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0, 2009

俄鋁來港上市的背後原因



俄鋁來港上市的背後原因

嘉賓︰孫柏文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俄羅斯鋁業即將上市,由於它的來源及訂價引起不少爭議,究竟為何它偏要選擇香港上市?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6218


正確認識暖化問題

黃健明 - 獅子山學會經濟研究員, 信報 ( 理財投資 P.31, 2009.12.30)

正確認識暖化問題

氣候變化對於文明的興替,甚為重要。布萊恩.費根(Brian Fagan)的《歷史上的大暖化》The Great Warming: Climate Change and the Rise and Fall of Civilization,講述了出現於中世紀的溫暖期,如何一方面改善了歐洲農業生產、促成盛世,另一方面則為中國北方帶來了漫長的乾旱,迫使蒙古的草 原民族東征西討。然而,即使無人懷疑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最近的哥本哈根氣候會議,各國仍然一如所料,無法在限制温室氣體排放方面達成任何協議。

找 尋氣候變化的成因是科學家的工作,至於解釋人類何以會排放過量的温室氣體,經濟學者卻有很好的理論框架。每人每天從事各種活動,都有機會直接、間接產生温 室氣體(亦即現時的所謂碳足印),要是這些温室氣體對於環境或氣候帶來負面的影響,就會造成所謂負面界外效應(negative externality)。人與人之間接觸頻繁,產生界外效應的情況可謂多不勝數,由交通擠塞至擾人清夢都與界外效應有關。不過,只要釐清日間的權利屬於 製造噪音者、晚間的權利屬於免被滋擾者,噪音的界外效應便不會造成很大的困擾。

交易機制化解紛爭

釐清權利對於 解決界外效應,不在於禁止某種行為,而在於促進交易,使資源能被有效利用。假如明天你有一個重要考試,而你的鄰居卻在享受私人影院帶來的震撼,清晰的權利 並不代表結果你在日間必須忍讓。要是考試對於你的價值高於鄰居的享受,清晰的權利代表你們有一個很好的交易基礎——即應由誰向誰購買權利。

界 外效應由不完整的產權引起,正如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指出,無論最初的產權如何劃分,透過交易,資源最終都能被有效利用,並且消除界外效應。因此,只要清晰界定温室氣體的排放權利,無論最初 是如何分配(即使是全部分配給非洲一個小國),最終都能使温室氣體的排放量處於合適水平。

問題在於,最初的產權劃分雖然不會影響資源最終達 致最優分配(pareto optimal),但是對於利益分配卻有重大意義。正因如此,哥本哈根其中一個難以達成的共識,就是這個由無到有的產權劃分。要是現時大部分國家都是處於 近似的發展水平,由於不同的分配方法對於各國的利益分配大致相同,可以想像談判進程必然順利得多。相反,由於實際上各國發展水平參差,於是排放量究竟應以 國家還是人均計算、是否應把過去的排放累積計算,便成為重要分歧。

可況,即使達成協議,控制温室氣體排放於適量水平,可能對於各方有利,但一國無論在別國承諾減排與否的情況下,都能以不許承諾獲得較大利益。不難發現,這樣使減排談判陷於囚徒困局(prisoner's dilemma)。

經濟分析說明應對氣候變化的前景並不樂觀,而現時處理環保問題的邏輯愈趨簡單,更加會為環保帶來傷害。

氣候變化引致降雨減少,早前天文台台長有感而發,呼籲港人以少肉多菜支持環保。原因是生產一公斤的牛肉需要用水一萬五千公升,較生產一公斤疏菜多出七倍多。

這 種比較,似乎言之成理,不過,實際上就像比較生產一公斤黃金跟一公斤石磚的成本一樣,存在很大謬誤。不理口味取向,食物的基本作用是為人類提供能量。菜肉 的種類繁多,根據食物安全中心的資料,一公斤的葉菜大約提供一萬至三萬卡路里,而牛肉大約是二十萬至三十萬卡路里。換句話說,進食疏菜能以每公升用水換成 五至十五倍的卡路里,進食牛肉則能以每公升用水換成十三至二十倍的卡路里。如此看來,吃肉的用水效益似乎還要較大。

環保理論水平參差

當 然,以上只是一個簡化的計算,其中存在很多變數。事實上,在李維特(Steven D. Levitt)與杜柏納(Stephen J. Dubner)的新作Superfreakonomics之中,便有提及牛隻排放的温室氣體——甲烷(methane)較汽車排出的二氧化碳還要嚴重。由 此可見,少肉的飲食習慣確實可能有助減少排放温室氣體。

