「歐豬」國家節省開支。但歐洲人講個人主義,不似亞洲人那麼崇尚集體觀念。南韓在經濟出現危機的時候,人民把自己私藏的黃金也捐給國家。但希臘的公務員卻因為政府要削減開支而威脅要罷工。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的開支怎有條件降下來?

由此可見,國家與個人一樣,一旦慣了先使未來錢,就像吸毒上癮一樣,很難把壞習慣改掉。因此,基本法規定,特區政府要量入為出是有必要的。可惜,「歐豬」各國的「毒癮」已不容易戒;戒一定會很辛苦,人民不肯辛苦,政客也沒有膽識;叫人民面對現實;結果只能把問題拖下去,希望出現神蹟,全球經濟復甦,那就可以用經濟增長加通脹的方式去解決今天的問題。不然的話,問題只會愈拖愈嚴重,結果要由獨裁者出來收拾殘局。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資源貧乏年代 過年尤為喜悅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2.18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或許因為天雨,今年沒有與家人一起去逛年宵市場,所以總覺得今年的過年氣氛不及往年熱鬧。但想深一層,過農曆年的氣氛日益淡薄的感覺,並非今年才有。我年輕的時候,父母根本不會帶我們去逛年宵市場,但新年一樣過得比今天高興。

在那個年代,由於資源遠較今天貧乏,尤令過年的日子與別不同。無論是衣食住行哪個方面,過年都可以為我們那一代的童年,帶來莫大的喜悅,這是今天的孩子沒法去感受得到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可比今天的孩子幸福。

今天的孩子,由於想要的東西太容易得到,所以不懂珍惜。但我們年輕的時代,平時根本不會買新衣,非要等到過年前,父母才會為我們添新裝。買新衣服需要錢,媽媽會自己為我縫。媽媽說,小孩子穿甚麼不要緊,縫得不好,別人也不會見笑。

我記得,有一年,媽媽為我織了一條絨線短褲,冬天穿起來尤為別緻;連陌生人行過,都會望多我幾眼,問我可覺得冷?媽媽為此感到非常驕傲,我心裡亦感到非常溫暖。所以,童年時我常盼望,媽媽又會為我造一件新衣服。

我在發育時期,身高長得特別快,未到十六歲,已差不多有六呎,所穿的褲子一早就吊腳,但父母都會等到新年的時候才添置。有時候雖然一早買好,但亦會留待過年的時候才穿。所以我們會特別期待著春節的到來。

至於在吃的方面,過年也會特別豐富。平時,家裡甚少會買雞,但過年一定有雞食。現時的孩子,吃雞當然沒有甚麼大不了,但當一年也沒吃上幾次雞的時候,人的味覺神經,會對雞的味道,感覺特別強烈。現時即使有更好的雞,也吃不出當年那種味道。

對小孩子來說,過年最吸引的,是有大量的糖果,可以開懷痛吃。父母很遵守傳統的習慣,在過年的時候,會盡量不罵我們。所以我們可以偷吃全盒裡,原是留作招呼客人的巧克力與軟糖。這些都是平時沒有機會吃得到的。

父親是一個很實際的人,過年我家是不會買年花的,不要說桃花,連桔也不會買一盆;唯一會做的是來一次大掃除,把全屋上下都清洗一番,有時還會買罐油,把過於陳舊的傢俬翻新一次。所以過年的時候,家居會特別明亮,空氣中還帶著油漆的味道。

我們成長的那個年代,物質條件雖遠不如今天,但由於我們平時生活得十分克制,把資源留在過年的時候集中使用,反令新年過得特別歡愉。現代人不願意在平時自我遏抑,當然沒法感受到過年時的奔放。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放寬醫生賣廣告利多於弊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錢鶴齡 - 獅子山學會研究助理
信報(理財投資P.31,2010.2.17)

放寬醫生賣廣告利多於弊

早前一則關於醫療融資的新聞,指出保險業界十分支持政府即將進行諮詢的自願性供款方案。其實,今次政府能放開懷抱、順應民意,讓市民你情我願開開心心買醫保,實在是近年罕有佳作。不過,當政府在醫保的戰線上挽回點面子的同時,我們一些醫生朋友卻又因職業操守的問題上遭人詬病。

