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1, 2010

林鄭叫陣 令人擔憂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43,2010.3.31)

在專制王權的年代,無論是西方的俠盜羅賓漢,或是中國武俠小說中的大俠,他們的形象都是儆惡懲奸、劫富濟貧,是正義的化身,民間都不約而同對這些半虛構人物無限的歌頌。無他,在人治社會,官賊不分,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蟻民生命財產沒有保障,有的根本出生為奴,人民苟且偷生,惟有寄情幻想,奢望有人為他們伸張正義。

然而,當人類進入了現代文明,明白法治是對人身更有效的保障後,法庭便是仲裁的地方,執法人員亦會按裁決辦事。因此,有了法治,就算羅賓漢成為了總統,在法庭沒有作出裁決前,如果他自行儆惡懲奸、劫富濟貧,那就叫濫用私刑,是任何文明社會所不容許的。

法治理應對事不對人

有別於人治,法治的好處,就是法庭對事不對人,無論是寒門或貴族,不會因為僅僅個人的「成分不好」便被定罪。不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們就見證很多人, 單單因其身份為資本家、地主、知識分子便被執政者「衝着」幹,大量難民亦因此蜂擁來港,就是因為他們深信香港有法治,官員不會因自己的政治利益而「衝着」 誰。

可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在本周一《信報》刊登的訪問上表示:「上任以來做了六件事,都是衝着地產發展商而來。」而衝着地產商的原因, 是因為她「覺得市民期望政府要大力做些事」。昨天的《林行止專欄》便指出,林鄭的言論「主要是想爭取群眾信任,解釋官商沒有勾結、沒有利益輸送,官員沒有被財團的財勢震懾,當然更沒有被收買,正因為如此,她才會與地產商『對着幹』。」很明顯,林鄭早已順應「民意」,把地產商和市民置於對立面。當然,這台戲忠的一定是市民,而奸的當然是地產商了,故林鄭便可飾演其羅賓漢角色,替天行道。

問題是市場有買有賣,從買菜、買日常用品、買車到買樓,買賣雙方從來都是站在對立面的,君不見街市呃秤事件也可叫買賣雙方大打出手嗎?所以,為免買賣雙方為爭取各自利益時有過激和不合法的事情發生,政府的角色是應確保交易當中,如果有欺詐得成分,被詐騙的一方可循法律途徑追討,甚至政府可循刑事控告詐騙者。這些都是有法所依的,用不着官員特別「衝着」任何一方。

如果是現行法例有任何漏洞,就拿現在一手樓宇買賣做例子吧,林鄭作為決策局長,手握行政大權,也用不着高調的向地產商叫陣,動手修例便是了。

六項工作 現狀未改變

令獅子山學會抓破頭皮的是,被傳媒形容為「好打得」的林鄭,又是下一屆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的熱門,應是能吏一名,但做了六項工作,包括市建局自己做發展商、活化工廈、恢復彈性賣地、處理跳樓層、處理公共空間以及「發水樓」等問題,無一改善了現有狀況,就是市民(買方)總是認為發展商(賣方)誤導、樓價太貴。但這是否買賣雙方自然的處於對立面,修例也改變不了雙方持續的爭拗?

既然如此,林鄭又為何對人不對事,要「衝着」地產商?又或現行法例真的漏洞太多,偏袒了地產商?誠如是,林鄭不修例,卻只懂出「口術」容讓漏洞繼續存在,那事情就更令人擔憂了。

羅賓漢出身綠林,無權無位,在人治社會下投訴無門,看見世上不公義的事,自行「儆惡懲奸」,雖然不文明,但那是人治社會下無可奈何的事。但在以法治見稱的香 港,決策局主要官員要羅賓漢上身,又或像紅衛兵「衝着」社會上「成分不好」的人,這情況總是讓人懷疑我們是否走回人治的老路。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最低工資:$0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7-大明燈,2010.3.31)

究竟應唔應該有最低工資呢樣嘢,抽水議員同中產小朋友都好支持。你作為大學生嘅中產小朋友,話呢樣嘢幫到人,所以支持,我無話可說,只能慨嘆你未明白最邊緣嘅工人,冇得上車做第一份工,就好難逃離社會安全網。

至於抽水議員,你哋根本無可理喻,民主派嘅,就一路挾民主去推自己啲害人社會主義。建制派嘅,明知會令大批新移民、學生及少數民族等變成結構性失業,不過仲開心,因會令政府投放大量資源俾你哋做職業再培訓。多一個學生上堂學上Facebook做職業培訓,就會喺之後嘅選舉少一票俾民主派。

各懷鬼胎,害咗最邊緣嘅工人。

依家政府現有嘅方案中,孫柏文最睇唔過眼嘅地方,就係邊個享有豁免。如果我問大家,叫大家估吓點解政府要豁免佢哋,你話政府會提供咩理由?

冇錯!政府就係話有好多聲音,話如果唔豁免呢班人,佢哋就會好難入到佢哋心儀嘅行業。咁邊班弱勢社群,咁需要政府嘅保護?等佢哋可以有機會向上爬?

新移民?唔係。學歷低人士?都錯。中、英文都比較弱嘅少數民族?亦都唔係。政府豁免嘅,居然係本地大學生(編按:勞顧會最近列大學生實習工作豁免最低工資)!更需要入職機會嘅中學畢業生咁點?政府、工會和抽水議員異口同聲咁叫你食自己啦!

本地大學生係咩?咪就係住私樓、理論多多、滿腔熱誠、未食過人間煙火、唔知難入職時悲痛嘅中產小朋友!豁免佢哋,等佢哋價錢上贏晒所有其他入職嘅對手,唔怪 之得咁支持。人哋冇豁免,就係道德勝利,自己有豁免,就係實質需要。我今日就睇死你哋呢班大學生中,支持政府現有最低工資方案嘅一群。有種嘅,就將自己嘅豁免取消。我,睇死你哋唔會。

不過成個辯論,最可悲嘅係嗰啲明知政策會害人,由最初反對,到突然轉軚嘅人。你話好似張宇人呢啲末日政黨嘅代 表,由反對,到支持最低工資定喺20元,我只可以話呢啲就係自由黨。不過有啲我好尊重嘅人,之前曾親眼目睹呢啲勞工政策為工人帶來禍害,由最反對,到一 句:「政府已決定做,不如傾最低工資水平。」我就最失望。

呢位我好尊重嘅人係邊個?就係以前信共產、社會主義,不過後來親身感受到自由市場為自己及眼前人帶來生活水平提升,所以信自由市場嘅《am730》主席施永青。呢幾日睇《C觀點》,施老闆,唔好放棄,你知、我知,呢個政策對最邊緣工人嘅禍害,一定要抗爭到底。

就算有呢條法例通過,最低工資嘅水平應該係$0。噚日咁講,今日咁講,聽日都係咁講。因為我唔知我會唔會做中產,我唔想我嘅小朋友到時連博份工返來都唔得。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如何壓抑內地泡沬









如何壓抑內地泡沬

嘉賓:孫柏文、李兆富
主題:經濟現象
內容:福布斯去年提及7大泡沫,排名第二是中國泡沫,連中央政府也要出手壓抑樓市!最近網上流傳地產泡沫令中國崩盤論,將中國與80年代日本比較,兩者竟然有頗多相似之處,究竟中央政府有何方法,不使中國重蹈日本泡沫爆破的慘痛經歷?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894