天文台台長的呼籲可能是正確的,然而,以同等重量的疏菜和牛肉的用水量作比較的邏輯 卻明顯錯誤。正當環保議題日漸成為焦點之時,各式各樣的呼籲和建議同樣充斥。粗疏的建議不單可能對於解決環境問題徒勞無功,枉費有心人士的一番心機,甚至 可能適得其反,改變個人行為而使環境問題惡化。

毫無疑問,環境變化由始至終影響人類文明。正因如此,相關分析必須嚴謹。獅子山學會認為,對於人類行為與環境變化關係的研究,固然必須客觀嚴謹,避免出現如「氣候門」般事件,傷害相關研究和學者的公信力,同樣重要的是,保護環境的各種建議亦應以相同態度處理,不應依賴直觀和粗疏的邏輯。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Minimum Wage


RTHK Radio 3: Backchat
Presenter : Hugh Chiverton and Bryan Curtis

Minimum Wage

Lee Cheuk Yan, CTU Legislator

Tommy Cheung, Liberal Party Legislator

Peter Wong, Executive Director, Lion Rock Institue

Leung Chun Ying, Convenor, Executive Council



本地投資風雲十年回憶錄



本地投資風雲十年回憶錄

嘉賓︰孫柏文
主題︰投資策略
內容︰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5702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免費收費電視與互聯網傳送



免費收費電視與互聯網傳送

嘉賓︰李兆富、孫柏文
主題︰社會現象

內容︰
BBC最近推出Project Canvas計畫,業界大力反對,令沉悶的英國電視業再起風雲。這計畫是透過機頂盒連接互聯網,觀眾即可收看跨國、跨公司、兼且自己感興趣的電視即目。其 實早於10年前,電訊盈科的NOW,構想與Project Canvas類似,但當時不能成功,何解BBC 10年後有信心使Project Canvas成功?嘉賓李兆富認為,現時寬頻傳送成本低、影像檔案細少以及P2P串流技術發達,都令Video On Demand有機會成功。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5623

自揭面紗露出馬腳

黃佑謙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 ( 理財投資 P.35, 2009.12.23)

自揭面紗露出馬腳

近日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議,各國元首聚首一堂,討論的焦點不時落在世界不少島國的存亡與氣候變化的微妙關係。在一個星期的峰會中,有關的話題佔了不少報章 的頭條。在眾多話題中,我認為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的二十五分鐘超時演說,惹來全場與會者站立鼓掌的一則最為有趣。

查維斯被指環保罪人

事緣是以查維斯為首的委內瑞拉一向補貼國內的產油業。從經濟學基本原理,補貼必然導致浪費,所以在環保分子眼中,查維斯應是數一數二的環保罪人。查維斯在哥本哈根峰會上發言,就如拉登在美國國會演說,本身已是吊詭,竟還換來如雷的掌聲?

我想這段新聞,我那位送了女兒到加州北部留學的世叔張先生,心情必定會一沉。

張叔女兒阿雪二十歲,由於沐浴在加州的陽光下,她培育了對身邊人和事的一腔天真的熱誠。還有愛護周邊一花一草的價值觀,是一位關愛地球及地球上所有生態的 年輕人。每當阿雪假期回來與眾親友飲茶小聚,阿雪也必提醒,同桌各親友溫室效應氣候變化是地球及眾生燃眉之急。每次阿雪提到受環境破壞,最終影響的生物及 人類時,都會流露一份天真簡單的心切、焦急和憂慮。

有一次我與張叔交談時,他語帶擔心的說:「要不是當年特區政府教育政策混亂影響阿雪的教育,我也不會把阿雪毅然送到聖荷西州立社區書院。山長水遠,做父母 的怎不怕她學壞?今天雖然總叫沒有學壞,但是阿雪對環保活動的熱衷,就像着了迷一樣。」據張叔說,阿雪是環保活動的活躍分子,是那些會遭警察抬走的示威行 動常客。我聽了後也感好奇,今時今日,年輕人有信念、有熱情、有堅持是珍貴而罕有的。我反而認為,世叔應該為阿雪的成長感到安慰。可是,世叔卻對我說: 「最怕是阿雪把自己的心血全都放在環保活動,都後來才發現『環保主義﹄其實只是一個空空的殼。為人父母的,最心痛莫過於看見子女的真心付出被欺騙。