上月底,傳媒報道了一則有關香港醫療的新聞,這篇報道透視了私家醫生收受回佣轉介的問題。文章指出有家庭醫生在轉介病人至專科醫生時收取回佣,而回佣金額約在專科醫生診金的5至25%不等。

醫生一向以仁心仁術自居,發生這樣的事情當然會惹來各界關注。很多人把矛頭直指醫生,批評這些收取回佣的醫生貪得無厭,認為醫生是高尚的職業,所以醫生們不應利字當頭;行內個別醫生更直斥醫務委員會無能,醫醫相衛沒有盡力去打擊違規轉介。原來,私家醫生收取病人轉介費在行內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借助市場力量作監管

儘管很多人仍然把在電視劇集《仁心仁術》中佐治古尼的靚佬俠醫形象投射到真實世界的醫生身上,獅子山學會卻不會把光環硬套到他們的頭上。事實上,他們的一些代表在電視節目上就曾向本會坦言,今天很多在公屋開診的醫生(就是那些早前因領匯加租而罷診的),當年是因港英政府低租金「吸引」下才在公屋開設診所「濟世為懷」的。因此,在回佣的事情上,我們也不可能要求主要由醫生組成的醫委會有青天包大人明察秋毫的能耐。既然內行人監管不了,外行的廉署又竟然對這個「公開的秘密」無可奈何,借助市場力量又如何?

其實,本港醫療系統,特別在收費的資訊上,實在要在增加透明度上邁向廿一世紀的標準。大家可能都有經驗,就是每一次去看私家醫生,都要提心吊膽,不知看完醫生後會否令荷包「血流成河」;要找專科醫生,只可依賴親朋戚友的口碑,或者依賴家庭醫生,卻往往只得到一個名字和診所地址,其他資訊如資歷、收費等卻一律欠奉。

為何不讓專科醫生賣廣告?其實醫委會在2008年已修改《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放寬醫生賣廣告,但對廣告的內容諸多限制,例如:只批准醫生在四類印刷媒體,包括報章、雜誌、學報及期刊刊登廣告;廣告的篇幅規定不可大於三百平方釐米(約半張A4紙);內容不可以推銷其他服務;不可與美容院等廣告刊在同版,更包括不容許醫生在廣告內披露有關年資和重大手術經驗的資料。

這些所謂放寬,都是醫務委員會就禁止醫生賣廣告的上訴失敗後,輸打贏要的「老油條」對策。可是,只有解除限制,才真正有助節省病人找尋醫生所花的時間及費用。簡單而言,就是令他們可以貨比三家,更容易比較各專科醫生的優劣。

放寬醫生賣廣告的限制所帶來的好處,實在遠不止於降低病人的機會成本。首先,廣告可以促進行業內的新陳代謝。年輕的專科醫生有機會以廣告宣傳、殺出血路,從而增加生存空間。老一輩的醫生,有的早已享負盛名,當然沒有必要賣廣告,但他們沒有理由自己不用賣廣告,便阻止後輩以此提高知名度吧?第二,病人能掌握更多關於專科醫生的資訊和診金的多少,病人便能以自己的負擔能力選擇不同級數的醫生。這會鼓勵有經濟能力的人放棄到公立醫院及診所求診,改為直接去向私家醫生求診,從而減低了公立醫院輪候時間,對真正負擔不起私家醫生的人士有幫助。

廣告費不會推高診金

或許,很多人會認為醫生是高尚職業,而廣告會影響他們的形象,使他們變得商業化。也有人會說由於病人缺乏醫學知識,不能判斷醫生廣告的真偽,容易被誤導。更多人會說廣告費最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加重病人的負擔。可是,如果年輕醫生苦無渠道宣傳自己,我們寧可他們賣廣告,還是要他們以身試法,冒險以回佣吸納顧客?至於醫生廣告的質素,現在的諸多限制,病人對訊息一知半解,行不見得不被誤導。而廣告費真的會令診金上升嗎?大家看看小巴車身上的廣告,便會不言而喻──君不見很多律師事務所標榜辦理離婚也只是數千元嗎?