Tuesday, March 30, 2010

探討香港網絡發展趨勢









探討香港網絡發展趨勢

嘉賓:孫柏文、楊主光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超速寬頻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804

Monday, March 29, 2010

分析美債市場










分析美債市場

嘉賓:馮孝忠、孫柏文
主題:孭債
內容:
國際金融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709

「飛龍」應即時安樂死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1-大明燈,2010.3.29)

孫柏文由細細個睇馬經、股票開始,都好信一條金科玉律。就係投資千祈唔好贏縮輸谷。冇人嘅投資方法係完美,大家用開嗰套有時啱,有時冇咁準,相信同我一樣,都係希望準嘅時間,比錯嘅時間長。

咁贏或輸開時,某程度反映你嗰套投資哲學,喺嗰刻啱唔啱用。

贏,就應順勢繼續,唔應該因為贏就縮細注碼。輸,就要小心,可能唔就,又或是你嗰套唔啱用,千祈唔好為翻本而加大額度。有時,如果知道有項投資其實已冇得返家鄉,仲要你再加錢,呢啲投資就應該壯士斷臂,當壞帳撇咗去。

問題係,要做到咁嘅境界,決策人諗緊嘅必然需要係自己嘅錢。因為一旦係other people's money,即係其他人嘅錢,就好多時會鬥氣,甚至輸錢都冇所謂,豪俾人。

大家可能會問:「就算係人哋嘅錢,輸得多、輸得肉酸時,最後都唔會有新錢。使唔使咁擔心?」係。喺正常情況之下,輸其他人錢輸得多時,就唔會有新錢,不過,喺任何有秩序嘅社會中,就有個機構點輸錢都繼續風流有新錢,佢攞你錢,你唔俾,仲可以罰你。相信大家都估到,呢個機構係政府。

呢種政府輸人哋錢,再加碼都覺冇乜所謂嘅心態,前日就有個最佳例子。

特區政府,喺01年用900萬元為我哋整咗個飛龍標誌。嗰陣時都冇乜感覺,因為未開始交稅。不過,呢隻「癲雞」係低能就肯定,都唔知有幾多個學生,因為政府用咗呢筆錢而去唔到心儀嘅學校,有幾多個病人,因為呢個飛龍標誌,冇一線藥食。

呢啲錯誤嘅投資,輸咗錢,就當買個教訓。前朝政府,如果要數對香港最大嘅貢獻,就係以最高速、最密集、一鋪過做晒可以錯嘅決定,為日後港人作警惕。

點知前日,政府公布話為飛龍標誌翻新,即搞咗隻「癲雞2.0」出來。仲要用咗600萬元!成百個我呢啲納稅人,相信都唔夠俾呢次翻新!

最勁嘅地方,係傳媒採訪收咗140萬元嘅設計師陳幼堅時,陳先生話唔好話140萬元,14萬元都肯做。咁如果係咁,政府嗰個談判代表,點解會最終用咗我哋 140萬元㗎?我都想做政府代表,幾型呀!好似呢次標誌翻新代言人周潤發,曾經飾演過《英雄本色》中,Mark哥一角,嗰幕Mark哥用一張燒著咗嘅美鈔,點雪茄一樣型。

如果我有日當選特首,我第一個柯打,就係要呢個飛龍標誌即時「安樂死」。篤眼篤鼻,每次見到,就要我覺得呢個政府,當納稅人嘅錢係陰司紙,無良兼冇品。

第時政府話搞咩銷售稅呀,醫療融資,我就會攞隻飛龍當護身符。你仲想掠水?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Friday, March 26, 2010

利字當頭:誰說教育不應市場主導?

利世民, 蘋果日報 ( 財經要聞, B09, 2010. 03. 26)

教育局提出讓學校選擇自願縮班,超額教師,會有五年寬限期。學生人數不足最嚴重的區份是大埔。又據說參與自願縮班的學校,五年內都不會聘請新人,待自行流失的教師人數多過超額數目,學校才會考慮招請新人。另外,已有英文中學表示不會參與縮班。最後沒有人說得準,既然未來幾年會出現學生人數不足,現職教師也超額,作為香港教育計劃經濟頂端的教育學院,又會否縮班?如果教育學院縮班,那些教席又怎麼辦?

教育計劃經濟靈活性低

這些看來獨立又關聯的事件,說到底都是源於同一問題:教育計劃經濟,抵禦不了社會的周期現實。

回歸前半個世紀的香港,基本上甚麼都在一直增長,就算有社會周期,差異也只不過是增長的快慢。再者,政府的高度干預,也是上世紀70年代後的事。可是,由 97年起,出生人口數目拾級而下,到了03年低潮,只有4.7萬人左右。這些小朋友,今年由7歲到13歲。但是,05年起出生人口急速增加,07至09 年,每年出生的人口回到7萬至8萬水平。所以,到了這群小朋友入小學,也就是2013年,和2019年升中,又出現超競爭的境況。

心水清的都看得出,出生人口和經濟景氣有莫大關聯。可是,跟人口周期掛鈎的教育,卻以計劃經濟方針運作,靈活性低,結果又是家長和學生承受所有惡果。

利世民

Thursday, March 25, 2010

利字當頭:唔好咁快學奧巴馬

利世民, 蘋果日報 ( 財經要聞, B13, 2010. 03. 25)

「你睇吓,奧巴馬咁叻仔,第一個黑人美國總統都畀佢做到,不過佢老母病嗰陣,都要俾保險公司諸多留難,你話美國人幾慘?我有個移民咗美國幾十年嘅親戚話,喺美國幾有錢都好,如果無醫療保險,一場大病,即刻變無產階級。奧巴馬為幫老母報仇,改革醫療制度,你哋做唔到,都俾佢做到啦!」原來牛頭角順嫂絕非泛泛之輩,連美國政治也關心。作為奧巴馬粉絲,這幾天順嫂好自豪,尤其不用向美國政府交稅的那些塘邊鶴,興奮程度加倍。

「奧巴馬逼啲醫生睇症唔收錢?定係共產晒啲藥廠?」

「好橋喎!點解奧巴馬諗唔到?怨有頭,債有主,係都找醫療保險公司霉氣啦!好似話,奧巴馬會幫啲以前冇醫療保險嘅人買醫療保險,仲要唔畀啲保險公司揀客,要做 到差唔多全民受保咁!呢的咪德政囉!好似話我哋個周一嶽都有咁諗,不過特區啲官無鬼用,得個講字。香港,講講下就香咗啦!」順嫂仍然有留意香港時事。

醫療成本未必降

「買保險啲錢,邊個畀?天跌落嚟?定樹種出嚟?加稅咪得囉!再唔係,美國政府識印銀紙,使乜驚?枉你仲話自己識經濟。」所有問題如果都可以這樣解決,不去做,真的說不過去。可是,一個以219票對212票通過的法案,難道我們真的連聽也不聽那212票的反對理由。

事實上,美國政府花在Medicare和Medicaid的開支,跟花在國防和社會保障福利金額相若,這幾個大項,各佔美國聯邦政府總開支五分一,比很多人想像中要高許多。美國整體社會用在醫療的資源佔GDP的15%,比其他OECD國家平均高出最少5%。

合理解釋,一是美國人更重視生命,所以更願意付出。另一可能是,醫療服務難以靠入口產品替代,在美國這高成本環境,價錢自然高一點。當然,也可以是兩個因素都有。但將保險業玩死,真可以令醫療成本下降嗎?還是由出名不計成本的政府去辦醫療融資,令醫療成本高處未算高?