兒女私情的變化都可以用「遇人不淑」、「成長必經」等話作安慰,大不了勉強把自己年少輕狂時種下的,都算進因果的公式內,自己的心也許可以好過一點。但是子女因信仰信念被掏空而墮進絕望,當父母的也當真會肝腸寸斷。

愛護環境今天已成為發達國家的普世價值。不論是政客,藝人及企業爭相踏上環保這道德高地。為什麼張叔還會說環保主義只不過是個殼呢?難道一班政客,藝人及 企業也被騙了入局﹖不講不知,原來張叔是綠色和平創辦人之一──帕特里克摩亞(Patrick Moore)的朋友。張叔這麼擔心阿雪,都是因為他對摩亞在環保界的遭遇有很深的了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當摩亞仍是阿雪年紀時,已經活躍於環保活動。當時摩亞是其中一名環保分子的領袖。他們以抗爭的方法,直接阻撓一些他們認為會對環境做成 破壞的活動。有一次他們就開了一艘舊漁船由加拿大西岸直駛美國阿拉斯加對開海域,亦是美國軍方試爆核武的地點,去「見證」美軍殺害該區海洋生態的暴行。

環保行動已變質

雖然漁船被美軍截停及美軍成功試爆,但這綠色和平前身組織的抗爭手法,得到了當時傳媒廣泛報道,製造了相當的輿論壓力,阻止了美軍在當地繼續進行試爆。綠 色和平亦因此而聲名大噪,更在世界各地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支持者,把綠色和平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為了一個世界性的組織。摩亞更成為加拿大支部的話事人。

1986年,摩亞離開了綠色和平。摩亞往後的言論,更令綠色和平與他劃清界線,淡化了摩亞在該組織歷史中的角色。摩亞認為,現在以綠色和平為首的環球環保 行動,已與他當年抗爭的目標的本質已經起了變化。他批評目前的環保行動,常用一些不太可靠科學數據威嚇大眾,棄用了理性分析及科學,取而代之卻是嘩眾取寵 的手段去表達「環保」意識。

如在近期鬧得熱烘烘的溫室效應及氣候變化的討論中,摩亞就曾在2006年表示,氣溫暖化根本未有足夠科學證據證明,工業二氧化碳排放是單一做成溫度上升的 元兇。皆因其他自然的原因如太陽黑子的活動也能令地球的溫度暖化。說到底,摩亞認為目前以綠色和平為首的環球環保行動,已化身為一個能影響環球政經的政治 組織。

查維斯在哥本哈根峰會上被高舉,對摩亞及張叔來說,可能並不出奇。這名環保公敵在超時的演說中「妙語連珠」,說的不是環保,而是對比社會主義及資本主義, 卻惹來各國的政治環保代表的雷動掌聲,上演了一幕「馬腳露出」,自揭了環球環保行動氣候變化的面紗,露出了政治工具的本質──今時今日環球環保行動是什麼 的借屍還魂,不是路人皆見嗎?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上星期真反高潮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8-大明燈,2009.12.21)

上星期日,我寫禮拜一出街嗰篇文時,一看月曆,仲估上個禮拜必是多事之周。點知7日後回頭一望,完全反高潮。

先來杜拜,當全世界估佢哋會一如之前警告,走數唔還錢之際,忽然準時還錢,令市場覺得打後要還嘅債亦會準時還。上星期一,我曾在本欄講過,我收到消息,話 杜拜會準時還錢,不過連我都唔係好信。因消息來源嘅後生,講嘢成個可愛教主咁,所以點信?依家不但執唔到禮拜一單日股市反彈嘅錢,仲要請食飯。賠了夫人又 折兵,真係反高潮。

上周中,希臘發債。全球投資者都睇實情況,諗住標準普爾降佢嘅信貸評級,今次佢哋仲唔出事,借唔到錢?不過,最後一樣順利完成,利息仲只需5厘。

無他,因歐洲央行現有嘅「毒資產做抵押套錢」計劃,只要三大信貸評級公司中,有一間評「A-」級或以上,資產就可俾歐央行換錢。依家雖先有惠譽同標普降希 臘評級,跌穿「A-」,但穆迪未郁手,故銀行為希臘政府先發債,袋好推薦費後,就算自己食晒,可以即交歐央行套現。真係反高潮。

到上星期四,諗住本港報章國際新聞編輯擁護咗好耐嘅哥本哈根反碳會議會有料到,點知最後都係爛尾收場。得個話會協力降低地球溫度兩度嘅聲明。

好彩係咁,我幾驚佢哋話要全球政府立法禁止每日嘅潮水漲退。到時唔知綠色和平嘅成員又要爬中區政府合署幾多次先得?不過要讚吓綠色和平本港分店,冇佢哋特首點會慳番啲飛機油,唔去一個冇料到會議?