解決醫生違規轉介的問題,是需要以增加專科醫生運作的透明度來解決。政府與其花錢去進行醫療融資的諮詢,倒不如協助放寬醫生行醫的無謂限制。這或許會比任何醫療融資方案,更能解決公立醫院專科醫生不足及輪候時間過長等問題。

希臘透過低匯率進行掉期




希臘透過低匯率進行掉期

嘉賓:孫柏文
主題:國際金融
內容:暪數?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0289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市場機制還可信賴嗎?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2.12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出席某電視台的烽煙節目,與家庭觀眾一起討論高租金的問題。我早有心理準備,知道大部分觀眾都不是喜歡高租金的。如果我要討觀眾喜歡,我大可以附和他們,與他們一道埋怨大業主的貪得無厭,不理租客經營困難,還要強行加租,令很多人失去生計。


老實說,我自己也是高租金的受害者。我屬下的分行全部都是租回來的,租金是我們機構最大的固定支出,每逢樓市衰退,害到我們差點無法轉彎時,就是這筆昂貴但不會立即按市況作出調整的租金支出。誰不想有辦法可以令業主不要這麼狠心,肯順應租客的願望,把租金調低一點?


然而,當我聽到一個又一個觀眾,把高租金的成因歸咎為業主為富不仁,指控政府偏幫大業主時,我又覺得這樣的觀點實在把事情簡單化,訴諸情緒並不一定有助問題的解決。因為按這類觀眾的意見,租金是不用按市場的供求關係去定斷,而應該按他們的感覺去定斷。這等同要改變香港一向以來的遊戲規則,效果可以是十分嚴重的。因此,我不得不提出一些相反的意見,寧被觀眾唾罵,也在所不惜。


一 向以來,香港商用樓宇的租金都是按市場機制去制定的,政府不會插手干預。所謂市場機制,就是任由業主開天殺價,又任由租客落地還錢。雙方只顧自己的利益, 而無需照顧別人的需要。如果雙方肯妥協,那就有機會簽成租約;如果雙方都不肯讓步,那就只好拉倒。這時,雙方都得付出機會成本。業主可能要讓物業空置,將 來也未必一定租得更高的租金;而租客亦不一定可以用同樣的租金租到更理想的物業,甚至因而被逼停業。


這種各自謀取自身利益的較量,市場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政府甚少干預,社會亦不會隨意作道德批評。但近年社會的氣氛出現了很大的改變,業主維護自己利益的行為已被視為不道德。那麼,業主應怎樣去訂定租金呢?難道又搞公投?但如果擁有業權的業主也不可以釐定自己的物業的租金,那又有誰肯去買物業做業主呢?


此 外,社會上亦有意見認為,高租金乃政府政策失誤所造成。在住宅市場,政府確可以透過增加土地供應,去調節租金。但在商業樓宇市場,供應已相當足夠。有些地 方免租半年,業主貼裝修費也租不出。大家想租的不是這些地方,而是核心旺地。但這些地方已不能再有新供應,叫政府還有甚麼辦法?難道要政府指令業主減租, 一定要租給某個租客,而不是租給其他肯出更高租金的租客?是否政府不這樣做就等同官商勾結?


歷史的事實證明,合理的租金,只能透過市場的機制去達至。如果把訂租權交給政府或是交給群眾,只會造成更嚴重的資源錯配,造成大量經濟損失,對基層群眾也沒有好處。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天道不仁 專欺小戶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2.11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有中小企的朋友,看到我昨日的文章後,非常不滿;覺得我對受盡高租金剝削的中小企毫無同情心,反而助紂為虐,把業主任意加租合理化。有位朋友甚至斷言,今天在香港做生意,如果無力自置舖位,遲早被高租金逼死。

我其實怎會不了解高租金對經營者所造成的壓力與危害,我自己也有捱過做中小企的日子,為時約近十年,每月都得為沉重的租金負擔而頭痛。即使到了今天,我們的所有分行,全部都是租回來的,一樣要與其他經營者一道面對加租的威脅。

照我所知,除小部分企業外,大部分經營者的舖位與寫字樓都是租回來的,一開始就擁有家族留下來的物業作經營的人,可謂少之又少,這類「得天獨厚」的經營條件,對創業不但沒有好處,而且還有害處。因為,人的潛力是逼出來的,沒有惡劣環境的鍛鍊,中小企很難發展成真正具生命的行內長存者。有家族留下來的物業,在沒有租金壓力下,當然容易生存;但實質上,經營所得的利潤可能不如把物業出租所得收益。此之所以,這類家族生意,要麼沒法擴展,要麼自己不做,改為收租算了。因此,中小企如果真是想發展的話,就得迎接高租金的挑戰,而不是依靠政府的政策照顧,以獲得一個特殊的低租金的經營條件。不要去羨慕那些自置物業的幸運兒,他們大部分都沒有壯大的機會。