美國面對的問題,香港也同樣面對,但願我們會對症下藥。至少,看人家搞得怎樣,才找個真正有效的方法。

利世民

基層應認清自己的處境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3.25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近年香港的基層怨言很多,覺得社會的向上流動的機會少了,生活不但無法改善,且有日益惡化的跡象,令他們感到前景渺茫,唯有希望政府伸出援手,制定更多更優厚的福利政策,以改善他們的生活。

薪酬沒法上升,就期望政府制定高一些的最低工資;交通費負擔重,就要求政府提供交通費補貼;孩子接觸資訊科技的機會少,就要求政府提供上網津貼………總之生活的每一個層面,都可以想到要求政府的援手。

無疑,特區政府的財政能力不錯,不但經常有盈餘,而且積累了數以千億計的儲備,的確有條件拿來改善一下社會福利。既然祠堂有錢,鄉民自然希望有豬肉分。香港基層有類似的想法,一點也不奇怪。

然而,增加福利真的可以改變基層的命運嗎?事情卻不是這麼簡單。

香港基層所面對的主要問題,並非絕對貧窮,而是相對貧窮。政府的福利,只能改善絕對貧窮的程度,令生活變得好過一些;但沒法改變基層在社會上處於相對貧窮的位置,一與社會上處境較佳的階層相比,依然會感到比別人差,一樣會覺得社會對自己不公平,一樣會覺得來來去去自己仍處於社會的底部,毫無前景可言。

事實上,當一個人主要是靠政府的政策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時,他對自己的生活就會愈發失去自主能力。當他沒法透過自己的競爭能力在社會上獲得更佳的報酬時,他就只能寄望政客在議會裡去為他們爭取更好的福利政策。人在這種情況下,會感到自己的命運無法由自己所掌握,會感到很無奈。

由此可見,單是增加福利,並不足以改變基層在社會上的無奈,當他們依靠政府愈多的時候,他們的自主能力就愈弱,無奈感就愈強。再者,政府的照顧會令基層失去對自己謀生技能不足的警覺性,以至加深了基層對政府的依賴,以後更難翻身。

香港現時的問題是︰當社會成功向金融業與專業服務業轉型的時候,有相當一部分人無法跟得上社會的步伐。他們發覺,他們原來從事的工種,很多都因為全球化而流失了,而那些新出現的,技能要求高的行業,他們又不會做,於是只能一齊去搶那些只能在本地進行的低技能行業,如清潔、保安、飲食、零售、信差等工作。令這類工作的工資因多人競爭而愈搶愈低。

香港無需這麼多人做這類工作,低工資正好反映這類工作人員已供過於求。基層要改變命運,不能靠增加這類工作的最低工資,而是要跳出這類工作範疇,從事一些與時並進的行業。那就需要不斷學習,提升自己的競爭力。要求基層中年紀較大的成員這樣做當然有困難,但年輕一代則千萬不要放棄這種機會。

(轉載自2010年3月25日am730C觀點)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Google 敗走香港?












Google 敗走香港?

嘉賓:孫柏文
主題:
Google將內地搜尋網站轉接到香港,並停止審查搜尋結果,中國媒體卻以「谷歌敗走香港」形容這事。
內容︰社會現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305

利字當頭:Google

利世民, 蘋果日報 ( 財經要聞, B10, 2010. 03. 24)

一月中,Google說要撤出中國,有些人說放棄中國市場可惜啊!結果,將g.cn指往google.com.hk,比撤出中國,這巴掌摑得妙不可言。

不知這算是香港人的光榮,還是中國人的悲情。一家做正當網絡生意的公司,竟要經歷如斯折騰。Google在聲明中說,已將遭大陸封鎖的概況,每天做報告。經常要北上的朋友,可在出門時先到http://bit.ly/bryr4N看自己不在港時,能否用得到Gmail或更新Blogger。

Google請人傳進軍對冲基金

Eric Schmidt說Google的生意模式,就像一家資訊銀行。有人在Google的招聘廣告中,看到它們正聘請債券交易員。一說是Google坐擁資金太 多,要請專人打理。可是,這工作外判給投行便是,犯不着自家辦。另一說法指,Google終於要發揮擁有龐大的資訊庫,先在主權債券小試牛刀,搞得好便大 舉進軍對冲基金這行。要是這真是Google的方向,那真教人擔心。

話說回頭,撤出中國,肯定了Google有着傳統瑞士銀行家對客戶的忠誠,現是時候考驗特區政府,有沒有瑞士政府那種對原則的堅持。

有關個人資訊問題,不得不順帶一談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96年成立,香港人多了paperwork,卻不見得個人資訊隱密功夫做得好。私隱這概念,在這十多年來被誤解濫用,甚至政府及其他公營部門前線人員,也經常扭曲私隱的定義,作為推卸抵擋公眾查詢的藉口。

隨着香港的公營部份佔社會整體份額越來越大,各公署的獨立性和成效,絕對是一個重要課題。各個專員公署,無論私隱專員公署抑或申訴專員公署,都是建制外一個獨立官僚,設計目的是讓公署職員可獨立監督政府行政機關的運作問題。可是,綜觀現時的聘任制度,這些公署的管理層都跟行政機關走得太近,行事文化也太過類 近行政機關的一套。就連本來針對政府內部貪污的廉政公署,也轉型成為對私營機構為主的大內密探。

事實上,私隱專員公署的組織架構,若干程度上跟廉署相似,可是,私隱保障的政策跟肅貪倡廉有甚大差異,這個組織設計上的缺陷,部份解釋了為何香港整體私隱政策推廣事倍功半。

利世民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香港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3-大明燈,2010.3.24)

上個禮拜日,英超聯賽有曼聯同利物浦對陣,最後曼聯憑韓國籍球員朴智星建功,贏波全取三分。之後領隊費格遜被傳媒訪問時,亦為呢位韓國球員今季演出讚不絕口。

不過,翻睇外國報道,原來當年曼聯從荷蘭球隊PSV燕豪芬簽朴智星時,輿論一面倒,批死佢對球隊嘅貢獻,只會係「賣多啲波衫」。點知原來朴智星不但識踢波,仲要愈踢愈好,愈踢愈全能,原先被睇死,最後可光宗耀祖,抬起頭來貢獻大。

血液中帶著小農DNA嘅我,就喺度諗,咁振奮嘅故事,幾時先會喺此岸發生?點知只係過咗一日,孫柏文就見到奇蹟喺特區出現。

事緣十年前,當時我哋嘅特首董建華,為香港疲於奔命咁,諗點樣經濟轉型。眼見高科技好搵,就大力推一系列措施。例如搞咩股市創業板等一些連網站都仲係「under construction」嘅公司,憑得三個英文字母嘅網址,都可集資百億元。

之後又將靚地割出,俾IT神童搞地產去補貼「Nothing On Web」。跟住再要政府,及使納稅人血汗錢嘅半獨立機構,批出多項計劃,做大量冇人會用嘅程式、軟件,去利誘年輕人入行「轉型」。話佢老人家好心,相信冇 人反對。不過十年後回望,當年冇個項目達成高科技經濟轉型嘅心願。

之後董特首因腳痛,被升職做全國政協副主席,輿論就好似曼聯簽朴智星一樣,話呢次舉動,其實係明升暗降。特首做副主席,唔會對特區再有咩貢獻。咁點知到今個禮拜一,董特首一吐烏氣,為特區立下血汗功勞!