上禮拜五,立法會「財毀會」辯論600億元高鐵撥款。我諗住呢個計劃上馬,點知因唔夠時間要延遲至明年1月8日再傾。之後有老外朋友問我點解未通過,我話 包括班托派馬克思主義議員(即社民連)反對政府呢次使錢,佢驚訝地話:「馬克思主義者都反對使政府錢?呢個計劃真有問題!」其實,嗰啲學癌細胞、鯊魚,無 思考、只識吸資源不斷漲大嘅政黨,如工聯會等,已用高明手段支持計劃通過。佢哋連啲地盤叔叔都搬埋出來,示威支持,話增加就業。仲驚你唔知佢哋係地盤叔 叔,叫埋佢哋戴晒安全帽。唔知佢哋係乜水嘅,一眼仲估佢哋因怕會食汽油彈,所以先笠帽。

分析員出身嘅我幫工聯會計數。特區有5萬地盤工人,計劃斥600億元,即每個工人120萬元。不如為環保直接俾佢哋算啦。如《蘋果日報》專欄作家左丁山叔 叔話要講社會回報,唔應淨係講菜園村,話當年講咁多,機場都起唔成。好!又計數。政府話高鐵日後每日有20班車。係咪好多?咁機場每日有幾多班機起飛?每 日400班。所以唔好同我講社會回報。1月8日,孫柏文都會去,立法會見!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港元轉弱受美元上升影響



嘉賓︰孫柏文、李永權
主題︰香港經濟
內容︰對於近日港匯轉弱,有報導指可能有資金明顯流跡象,而股市亦很配合的連跌三日,李永權認為資金有出有入屬正常現象,又大談對外資未來走勢的看法。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5230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熱烈慶賀群策學社成立(新聞稿)

致:各大傳媒機構編輯先生小姐 新聞稿

由:獅子山學會 日期:17/12/2009下午六時 (共1頁)


熱烈慶賀群策學社成立

二OO九年十二月十七日,獅子山學會熱烈慶賀群策學社(下稱「
群策」)的成立,香港智庫界又添新力軍。

獅子山學會向來擁抱競爭,深信群策的成立將帶來刺激,有助提升香港智庫的論政水平。

本會研究總監孫柏文表示:「一聽『群策學社』這名字,已知他們方向清晰、定位鮮明;由五十多名精英才俊組成的「群策」,滙聚了香港多位中央政策組前任及現任非全職顧問,他們自回歸以來,盡心盡力為香港政府出謀獻計。我深信他們會如回歸十二年來為香港市民帶來驚喜謹此祝賀群策成功


傳媒查詢: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王弼 Peter Wong
(電郵:peter.wong@lionrockinstitute.org 電話: 9838-7023)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東亞運改變港人運動印象?



嘉賓︰孫柏文
主題︰社會現象
內容︰香港男子足球隊在東亞運動會創造傳奇,首度奪得金牌,這場賽事亦令香港市民對東亞運由冷漠轉變為熱衷。究竟這次由香港舉辦的東亞運動會是否 成功?是否勞民傷財?過程中出現的種種問題,又是否改變了港人對運動的印象?香港往後又能否繼續舉辦大型運動會呢?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65137

請給香港足球真希望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7,2009.12.16)

早在東亞運動會開幕前夕,應電視台邀請參與有關東亞運的討論,節目中主持、立法會議員和體育界人士都砲轟政府安排失當,例如運動員投訴酒店有異味、伙食欠佳,又有場地有爛尾之虞等臨門脫腳「蝦碌」鏡頭。不過,獅子山學會慣於以另類角度看問題,當時我便指出政府在細節安排上實有欠妥善之處,不過從大方向來說,香港政府撥款1.2億元,相對澳門的44億元,我們「節儉辦東亞運」的態度可算是香港政府近年少有務實的佳作,負責的曾德成局長應記一功。


東亞運成全香港傳奇

事實上,體育界人士早已不諱言,東亞運級數難跟亞運相比,日韓等體育強國只會派出二三線運動員參戰以獲取國際賽經驗;祖國雖派出國寶級運動員,但劉翔的教練抵達香港那天對記者說:「雖然是東亞運動會,我們也當作一場比賽。」言下之意,大家心照。所以搞東亞運,當作一個大型區域性友誼賽來辦,大家以運動會友,以此睦鄰,改善周邊國家關係,順道向公眾推廣各類體育資訊和教育,1.2億元實在超值。更令人欣慰的,是香港健兒們獲得二十六金、三十一銀、五十三銅,共一百一十面獎牌的佳績,這都是他們個人努力、經過不斷艱苦鍛鍊的成果,獅子山學會向他們致敬!