老子說:「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中小企應該明白。創業從來都不是容易的。八成以上的生意,會在創業的頭兩年裡倒閉。過去如是,今天亦如是,不存在夭折率可以大幅減少的機會。上天對中小企不會特別照顧,而是毫無同情心地讓中小企接受惡劣環境的篩選。只有那些願意付出比別人更多努力的人,才有機會逃過中途夭折的厄運。在現實世界裡,小戶從來不會有優勢,不斷被欺壓是成長過程中的必然經歷,給予他們特殊照顧,能否改變天意,仍是未知之數。

有位專替人做人工受孕的醫生私下對我說,他對他做的工作,心裡有點不安,擔心違背了上天的旨意。他說男性射精,每次射出的精子數以億計,能令卵子受孕的機會非常低,絕大部分都會被犧牲,每次射出的精子少於五千萬者,已難令雌性受孕。這是上天的安排。但現在他卻用人為的方法,讓精子與卵子在試管內相會,結合後才放入子宮。這樣的精子未經過在陰道裡的力爭上游的考驗,是否好「種」可能有問題。他擔心自己的工作會有後遺症,會令弱種流傳,最終影響人類的命運。他說幸好至今為止,未有證據證明在人工受孕下的出生者有任何不妥,他只是心裡有種不安吧了。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世界溫度變化越見明顯




世界溫度變化越見明顯

嘉賓:孫柏文
主題:廢物利用
內容:社會現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9798

歐盟合縱的代價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3,2010.2.10)

繼杜拜爆煲要兄弟阿布札比打救,歐洲地中海地區又陷入主權國債務危機,從電視上可以看見,散戶對此精神為之一振,危中有機嘛,還不是入市良機?輕危難、重機遇,已是大多數人對危機的詮釋。這次由希臘颳起的債務風波,是否又一次賺錢機會,有大量的財經專家以至堪輿學家給予意見,用不着獅子山學會評論;但對於歐洲各國的融合和歐盟會否成為能跟美國一爭長短的強國,這危機卻給我們很大的啟示,結論是這個歐洲人搞的合縱,跟我們偉大祖國兩千多年前的正版第一代合縱,都是同路人而已。

談到現代歐洲版的合縱,便不能不說歐羅。猶記得冰島在2008年出事後導致冰島克朗大幅貶值時,有論者便高舉歐羅的神奇力量,說如果冰島加入了歐羅區,便不會遭金融海嘯沒頂。但縱使加入了歐羅,「歐豬」債務危機還是發生,可見歐羅一點也不神奇,只不過應驗了我們香港的江湖智慧,「出來行遲早要還」這現實而已。

今次「歐豬」債務危機,眾所周知的原因是歐豬各國債台高築,政府財赤達GDP雙位數。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國,政府洗腳不抹腳由來已久,但這幾十年來都沒有出現過像今次大規模的連環爆煲危機。歐羅不單沒有神力,更是歐豬們的索命符。可以說,如果美國的社區再投資法(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是次按的根源,歐羅也是今次歐豬債務危機的成因。原因何在?

瘋狂舉債種禍根

情況有如一個名聲不好的人,靠借債度日。銀行眼見這人不擅理財,借錢給他當然小心一點,利息也要相應提高。不料,一天一個發了大財的遠房親戚,說要跟他合作,甚至要合組一家公司,齊齊賺錢。銀行家們丈八金剛摸不着頭,不知這光棍何德何能。

不過,既然財主也跟他合作,他的財力也應該相當吧,所以銀行家們都願以貼近給財主的優惠利率貸款給他。光棍眼見借貸利率突然低了幾百個點子,機不可失,立刻以新卡找舊卡數,每月利息開支因而大減。

如果光棍要重建個人信譽,這可以說是大好時機。可是光棍死性不改,有平錢又何妨借盡,故更瘋狂的借貸,在好景的日子,生意也像做得頭頭是道。好景不常,銀行也有收緊銀根的時候,再也借不了平錢給光棍了。