花旗國高科技公司Google,喺佢哋嘅加州總部宣布,關閉佢哋內地網站Google.cn。之後亦將所有上嗰個網址嘅人,轉到特區嘅Google.com.hk。Google作為全球首屈一指嘅高科技公司,一夜之間將特區建立成全國高科技嘅中心。

情況同49年上海解放一樣,當時有好多從事紡織、紗廠等嘅工人(包括孫爺爺)、老闆,搬來香港。為一向只做轉口貿易嘅經濟,打造輕工業嘅新世代,成功轉型。可能董特首係當時呢批來港嘅上海人,知道呢條橋掂,所以就翻炒。其實我相信,之前Google話喺內地營運時不太理想,係一齣董特首透過政協建議,鋪排出來 嘅局。等Google呢啲企業遷移到港,去完成董特首想香港高科技經濟轉型嘅願望。董特首,你升職後都睇住我哋,果然係香港隊長,我哋嘅朴智星!

之前,有好多自稱「愛港愛國」人士,話我哋唔背靠祖國,我哋就滅亡。呢啲說話我都一向唔服。不過經此一役,我都要高唱:「(普通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香港!」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從政者最佳反面教材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9,2010.3.24)

上周發生了一件事說明了,人,如果說違心話是注定沒有好結果的。

上星期日的「城市論壇」題目是最低工資,張宇人身為資方代表,理所當然成為工會圍攻的目標。他的遭遇,成為一堂很好的通識課。太史公有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人如果能以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態度,說出自己心中認為對的話,在一個文明社會中,無論自己的意見是如何小眾,他堅持己見的態度也會令對手和別人尊重,何況是自己的黨友?

副主席言論不代表自由黨

可是,就在張宇人提出「20元最低工資」的翌日,自由黨的「黨友」便紛紛割蓆,強調張宇人言論不代表自由黨,該黨是倡議不超過24元的時薪。不要說笑了,別說20元符合了「不超過24元」的自由黨路線;實情是無論20元還是24元,自由黨不是天真的認為多加4元便能洗脫它「無良僱主」的形象,能爭取到工人甚至是中間選民的票吧?恐怕連原本的支持者也會離它而去。再者,如果身為自由黨副主席的張宇人也不能代表自由黨,日後自由黨人說話,個個說不代表黨,這個黨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另外,多個商會包括餐飲聯業協會、廠商會、中華總商會及中小型企業商會等代表,都以個人名義力撐24元甚至更高水平的最低工資,各人出盡吃奶的力往張宇人身處的井投下大石,人世間的醜陋莫過於此。我心想,張宇人作為自由黨副主席,既然明知最低工資「殺傷力大」,社會必然有人因此失業,如果能拋出黨綱,引出該黨應「竭盡所能,捍衛香港市民所享有的各項基本自由」,包括每個人的工作自由,所以反對任何形式的最低工資,他是不是不會淪落到「眾叛親離」?

獅子山學會同樣明白最低工資的「大殺傷力」,因此,對我們來說,只有執着的反對,經過仔細的分析,說出心裏的說話,這就是我們對社會的一點承擔,也是我們對弱勢社群能盡的一點棉力。

工會人多勢眾,張宇人所面對壓力,我們何嘗沒有經歷過?但當我們認定最低工資是工會對弱勢社群、新移民、青年人最大的剝削的時候;當工會口口聲聲說先進國家都有這法例「保護」工人時,我們卻發覺原來德國、意大利、芬蘭、瑞典、挪威和奧地利等福利主義國家卻是沒有最低工資的;當我們看見有最低工資的美國、法國等,少數族裔和青年人的失業率是主流社會的兩至三倍的時候, 我們還有什麼理由默然不語?

我們不只在各電視台、電台跟工會辯論,我們更曾走進社民連的「友好」網台,作客跟他們舌戰。罵我們的人當然是有的,社民連的代表在節目的開始更誇下海口,說本會關於最低工資的論據是沒有人支持的。但出乎意料,在那一次作客的「賽事」中,支持我們的人卻是五五之數,對方最後更憤而「掟咪」!【註】政黨內訌「賠了夫人又折兵」以我們的經驗,理直氣壯反對最低工資的所得,是市民甚至是官員和對手的尊重,亦有不少市民是支持的。本會也從來未因此有發生內訌、成員「互相廝殺」、割蓆等尷尬情況。自由黨的領導有否想過,摒棄黨綱,再加一個愚蠢的決定,會讓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變成裏外不是人?

我相信,以香港人的「眉精眼企」,選民們期待的是一群敢說真話、「有腰骨」的政客。上述的反面例子,有志從政者務必引以為戒。

【註】 http://www.hkreporter.com/myradio/showfile.php?fileid=15033&type=media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Tuesday, March 23, 2010

利字當頭:理直才會氣壯

利世民, 蘋果日報 ( 財經要聞, B11, 2010. 03. 23)

自由黨的張宇人說,最低工資水平應是20元,炮轟過後,自由黨主席急忙跑出來補鑊,指20元之說是張宇人代表的業界立場。啊!自由黨原來是傾向24元,比飲食界大方20%。天啊,如果張宇人不代表自由黨,為甚麼要讓他到處說三道四?

星期日的維園論壇,自由黨的何世柱和張宇人,被現場觀眾當作仇人般批鬥。對不起,世民竟然一點也不同情他們。說到底,自由黨支持最低工資,是自取其辱,怪不了他人。

支持最低工資的人,不會因自由黨慷他人之慨的20元最低工資,轉為欣賞愛戴這個只可以在功能組別生存的政黨。退一萬步說,平民百姓想撐自由黨也沒有功能組別的票吧!甚麼功能組別均衡參與甚麼的假話,都被自由黨踢破了。

設最低工資有工做變冇工做

我認識自由黨的成員,私底下都反對最低工資。他們都知,最低工資會令有些本來有工作的,變成沒有工作。可是,站在鏡頭前,為甚麼會支持最低工資?據說他們覺得政府也支持,他們也只好支持。

天啊!保皇是這樣保的嗎?政府花了多少精力延後最低工資生效?難道政府不知道,因最低工資而失去工作的人,會是更大的問題嗎?曾特首要還一個人情讓工聯會成功爭取,又怎可打「開口牌」?自由黨都是商界精英,怎不醒目一點?真的教人對香港作為商業城市的未來感到擔憂。

可能,寄望自由黨去抵擋兇猛的工會,是有點不切實際。老早,世民和其他擔心最低工資會壞事的朋友,已決定忘記有自由黨的存在。可是,天啊,20元甚麼啊?請 問你們知不知,最低工資要是有問題,你們便不可以避而不談!不說得太白了。你們說20元最低工資的時候,世民想到了不幸的婦女的自我安慰。

既然你們不會說:「反對任何形式最低工資立法。」張宇人也好、劉健儀也好,當幫個忙,以後人家問到貴黨對最低工資的立場,請你們只用「遺憾」兩個字回應。其他的,不用說了,自有人會發聲。

利世民

洗黑錢









洗黑錢

嘉賓:李永權、孫柏文
主題:由黑變白
內容︰
社會現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209