東亞運的高潮,應是香港足球隊在一致看淡的情況下,勇挫韓日奪冠,雖說南韓只派出乙組級數的球員參戰,而日本是二十歲以下的青年國腳,但對於一向積弱的香港隊,可說是一支強心針。足球一向是香港最受歡迎的體育之一,所以足球的金牌可謂以一比十,香港人可能不知我們總共拿了多少金牌,但卻不會不知我們拿了足球金牌。不過,從香港足總國際事務總監郭家明的言論「寄望今個金牌,可以令政府更關心足球發展……這面金牌雖是小成績,但意義很大,希望借這次機會為香港足球爭取更多支持」來看,如果香港足球界仍是抱「攤大手掌」的態度,那些以為香港足球在東亞運取得金牌,意味香港足球谷底回升的市民,恐怕事實只再讓他們失望。

我們當然明白,如果政府不計成本發展體育項目,得到資助的項目當然不難在國際賽成績有明顯的進步。不過,這可能發生在體操、游泳、跳水、武術、田徑等個人味道重的項目上,卻幾乎不可能發生在以團隊精神為上的足球事業。

從歷史上共產國家的例子,它們都是不計成本的發展體育事業,以彰顯國力。它們在各省各地拔尖,堆出金字塔,以此選出全國最有潛質的運動員,特別是在人口眾多的國家,如中國和前蘇聯,要在以個人發揮為主的體育項目上取得佳績,只要國家有足夠的決心就成了。可是說到足球,只要對其有一點認識的,便知道就算集齊世上最強的十一個球員,也不一定穩操勝券,內裏因由可以寫一篇萬言的論文研究。事實上,不計成本發展體育的共產國家,就是出不了頂尖的足球隊,中國和蘇聯在奧運會呼風喚雨,但世界盃便從來沒有她們的份兒。


計劃足球不敵市場

從宏觀的角度,我們可以說足球是一種文化。我認識的歐洲和南美洲的朋友,他們無不踢得有板有眼;勇奪一級方程式賽車七次總冠軍的德國人米高舒密加,也經常亮相世界明星足球慈善賽。香港人多少也有這樣的文化,我們有幾多人稱自己是在球場上長大的?難怪香港足球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曾蜚聲亞洲的。可是之後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們的足球事業沉淪?

在網上搜尋一下,可以見到多數人都把足球業的沉淪歸咎政府缺乏支持。可是,難道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前,香港政府大力的支持足球業?殖民地政府當然沒有這樣的雅興。不過一定會有人反駁:「這是香港政府不能與時並進,當鄰國如日本政府大力推廣足球,我們的政府卻袖手旁觀。」這可能是事實。但關鍵是香港有沒有跟日本相比的條件?

我們有足球的文化,卻沒有如歐洲南美般開花結果,這是我們的年輕足球員不能以此作為自己事業的結果。我們從小看《足球少將》,有多少人曾夢想能如主角戴志偉般當職業足球員?可是,當我們漸漸長大,明白世界多一點,便知道球員的生命很短,一定要在黃金年齡的十數年間賺夠人家四、五十年所賺的錢,老來的生活才有保障,因此放棄當職業足球員的理想。反觀歐洲南美的足球有過億以上的觀眾,構成龐大的足球產業,可以養活不少這樣的足球員,球會因應自己的需要也發展出完善的青訓制度。對青少年而言,球踢得好便是提高個人社會地位的方法。

事實上,全球化下歐洲南美的足球業走一體化,更大的市場令更多自小愛好足球的青少年有將自己興趣成為職業的希望,故此人才輩出。又有人一定會反駁,歐洲國家不也有政府扶助足球業的政策?馬德里市政府數年前便買入皇家馬德里的球場以助陷入財困的皇馬,這都是事實,但結果便製造了皇馬洗腳不抹腳的壞習慣,中看不中用的「銀河戰隊」被稱之為近年最大敗筆!相對於完全市場主導的英超聯,英超在國際的受歡迎程度,和英超球隊近年屢屢打進歐聯決賽,其進步有目共睹。