慘了,光棍連下一個月出糧也成問題,員工每天向他喊打喊殺,銀行家跟他眼巴巴看着財主親戚打救,財主卻說,相信光棍能成功的勸服他的員工們少收一點工資…… 刻下「歐豬」光棍們的債務危機,只有三個結果:一、財主親戚(主要是德國)打救。二、環球經濟轉好,但市場明白「歐豬」們的系統性風險,雖仍願意繼續融資,但要以溢價借錢給她們。「歐豬」因此陷入高息環境,對經濟復蘇更為不利;同時因生產力遠遜德國,如要留在歐羅區,必然要經過漫長而痛苦的通縮(就像亞洲金融風暴後的香港),以重拾自己在歐盟的競爭力。三、脫離歐羅(等於賴賬),讓本國貨幣貶值,立刻增加國際貿易的競爭力,但可見將來的融資成本會更為高昂。

危機可催化歐洲統一

由於人們深信歐盟因基於政治理由,財主親戚們會不顧一切的打救歐豬們,現在市場的各類資產價格亦反映了這個預期。事實上,如果歐盟能把握這次危機,成立像美國聯邦這樣一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能向各國成員國抽「聯邦稅」,藉此制度化的把富國的財富轉移協助窮國(就像長期以來紐約州上繳的聯邦稅用來資助阿肯色州一樣),而不是像現在要等危機爆出才來援助,歐盟或許真能一統歐洲。

其實,在現有的歐盟模式下,這等危機久不久便發生一次,而每一次德國都援助的話,實在也是一種財富轉移,不過其穩定和可預知性跟美國的聯邦制則有天淵之別。不過,在這有五億人口、N個種族和N2種語言文字的國際聯盟,現在當落難的希臘人聽見德國人可能出手相救,也喊着「德軍又開進來了」。

德國人也問自己,「我們的生活難道很好,為什麼要幫歐豬們不成」?法國人說話更摸不着邊際,遑論其他捉襟見肘的鄰邦。這樣的歐盟,就像秦惠王兩千多年前評論搞合縱的山東六國,「就像雞綁在一起不能安寧」一樣。一個因政治協商所產生的歐羅,又怎能在有賺無賠的情況下叫歐洲統一?還債的遊戲才剛開始!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Friday, February 5, 2010

左右紅藍綠-2010-02-05-美國經濟政策轉向

嘉賓:

孫柏文 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左右紅藍綠-2010-02-04 希臘財困

嘉賓:

孫柏文 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

More Tobacco Tax?

RTHK Radio 3: Backchat
Presenter : Hugh Chiverton and Bryan Curtis

Dr. Judith McKay, director of the Asian Consultancy on Tobacco Control and Senior Policy Advisor to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on tobacco issues

Nicole Alpert, Research Associate,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backchat&d=2010-02-04&p=514&e=103725&m=episode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點解香港勝紐倫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4-大明燈,2010.2.3)

BEACON

根據《紐約時報》報道,喺啱啱結束嘅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中,不論印度、中國企業嘅總裁,抑或是南美、非洲嘅官員,會後傾談時,討論嘅議題,都係離唔開兩個禮拜前,即美國麻省參議院補選。

一個人口比香港少嘅國會議席補選,點解會成世界經濟論壇,呢個世界領袖雲集會議嘅主要話題?

如果你有心機咁睇我哋《am730》孫柏文嘅大明燈,之前已知呢場選舉嘅來龍去脈同重要性。唔同其他報紙嘅讀者,你遇到世界權貴時,都即時可以同佢哋「搭訕」。

點都好,今次再講嗰場選舉,係因為美國麻省人民以選票肯定咗我哋特區嘅「政治不正確」嘅政策。肯定我哋咩政策?其中一個美國人民對現政府最不滿嘅政策,就係由07年開始,美國政府屢次拯救銀行,及成為金融機構嘅債主。

特別係政府喺08年以千億美元注入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IG),等AIG再即時將錢交高盛為首嘅世界級大銀行。仲要喺注資後,負責官員千方百計,甚至想用國家保密法,去隱瞞呢次嘅驚世利益輸送。

大家可能會問,民主黨喺08年尾,先以高票奪得美國行政及立法控制權,點解短短十幾個月後,民眾又要「換人」?