Monday, March 22, 2010

本港房屋市場屬寡頭壟斷









本港房屋市場屬寡頭壟斷

嘉賓:羅家聰、孫柏文
主題:房屋市場
內容︰
香港經濟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3111

Wednesday, March 17, 2010

克魯明倡華產品徵懲罰關稅










克魯明倡華產品徵懲罰關稅

嘉賓:李兆富、孫柏文
主題:中美會大打貿易戰嗎?
內容:國際金融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2703

靈活薪酬才使你安享晚年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7,2010.3.17)

日頭猛做,回家多奢望可以一享安寧,充電以後,新的一天又可從新搏鬥。可幸內子掌管家事有道,一向守好大後方。兩夫妻一前一後,分工合作,一家三口,樂也融融。

近年兒子俊仔踏入青春期,一向聽教聽話的乖仔恐怕已不再。內子也比以前明顯勞碌,晚間也多了怨言,她壓力主要來自管教俊仔的學業與品行,做丈夫的也難免偶爾成為出氣袋。

俊仔天生聰敏,天資用在學業上念書當然事半功倍,可是讀書懶散,終日投訴課堂苦悶,以致無心向學。俊仔也多了與一群學生哥們課後到處玩樂,回家也多了頂撞媽 媽,可說是青少年的通病,實在拿他沒辦法。況且,現在校園又充斥着各種可毀掉一生的危機,真教今時今日的父母擔心又無助,只能奢望有如日劇阿久津老師般的 天使在俊仔身旁出現。

上學期中,學校來了一位由教育學院的實習張老師替俊仔的班主任代課,就在那個學期,俊仔的學習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俊仔不但一放學便回家,更不像以前只顧伏在電視前打電動遊戲,而是到網上的維基百科搜尋資料。

見俊仔的改變,太太放下心頭大石,沒有再「蚊蚊憎憎」,夫婦間的感情竟也有回歸新婚的甜蜜。然而,一直好奇張老師這個「大恩人」用了什麼妙計把兒子的學習興趣提高。

學期末,終於有機會一遇張老師。張老師果然有他一套,俊仔一走進課室便跟老師喋喋不休,我們的話題輾轉間便落在俊仔的學業上。交代了俊仔的成績及建議了一些 成長目標後,我不禁把話題轉移到張老師身上,言談間發覺張老師醉心教育,一腔熱誠,不難想像他上課時會更得心應手。會考成績有二十多分的他,當年放棄了一 些更賺錢的學科而立志為人師表。

問他有否後悔當時的決定,他說若他不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決定可能會來得較為容易,可是自父親去年因病而 失去了工作能力,張老師畢業後便要撐起一家四口。他說也不是並無壓力,但既然現在教師的入職資薪點也能勉強照顧一家人,也就咬緊牙關幹下去。況且,張老師 反問我,香港不是一個愈有能力便愈得到賞識的社會嗎?他深信,只要他每事也比其他同事多行一步,多花一點心思,就不是會比其他同事上位更快嗎?

教育資源肥上瘦下

聽罷了張老師的一席話,百感交集。年輕人對現今香港社會階梯的流動性抱有憧憬,因而決定發奮圖強是可喜的。可悲的卻是連身為「六十後」的我──曾見證如日中天的香港,目睹不少打工皇帝靠自己才能上位,我也認為張老師的想法確有點天真。

張老師認為當今教師入職薪酬還可勉強接受,其實有點一廂情願。政府過去多年,屢次調整教師入職薪酬,今年的入職薪酬可以接受並不代表下年的也可以接受。說穿了,用於教育的資源永遠肥上瘦下,官僚要平衡各方利益莫過於向新入職甚至尚未入職的同事開刀,既是保住在職教師現有薪酬的良策,亦是惹來最少反對聲音的妙方。

隨着這方向思考下去,張老師所相信的「能者自然上位」論是說不通的。想到這點,香港這個充滿着白手興家故事的小地方,難道今天已面目全非?

上學期過後,俊仔原本的班主任回歸了,俊仔對上課的厭倦也故態復萌。順理成章,我們對俊仔的擔心、兩夫婦間的磨擦也回歸了,惟有心裏苦笑著:「如果張老師也 回歸就好了。不過,近期公務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建議,將學位及相連職系的公務員基準薪酬調低兩個薪級點,不知張老師能不能再接受呢?」前兩天,在 一家咖啡店碰見張老師,主動上前問好,順帶問及他對再調整入職薪酬一事,張老師也承認不能承受再被削減入職薪金,已考慮投身保險業。張老師說:「起碼該行 業,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聽罷了,心中替張老師也感到高興,畢竟他找到了一個令他相信的行業。可惜的是一班如俊仔般的學生,錯過了一位有潛質的老師。

回家途中,妙想天開,想着若香港教育界的薪俸制度能向保險業借鏡,說不定一表人才、滿腔熱誠如張老師的教師們也會一直留在教育界。新入行的能一展所長,連一群勤奮盡責的前輩們也不會因一群拿着「頂薪點」,卻好逸惡勞的同事而感到不公。

教師人才如何留得住

誰說得到穩定收入的教師才能專注地教得出好學生?我認為,有一套能夠獎勵教師能力的靈活薪俸制度,才可以留住有能力的教師;有能力的教師,才能教出好學生。孩子品學兼優,夫妻我倆才可安享晚年。

回到家中,看見俊仔在打電玩遊戲,心裏一沉,正想跟他說說教,高談勤力讀書方可成一番事業的偉論時,想起教育界的「保護政策」扭曲了賞罰制度,也排斥了在行內努力向上爬的教師。既然不能理直氣壯,倒不如不說罷了。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Tuesday, March 16, 2010

立會明審議降強制拍賣門檻











立會明審議降強制拍賣門檻

嘉賓:孫柏文
主題:政府建議舊樓強制拍賣門檻
內容:社會現象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2613

Monday, March 15, 2010

建基香港英國監管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26-大明燈,2010.3.15)

孫柏文有個朋友講,話佢細個嘅時候,有日佢阿爸話,曾經「出過事」、讀書讀得唔好嘅表姐要搬去同佢一齊住。因為表姐之前讀書成績突然退步,所以班大人就要佢住喺我一向讀書好嘅朋友屋企裡面,力挽狂瀾。

點知表姐一到埗,就向我朋友父母大大聲話:「雖然我人住呢度,不過都係聽我阿爸話㗎!」冇辦法,朋友舅父咁縱佢表姐,如果搵監管機構,我都搵個鬆手嘅。在08年11月,我有份搞嘅公共政策智庫「獅子山學會」同英國智庫「International Policy Network」出咗份政策研究報告,講今次金融海嘯成因。當中,我哋學會嘅代表再三強調,啲銀行「揀」鬆手嘅監管機構,而投資者又唔知有幾鬆手嘅情況下,最後出事。

點解今日要重提十幾個月前嘅見解?因為幾日前卒之出咗雷曼兄弟倒閉嘅終極驗屍報告。相信大家都記得,金融海嘯喺07年中開始,買家因唔知背後資產價值,令個別債券嘅交投量跌至零,或要賤價先有買家。

咁當時投資者知道好多投資銀行,借咗好多錢,做三四十倍槓桿,買到成手都係呢啲品質成疑,又冇交投嘅債券資產。做30倍槓桿即係點解?即係用一蚊本,再借 30蚊返來,跟住買例如一件31元嘅貨。如果升到32元,嗰一蚊本就賺一倍,如果跌到30元,就輸晒嗰一蚊本。咁資產價格就係咁跌,股東紛紛要求呢啲投行 嘅管理層,快啲搵方法解決呢個情況。如你係管理層,你會點解決?由07年中拖拖拉拉至08年第一季。乜都冇做自救嘅Bear Stearns就被擠提,之後摩通用賤價收購,仲要收購後頭300億美元(約2,340億港元)虧蝕要聯儲局包底。五大投行死咗間,其餘即做嘢。

高盛就搵AIG做對沖,用財技減風險。美林就係咁集資,每季都集,希望多啲本就可頂得順虧損。雷曼呢?佢哋就好嘢,真心覺得手上資產質素冇問題,就用財技 遮住啲資產,希望捱到雨過天晴。佢哋用一樣叫做「Repo 105」嘅方法,喺每季季結前執靚盤數。Repo 105,就有如雷曼喺季結前,走去當舖高價押晒啲出事債券,季結後幾日就還錢贖回。當舖因雷曼係大行,又只係借得幾日,就俾佢亂嗌價借。

雖然係當舖貸款,不過雷曼就話係賣斷資產,所以入帳時,每次季結就突然多咗好多現金,又冇晒垃圾資產,槓桿仲要由幾十倍跌到得25倍。點解雷曼可以將交易 定為賣斷資產,而唔係借貸?係因為嗰啲交易喺英國進行,根據英國監管條例係可以咁入帳。英國監管真鬆手啊!仲要今時今日都仲係咁。

雷曼死咗咁耐,點解今日要重提?因為大家如果有留意,某大銀行總裁一月高調返香港上班,被記者問時就話:「我哋係大銀行,建基香港,不過受英國監管。」嗰日無端端要講邊個監管,咪就好似我朋友個表姐咁囉!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亞視股權轉讓交易仍待審議






亞視股權轉讓交易仍待審議

嘉賓:孫柏文、王永平
主題:亞視變天
內容:社企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2519

Thursday, March 11, 2010

建居屋非對症下藥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3.11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除非政府實行嚴格的價格管制,否則樓價便必然會隨著市場的周期而波動,有時偏高,有時偏低。

按道理,當樓價偏高時,想買樓的人士大可以暫且租樓,待樓價偏低時才入市。1999至2003間,就有長達五年的時間,樓價處於嚴重偏低的水平。很多人都沒有在偏低的時候入市,是他們自己作錯了判斷,錯失了機會,社會很難為他們作補償,他們只能等待及把握下次的入市良機。

在樓市不景的時候,居屋的售價也同時會下調,但偏偏這個時候,居屋也乏人問津。對上一次房委會推出居屋貨尾單位,剛好碰到金融海嘯,結果大量單位沒法賣出。

近日社會上出現了大量想買居屋的人,是香港的居住環境突然出現了重大的變化嗎?當然不是。變的只是樓價突然上升了,人們發現擁有物業的人身家上升了不少,但沒有樓的人卻分不到這杯羹,於是紛紛想擁有物業,以便也可以搭一程順風車。

然而,這批過去曾經作錯判斷,錯失入市良機的人,今次是否選中了好時機呢?我就不敢肯定。如果政府因應他們的需要,認定重建居屋,很可能又令他們再嘗一種錯誤決定的苦果。

記得上一次推出的夾心階層居屋,政府就好心做壞事,愛你變成害你,買到的人都嚴重虧損,至今仍未翻身。誰敢保證,今次若重建居屋,買家不會再重蹈覆轍?

我認為政府在制定房屋政策時,必須分清楚甚麼是住屋需要,甚麼是投資需要。住屋需要屬民生問題,政府不能不管。但投資屬個人的理財需要,政府就不宜插手。政府為投資者提供方便,萬一投資損手,還會給人埋怨,何必自討沒趣?

現時,買不起樓的人之所以不斷指責政府,是因為政府在樓價上升快過經濟增長的時候,依然不肯主動增加土地供應,依然任由地產商決定是否進行勾地。如果政府在今個財政年度,制定出一個賣地時間表,確保未來的樓宇落成量可以大幅增加至每年二萬個水平。市民就難再埋怨政府。而政府亦不用以重建居屋去滿足市民可能會出錯的投資決定。

現時,政府只需要用公帑去協助基層市民入住公屋;一旦重建居屋,就會把香港的中產家庭也納入政府要照顧的範圍。

結果必然是有愈來愈多的市民得依靠政府,失去了自己謀取美好生活的主導能力,變成只能依靠政客去為人民爭取政策上的優惠︰要政客促使政府放寬申請居屋的入息上限,才有資格買樓;要政客要求政府增加人均居住面積及配套設施,才可以改善居住環境。這只會令個人自主的空間愈來愈小,這樣的生活怎能有幸福感?

(轉載自2010年3月11日am730C觀點)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求富豪不要玩草民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29-大明燈,2010.3.10)

BEACON 1995年6月,孫柏文中學畢業。暑假期間,參加咗我住嘅選區立法局議員陸恭蕙嘅選舉拉票團。喺選舉期間,我收到我嘅A level成績,結果係入唔到大學。當時,我非常徬徨,不過,陸恭蕙議員就好好人,安慰我及同我分析出路,鼓勵我重考、再報大學。

諗番起,都真係令我好感動。因為任何參與過選舉拉票嘅人都知,喺選舉期間嘅幾個禮拜,拉票團上上下下,腦海中,只會有一個議題,就係如何令自己支持嘅候選人贏出。

嗰次,陸恭蕙議員抽出寶貴嘅時間,同精神幫我諗我嘅未來,我真係非常感激。

之後陸恭蕙勝出,佢亦好好人咁收留我,做佢社區辦事處嘅見習生。咁到1995年尾,有次我去咗我最鍾意去嘅茶餐廳度,麵包師傅從廚房走出嚟,搵我話:「喂肥仔,你係咪幫議員做嘢?」我話係,咁我哋就開始傾偈。

原來,間茶餐廳係當年啲員工自己夾錢搞,麵包師傅亦係股東之一。當時,生意非常好,所以員工諗住再夾錢搞擴充,師傅亦想夾,不過,佢話攞唔到啲儲蓄出嚟,問我點算。

原來,佢喺80年代尾,買咗「居者有其屋」,做十年按揭。到95年已供咗7年,差唔多供完。不過,佢唔明嘅地方係,佢已經還咗咁多本,點解想做二按,攞錢出嚟都唔得?

當時我乜都唔識,所以返辦事處,問啲同事點解。

後來先發現原來買居屋的人士,唔等於做業主,冇錯,你有好多做業主嘅假象,不過,當你行使財產擁有者嘅權利時,例如自由買賣、放租、做二按融資等等,就乜都唔得,除非你「補地價」。

咁如果要補地價先做真正業主,居屋根本係英國佬發明嘅財技,去綁住香港人。

買家要面對「補地價」,先可享受做業主嘅核心權利,就有如買股票有折扣,不過,收息或賣出股票時,要俾番差價。最慘,就係好似嗰位麵包師傅咁,辛辛苦苦儲埋嘅資金,狠狠地被鎖死。

究竟麵包師傅最後賺少咗,抑或唔使蝕,唔係我最關注(佢結果係賺少咗好多)。我最擔心嘅係,每一間香港大企業,都係由一間細公司起家。

究竟由居屋出現之後,有幾多間今日會變咗成大公司嘅企業,因為個創業家暨居屋買家,因為資金鎖死而冇出現?