全因09年開始執政嘅民主黨,竟然用番之前想隱瞞事實嘅官員,仲要升佢職做財長!亦即係話,09年嘅民主黨,同08年嘅共和黨喺金融政策冇分別。相反,今年嘅共和黨就換人換血換政策,同08年版嘅共和黨割蓆,故在麻省勝出。

其中一個改變,就係新血黨員,要求管理不善嘅銀行如資不抵債就要執笠。亦要嗰啲冇做功課,借錢俾銀行做生意嘅債主,賠本。

呢個美國人民現擁護嘅唔救銀行、要投資者承擔責任嘅政策,係咪好政策?

喺 97年金融風暴,剛成立嘅特區政府,眼見當時香港作基地、國際級投資銀行百富勤資不抵債時,冇出手相救,令借錢俾百富勤做生意嘅投資者,從損失中負責任。 之後令投資者對本地銀行風險管理特別高要求,結果係特區官員之前成日講嘅「紐、倫、港」,淨得香港喺金融海嘯中冇銀行要被救。

所以,下次你見有投資者輸錢,話要政府出手賠款時,如果你覺得政府要承擔賠款責任,咁你就千祈唔好諗住選議員。因為做得一屆,好似美國麻省咁,選民知政策不對頭時,你就會被擯落台。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妥善遺產安排免後人爭拗



妥善遺產安排免後人爭拗

嘉賓:孫柏文
主題:天地正氣
內容:個人理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9231

市建局願吐出口中的肥肉嗎?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5,2010.2.3)

土瓜灣一幢樓齡超過五十年的樓宇倒塌,似是因地舖裝修工人破壞主力牆所致,如果有人因此無限上綱認為全港其餘舊樓也有倒塌危險,而促政府加快放寬收 樓程序,難免有乘人之危之嫌。但香港眾多舊樓缺乏適當的維修保養,即使不是今次 塌樓的主因、也必然是香港人要正視的問題。日久失修,令人想起的其中一個解決方法也許就是重建。然而,在目前收購 物業準則極大爭議下,更多的重建,反而可以是樓宇日久失修的成因。

市區重建局自於2001年成立以後,對於收購重建愈趨積極,重建的計劃高 達二百多個。根據市建局的收購物業準則,物業 的收購價格相等於物業的市值價格加上「自置居所津貼」。所謂「自置居所津貼」,就是指被收購單位市值與類似地區一 個樓齡假設為七年、而面積相若位於中層及座向一般的假設重置單位價值的差價。因此,除非被收購單位的市值高於區內七年樓齡的物業,否則總收購價就是同區七 年樓齡物業的市價,而非被收購物業本身的市價。既然收購價非物業市價,亦 即與物業狀況無關。

法例往往與原意相違

業 主的收益,主要來自租金,為求增加租金的水平和可以收取的租金的年期;又或物業為自住,兩個情況下業主都需要為 其物業提供一定程度的維修保養(在出租物業的個案中,即邊際租金收益等如邊維修支出)。可是,假如存在被收購重建的可能,而收購價格又與樓宇的狀況無關, 業主維修保養的動機則會減少。物業重建的機會愈大,維修的支出愈少。

很多法例的效果,往往跟原意相違。過去的租金管制,原意是希望減少租客 的支出,最終卻使黑市租務市場出現,二房東 、鞋金、建築費、傢俬費、鑰匙費等怪胎出現,實際租金不跌反升,不少市民因此更難租樓,更甚者則失去居所;同樣,市區重建的原意是使市民擁有更好的居住環 境,結果反而減低業主維修動機,置市民於日久失修的物業之中。

因此,如政府要提高業主維修保養樓宇的誘因,一個方法是讓收購價與物業狀況掛 鈎,而不以一刀切同區七年樓齡樓宇作為賠償基準。但如何量度物業狀況實難有客觀標準,況且在市建局或發展商眼中,舊樓是買下來拆卸重建,土地才是值錢的, 勉強使收購價與物業狀況掛鈎只會徒添爭拗,更拖長舊區重建的自然步法。可能政府有見要業主自動維修保養樓宇不易,故最近便推出強制驗樓,針對三十年或以上 私人樓宇,但不包括三層或以下住宅樓宇,以此強逼業主定期維修樓宇。

在塌樓事件後,這辦法好像順理成章,但此舉引來不少問題:一、為何不強 逼三層或以下住宅樓宇驗樓,是否因住獨立屋的富有人家和新界原居民品格特別高尚和有公德心,都會自動自覺維修保養樓宇?這是否製造特權階級?政府好像沒有 說 明。二、政府明知目前香港驗樓師不足應付新需求,企圖以「放寬驗樓人士資格」來充數,專業資格原來如此兒戲,叫市民如何信任?三、驗樓師的專業資格既然如 此,一些有極度重建價值的舊區,當它們成為市建局眼中的獵物時,驗樓師的報告又是否會維持公正?會否故意刁難以逼使業主支持重建?

獅子山學會一向認為現代文明社會最重要的元素,是人類的活動或行為是在你情我願下進行。既然強制驗樓會陷特區政府於不義,又只讓業主在不情願地下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維修保養。那麼,加速重建似乎是治本的方法,問題是如何讓業主們自願的(而不是總以強制的方式)出售物業。

目 前,最令業主們抗拒市建局的收購,就是所謂「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市價」的定義,業主往往認為實質的賠償不足以買同區七年樓齡樓宇,或同區根本沒有七年樓齡樓 宇的供應。而且,業主們認為市建局在逼他們賤賣資產後,卻以倍數的高價 賣出重建項目,侵吞了他們應得的利潤。重建後的利潤屬誰是很難定奪的,不過,業主們既是在強制收樓令下就範,而且 市建局在作了補償、收了舊樓後,與發展商合作,項目完成後分享利潤,又實在很難推搪侵吞私產的罪名。特區政府應自 命光明磊落吧!如何洗脫罪名,還市建局清白?

如何還市建局清白

方法很簡單,就是市建局收回的地皮,有如現有成功勾出官地一樣進行拍賣。市建局出第一口價,第一口價定在「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市價」方針下對業主及租戶的總賠償額。如無其他人出價,市建局便用現有機制進行重建。不過,在拍賣中如有私人發展商出更高價,土地便賣給它。

因 原有業主及租戶可從拍賣過程中,清楚知道物業價值,已少了「黑箱作業」、「利益輸送」的民怨。拍賣得來的收入,市建局扣除(少量的)行政費之後,便可按比 例發還小業主及租戶。既促進重建,安撫了業主、租戶,甚至連私人發展商 也不能再埋怨沒有「麵粉」,又提供就業機會,多贏局面,皆大歡喜。

當然,在這個制度下,大輸家必是現時服務官僚、提供「油水位」給「聽話人士」的市建局。所以,要推行這高透明度政策,還自己清白。我們要問市建局和有關的官員們,你們捨得把口中的肥肉吐出來嗎?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上下級報酬的差距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2.2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我認識有一班朋友,每月都搞一次美食聚會。我不經常參加,因為我吃美食,喜歡隨緣,不喜歡四處尋覓。再者,他們吃一頓飯,常花三、四個小時,我負擔不起。不過,我們在席間談天說地,有時也會觸及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


譬如,最近一次聚會,我們從金融界的超高花紅,談到上下級之間應有報酬上的差異,相信做管理的人都會思考過這個問題。與會者來自不同的機構,他們的報酬制度差異很大。有些機構,上級的待遇只比下級多三、四成,有些則可以多幾倍,視乎業務性質與老闆作風而定。


我 起初以為,差異小的主要是規模較小的公司。因為這類公司多有一個親力親為的老闆。他在公司裡無所不知,無所不管。公司裡的管理人員,都變成虛有其表,無從 發揮他們的功能。老闆會覺得,既然甚麼都是由自己去做,其他人就不必報酬太多。不過,這類型的公司多數做不大,因為老闆廢了其他管理人員的武功。


在最近一次美食聚會中,我才知道原來規模大的機構,一樣會有上下級之間待遇差異不多的情況。原 因是這類機構已十分制度化,他們的員工,即使是做管理人員的,也甚少自主空間。公司早已把營運系統,程序化,制度化。所謂上司,其主要職責就是監督下屬按 公司的規章制度來辦事,不用自行作判斷,故很難有機會為公司立大功,公司亦對他們沒有太多的期望,所以認為他們的報酬不用比下屬高太多。


不過,這類公司通常有數名最高負責人,由於他們是公司營運系統的設計者,在公司內起關鍵作用,所以可以拿到極高的報酬。他們的收入,往往達到第一線員工的幾百倍。這種過度的差異,很容易引起下屬的不滿,甚至引起社會的干預。歐美政府對金融業的報酬制度,最近就有行政干預的意圖。