又有幾多間老牌公司,因為冇咗呢啲競爭對手,繼續可以逍遙地經營?

就係因為有好多富豪第二代,知道呢啲潛在競爭嘅可怕,呢幾日就聽到佢哋講支持復建居屋。

富豪們,我求求你哋,唔好為保自己永遠嘅權貴利益,去要求復建居屋,玩死我哋呢啲草民。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容我向Neway 致敬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9,2010.3.10)

話說漢高祖劉邦一統天下後,由於自己和功臣們都是地痞流氓出身,不知宮廷禮儀為何物,每次金鑾寶殿上御宴,群臣們喝酒爭功,醉了就大喊大叫,拔出寶劍,就往殿柱亂砍,完全不成體統。劉邦心裏不滿,卻不知如何是好。

另一邊廂,自開山鼻祖孔夫子以來,統治者對儒家理論都是無甚興趣,就算對這「聖人」、「亞聖」等都是敷衍了事,秦始皇更焚書坑儒,儒家學者幾百年裏都沒過幾天好日子,是最沒出色的了。可是在叔孫通的眼裏,有劉邦這個大客戶,儒家學者出人頭地的日子終於來了!

在晉見劉邦,解釋了儒家學說能如何幫助皇帝安定政權後,叔孫通立刻啟程到魯城,徵召儒學專家,共商擬定皇家禮儀。可是卻有幾個專家對叔孫通的大計嗤之以鼻,說:「樂章禮儀是何等大事,必須累積高貴的品德教化一百年,然後才有資格制定。天下剛剛安定,死亡的人屍骨未寒,你怎會成功?你走吧,不要污染我們。」叔孫通聽了,失笑說:「腐儒,不知道天下不斷在變。」

投資夕陽行業高風險

從焚書坑儒到儒術獨專二千年,叔孫通堪稱千古「撈底王」吧。而讀死書的所謂專家卻從來充斥市面,古今不變。老闆們可能都有這個經驗,就是請到了擁有無數「沙紙」,左一個PhD,右一個MBA,再加CFA,總之十八般武藝像是樣樣精通,可是做起事來,講多過做;紙上談兵,引經據典,但常識欠奉,跟實際完全脫節。

私人公司的老闆在自嘆遇人不淑後,還可以立刻止蝕。但自從港英埋下最毒的炸彈,就是硬把大專院校升格為大學,我們的最高學府就成為這些所謂專家的溫床。這一撮人以學者自居,經常接受傳媒採訪,為時事做評論;但其評論卻往往「露底」,反映他們的分析能力就如叔孫通所言,「不知道天下不斷在變」。這些「專家」的存在實在是對真正學者的一種威脅,正所謂:「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嘛。

最近發生Neway收購加州紅的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讓這些專家露了底。有經濟學家便指出,在一間卡拉OK獨大的情況下,消費者必然受到影響,因為公司不用再提供優惠和折扣吸引市民,令價格提升,因為收購意味「一統天下」,「市民梗係冇咁着數㗎啦」,其言論可謂經濟學一○一條件反射式答案,未必經過腦袋的思考,但出自經濟學家的口中,令人惋惜。

卡拉OK已經是公認的夕陽行業,從90年代的Neway、前衛、Big Echo、NICAM、Top One、嘉禾、創藝與活力energy和加州紅等,百花齊放的盛況,到今天剩下的Neway還有勇氣付錢以圓「一統天下」的夢想,管理層一是有蘋果電腦喬布斯(Steve Jobs)的能耐,有起死回生之術;一是對香港人集體回憶有無限的承擔,願以私人資金捍衛之(至少Neway沒有要求政府撥款幾個億,成立什麼「唱K發展基金」)。無論是上述哪一個理由,都值得獅子山學會同仁站立鼓掌致敬吧!

最怕政府以法例保護

所以,所謂「市民梗係冇咁着數㗎啦」,不知從何歸納出來。更簡單的說,如果今天有廠家壟斷了打字機的製造,我們是否應多謝他?這讓我們可以對孩子們說:「看看你現在多幸福,爺爺便是用這東西打文件養活一家的…。」不只打字機,就算是曾雄霸全球的微軟,今天在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技術愈趨成熟下,用家對其是否壟斷視窗或文書處理系統也沒有太大反應了,反正近乎免費的Google Apps 和Chrome更好使好用。所以就算某某行業存在壟斷,也不可沒頭沒腦便說市民「冇咁着數」。

可見,世上有太多的例子,在「唯利是圖」的資本家中,一定有人能創造新的商品打破壟斷,天下不斷在變,用不着政府勞心。商場上誰都知花無百日紅的道理,有的都是政府以法例保護,即現代術語「官商勾結」是也,看看香港多少壟斷是由政府御准便知了。所以,當有輿論因Neway收購加州紅事件而重提《公平競爭法》,你真的相信被功能組別把持的立法會,會給我們真正的公平競爭?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金管局設下限干預市場




金管局設下限干預市場

嘉賓:孫柏文、李兆富
主題:按息設下限
內容:投資策略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2108

Tuesday, March 9, 2010

農村城鎮化以發展村落事業



農村城鎮化以發展村落事業

嘉賓:李永權、孫柏文
主題:聚焦三農
內容:中國經濟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2014

Monday, March 8, 2010

港交所聚焦內地具國際視野



港交所聚焦內地具國際視野

嘉賓:龔耀輝、孫柏文
主題:劍在舵手
內容:香港經濟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71920

Friday, March 5, 2010

現實常是荒謬的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3.5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地產商在訂定樓價時,通常每高一層都會把呎價訂得貴一些,因為高層的空氣容易流通一些,景觀亦會好一些,所以較受用家歡迎。但我從事地產銷售工作三十多年,現實是高層的真正售價,有時賣得比低層還要平。

我是1976年入行的,當時樓市正從復甦期走向高漲期,樓價飆升得很快。當時的地產商一般都比較老實,賣樓不像今天那麼花巧,拿到預售同意書、訂好價之後就開盤,而且一開盤就整棟樓宇一起拿出來賣,高高低低,任君選擇。

這種賣法的結果,是先來的客人都會揀那些方向好、層數高的優質單位。如果賣得快,地產商就會封盤,把餘下的單位加價後再推出。經過多輪的反覆封盤、加價、再開盤之後,結果就是賣得早的都是好單位,但價錢賣得不高,到賣剩尾的,卻是一些質素較差的單位,但因為樓市在不斷上升,反而可以賣到更好的價錢。

97之後,由於金融風暴,加上「八萬五」的供應計劃,香港樓市進入蕭條期,地產商賣樓的難度比前大了很多。不少樓盤,首輪賣了一批優質單位之後,就再也推不動,餘下很多貨尾單位,令地產商十分頭痛。

為了扭轉這種不利的局面,地產商不得不調整他們的銷售策略。其一是不再整棟一起開盤,又是逐小批逐小批推出。其二是惜售優質單位,先推質素較差、較為難賣的單位。分小批推出,可以製造供應不多的假象,促使買家早作決定。而好單位留到後期才賣,貨尾就比較容易清理。

由於當時樓市的主趨勢仍是向下,因此地產商仍得不時把訂價往下調整,結果是留下來的好單位亦得跟著市況減價出售,一樣沒法逃得出好單位要平賣,差單位反而賣得好價的宿命。

經過多年弱市賣樓的磨煉,地產商掌握的竅門愈來愈多,他們發現,最先湧出來買一個新盤的那批客人,原來是一批候了很久,最有誠意的情有獨鍾者。他們的出價能力最強,地產商必須好好珍惜、盡量利用。地產商珍惜他們的方法,就是利用他們去買那些最難賣得出,要價最高的單位。

地產商現時都會利用這類客人買一兩個天價的單位,以為市場定立一個高指標。但到真的開盤時,定價反而會便宜一些。愈賣到後期,當遲來的客人,其購買意欲已不及早前的高時,地產商反會拿出一些優質的單位,以更平的價錢去吸引他們。

這種以好客配差單位,差客配好單位的銷售手法好像好荒謬,卻是市場常見的現象。我只能嘆一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市場不仁,以顧客為芻狗。

(轉載自2010年3月5日am730C觀點)

Thursday, March 4, 2010

Lion Rock March Newsletter



The Lion Rock’s Roar


Budget 2010

On Feb 24, Financial Secretary and Lion Rock favourite, John Tsang delivered the
2010 Budget.  And while Hong Kong (World #19, Regional #5) couldn’t beat Singapore (World #8, Regional #2) in this year’s International Property Rights Index (now available free from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just ask!), Tsang’s Budget certainly shone a better light on HK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good government practice than our competitor’s.

We were pleased Tsang did not revive the Home Ownership Scheme, instead focusing on skyrocketing luxury flat prices, as well as the importance of developing HK’s position as a hub for Financial Services talent and business.  For Lion Rock’s release, click here.


Provisional Minimum Wage Committee
Peter Wong appeared before the Committee to “discuss”
the minimum wage legislation.  Upon ascertaining that the Committee wasn’t answering any questions (but was more than happy to listen), Peter outlined how a minimum wage and the currency peg will severely hinder HK’s competitiveness, almost certainly leading to jobs lost. 

This consensus was acknowledged by all involved, but listening can only go so far until someone actually gets hurt.

Aside from giving talks at the HK Institute of Education and Buddhist Wong Fung Ling Secondary School, Peter also wrote articles in the HK Economic Journal on the Urban Renewal Authority, the cost of the European Union, doctors advertising, and the environment.

 

Tobacco Tax

Nicole Alpert was a guest on RTHK radio’s Backchat, debating Tobacco Tax with Dr. Judith McKay of the Asian Consultancy on Tobacco Control.  As they say, “Hell hath no fury”, and these two definitely debated passionately.

 

Lion Rock Media

Andrew Shuen appeared twice on RTHK radio discussing the Greek crisis and a shift in US economic policy.

Andrew also made his regular appearances on i-cable’s Money Café, discussing US economic growth, advice on how to avoid inheritance disputes (better late than never, right?), changes in global temperature, the crisis in Greece, joss stick predictions from Che Kung Temple, the Hang Seng Index, and the 2010 Budget.

Simon Lee, also appeared on Money Café, discussing the impact tablet PC’s like Mac’s Ipad and Amazon’s Kindle have on the computer industry.

 In the daily free newspaper, AM730, Andrew wrote articles on public worries, HK finance besting New York and London, and a proposal to introduce a rental voucher, which was discussed at length during our February Happy Hour where we discussed the Budget and land policy.  Many thanks to those who attended, we look forward to exchanging ideas in future Happy Hours!

Intern
We would like to extend our thanks and the best of luck to our intern Hawkins Chin for providing us with the best news updates, writing, and company for the past two months.  Good luck with your PhD applications in Australia and we wish you the bes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hat You Might Have Missed


Former Microsoft Vice-president, Dick Brass, takes a look at Microsoft’s creative destruction and future
.  (Article)

 

Dan Boaz of Cato takes a look at Ayn Rand’s recent and rising popularity.  (Article)

 

Econtalk podast discuss Hayek’s ideas on the business cycle and money.  Rap concludes the show. (Podcast)

 

The 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 – created by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is the only publicly available dataset of large worldwide Chinese investments and contracts beyong Treasury bonds.

 

“The Chemist’s War” – The story of how the US government poisoned alcohol during the Prohibition.  (Article)

 

“Four Ways to Fix a Broken Legal System” – prominent author and lawyer, Philip Howard at TED.  (Video)

 

 “Human beings need to be protected from one another, hence we have the rule of law, but we also need to be protected against governments." - Lord Richard Harries on Fora TV examining the question, “Are Human Rights Fundamental to Democracy?”.  (Video)

 

“The Riddle of Experience vs. Memory” – Nobel Economics Prize winner for pioneering Behavioral Economics, Daniel Kahneman, discusses happiness.  (Video)




Looking Forward


Heroic Misadventures by Ron Manners Book Launch

On Monday, March 29th, Lion Rock will be co-hosting the HK book launch of Ron Manners’ new book, Heroic Misadventures

Location: Club Lusitano, 24/F,
16 Ice House Street, Central
Time: 12:00 - Reception
               12:30 - Lunch
Price: $390 Lion Rock Supporters
              $490 Non-Lion Rock Supporters

To book your place, register online here, call Mike Ying at 3596-8104, or email michael.ying@lionrockinstitute.org.

 

Happy Hour – Land Policy

This month’s Happy Hour will take place on Thursday, March 25, from 6:30-8:30pm in the backroom of the HK Brewhouse (33 Wyndham Street).  The topic for this month will be Land Policy.  Please come and voice what you like or would like to see changed concerning Land Policy and share your ideas with Lion Rock’s scholars.

____________________

Media & Articles

Television & Radio
RTHK
Backchat: More Tobacco Tax?-Nicole Alpert, 2/4
左右紅藍綠-希臘財困-Andrew Shuen, 2/4
左右紅藍綠-美國經濟政策轉向-Andrew Shuen, 2/5

i-Cable
美國經濟增長令人喜出望外-Andrew Shuen, 2/1
平板電腦能否成電腦界新寵-Simon Lee, 2/1
妥善遺產安排免後人爭拗-Andrew Shuen, 2/3
世界溫度變化越見明顯-Andrew Shuen, 2/10
希臘透過低匯率進行掉期-Andrew Shuen, 2/17
車公廟求籤啟示錄-Andrew Shuen, 2/22
恆指故障與系統升級關係-Andrew Shuen, 2/23
撐政府推租金券!-Andrew Shuen, 2/24
孫柏文談論財政預算案-Andrew Shuen, 2/24

Articles
Response
The Lion Rock Institute's Response to Budget 2010

AM730
你會擔心嗎-Andrew Shuen, 2/1
點解香港勝紐倫-Andrew Shuen, 2/3
撐政府推租金券!-Andrew Shuen, 2//24

HK Economic Journal
市建局願吐出口中的肥肉嗎?-Peter Wong, 2/3
歐盟合縱的代價-Peter Wong, 2/10
放寬醫生賣廣告利多於弊-Peter Wong, 2/17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地球朋友-Peter Wong, 2/24

_____________

Lion Rock Online

















*|LIST:DESCRIPTION|*



Unsubscribe *|EMAIL|* from this list.



Our mailing address is:

*|HTML:LIST_ADDRESS_HTML|*

Copyright (C) *|CURRENT_YEAR|* *|LIST: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Forward this email to a friend

Update your 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