我 自己則不太喜歡把權力過度集中在中央,因為我認為,公司的營運系統是演變出來的,而不是設計出來的。權力過度集中反而有礙系統按實際環境不斷進化。因此, 我會傾向讓每個級別都有一定的自主權,讓他自己按實際的情況作出判斷,以調節公司的營運模式。這樣,管理人員才有機會發揮創意,為公司增值。


我除了會給他們基本工資外,還會有與績效掛的花紅。能為公司作出貢獻的,公司一定重重有賞。我不是一個金錢掛帥的人,但我知道做老闆的就絕不能與員工只講心,不講金。


我覺得管理的竅門就是差異,有報酬上的差異才能誘發出行為上的差異,才能使事情出現變化,並令這些變化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因此,我基本上是贊同上下級之間是有報酬上的差距的,每級的差距在三倍之內,我都可以接受。 


平板電腦能否成電腦界新寵



平板電腦能否成電腦界新寵

嘉賓︰李兆富
主題︰平板電腦
內容︰社會現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9147

Monday, February 1, 2010

你會擔心嗎?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29-大明燈,2010.2.1)

逢周一、三刊出

大家試想像,如果喺呢一刻,有好多北京中央政府派來嘅財金專家,喺中環政府合署嘅財政司長辦公室,因特區財政出嚴重問題而獻計,大家會否感不安?

想 像我哋香港不但冇晒財政儲備,仲負債纍纍。更嚴重嘅係,因為預計未來幾年,每年都會出現相等於兩條高鐵、特區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十二嘅千幾億元政府財政赤 字,令本地及海外投資者唔肯再借錢俾我哋。而如果借唔到錢,我哋就還唔到兩批今年四、五月到期,總共千億元嘅債,政府要宣布破產。你會擔心嗎?

最後係政府為減財赤,宣布公務員要大幅減薪,而公務員工會亦同時宣布會喺兩星期內,發動全面罷工及甚至演變成流血衝突、暴動嘅示威。你又會唔會驚到諗住離開香港呢?

以上講過嘅情況,相信大家連諗都唔想諗。不過,呢個就係今時今日希臘人民要面對嘅事實。

希臘政府已經有兩年嘅財政赤字,達到佔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十以上,佢哋啱啱被工會大肆批評嘅減財赤建議,要喺三年後,先能將財赤控制於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三以下。即使建議就算獲得通過,呢幾年都要不斷借錢度日。

因為希臘政府嘅財政危機,引致歐盟嘅財金官員已被派往首都雅典,去協助希臘政府開源節流。希臘作為主權國,當然可以向歐盟官員提出嘅方案說不,不過,咁做就要同時承擔借錢成本愈來愈貴,或甚至借唔到錢嘅命運。

不過,希臘政府一旦接受歐盟提出嘅開源節流方法,亦即放棄財政自主嘅能力。打後幾年,不論國會會否進行大選,現時執政嘅人會否被替換,財政上將無改變之餘地。咁點解孫柏文今日要大家想像喺希臘發生緊嘅事,如果喺香港發生又會點?

因為不論特區政府嘅官員、議員係點揀出來,如果香港政府一旦染上希臘式嘅財政問題,就算係一個普選出來嘅特首,都要向出手救我哋嘅人,放棄我哋嘅高度自治權。連點使錢都要人哋批時,港人治港、一國兩制呢個大膽試驗,亦會被宣布失敗。

有好多人會問,究竟點解,我哋香港要持有咁多財政儲備?而數額之大,甚至曾被前港督彭定康笑言,媲美歷史傳說中埃及艷后嘅嫁妝。

究竟儲備多好定少好?有冇「合理」嘅水平?我就留番俾大家諗,不過,現水平嘅儲備,就係最實際保護一國兩制嘅盾牌。

嗰啲支持政府自己興建例如「高鐵」等回報成疑嘅基建、要求不斷推高福利開支、又或者要政府帶頭使錢「推動經濟」嘅香港市民,你絕對有權繼續有你嘅要求,覺得呢啲要求有值博率。我只希望你要求嘅同時,知道背後嘅賭注有幾大。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美國經濟增長令人喜出望外



美國經濟增長令人喜出望外

嘉賓:孫柏文、羅家聰
主題:衰退與復甦
內容:國際金融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9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