進取北上圖大業

希望,是叫許多人夢想成真的重要因數。我明白獻身足球的運動員、足總搞手和球會老闆們;特別是為陳肇麒付出頭等機票的羅傑承先生,他們對足球的熱誠。可是「令政府更關心足球發展」卻肯定不是叫香港足球重拾光輝的辦法,每天望天打掛政府接濟,更不可能把希望帶給年輕球員。擴大香港足球的市場,例如成立球隊加入有數以億計觀眾的中國聯賽,以香港七百萬的人口,不可能養不起一兩隊球隊,可能以我們優良的經營手法,說不定能為被同胞罵得狗血淋頭的國足帶來新氣象。香港的足球領導們,拿出你們的勇氣和傲骨,為香港足球帶來希望吧!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氣 候 變 化 -- 等 待 環 保 馬 丁 路 德

左 右 紅 藍 綠

氣 候 變 化 -- 等 待 環 保 馬 丁 路 德

嘉 賓 主 持 :

王 弼   獅 子 山 學 會 行 政 總 監


左 右 紅 藍 綠 -迪 拜 金 融 危 機 原 因 2009-12-10

嘉 賓 主 持

王 弼   獅 子 山 學 會 行 政 總 監

環保團體篤數 地球難有救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香港經濟日報(國是港事A39-中產階級心聲,2009.12.10)

請讓我在這裏為大家介紹一個簡單的實驗:將一塊冰,放進一個量杯裏,這樣便在這系統自製了一個「冰山」,然後記下這量杯的容量。等到冰塊完全的溶化,你猜猜這杯水的容量是否多了?答案是:一樣。如此類推,兩極海中的冰山溶化,又是否會導致水淹大地?不如看看科學家怎樣說?

暖化或變化 科學界「氣候門」

但原來科學家就對全球是否真的暖化,或暖化是否人為,也意見分歧,從早幾年西方慣用的術語全球暖化(global warming),到漸漸改稱為氣候變化(climate change),便知道科學界中是有一些爭拗發生。所以,如果一些人還將全球暖化這個術語掛在口邊,實在是落伍的表現。

現正舉行的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就在展開的前夕,發生了被廣泛的西方傳媒包括BBC、CNN、《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稱為「氣候門」的事件,當中可以見到科學家間的矛盾正在升級。但很可惜,獅子山學會卻看到香港傳媒對這件在西方炒得熱烘烘的世界頭等大事漠不關心,我們實在要在關心環保的事情上急起直追。

事件的起因,是一間被權威雜誌《經濟學人》喻為氣象學的重鎮,英國東安格里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它內部的一些電郵被黑客入侵,公開到互聯網上。在一位名叫菲爾瓊斯(Phil D. Jones)教授的電郵裏,便透露他與一些一同在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工作的拍檔,故意隱瞞1961年以來氣溫下降趨勢的數據;又企圖掩飾「中世紀暖化期」的真相,因為該真相不利於人為氣候暖化論的主張。更令人震驚的,是當有科學家對氣候暖化和人類活動是否關連而表示懷疑時,瓊斯教授便會設法阻止這些懷疑論者在IPCC發表文章。

選擇性披露研究 走火入魔

自從爆出「氣候門」醜聞後,瓊斯教授便一身蟻,被停職查辦,IPCC的同袍亦立刻割蓆以示清白,就像本地環保團體在慳電膽計劃出事後反咬邱騰華局長一樣。但鑑於事件牽涉瓊斯教授部門13年郵件交流的紀錄,相信會有愈來愈多的科學家會被牽連。事情雖然發展到如斯田地,一些西方主要的傳媒好像《經濟學人》,仍為被牽涉當中的一些科學家努力辯護,似乎要找到氣象學家發毒誓、承認有出蠱惑的電郵,才可以令這些傳媒改變主意。

操縱數據、掩飾真相、選擇性透露研究結果,從來是用來譁眾取寵的伎倆。最近,香港亦有環保團體,為了營造香港人用水量冠全球的效果,連沖廁的海水都算進去,立即把用水量「發水」兩成多。如此堆砌數字,營造震撼的效果,只為博傳媒報道,像這一類的環保組織,愈見走火入魔,看來我們要等待環保界的馬丁路德出現,地球才真的有救。

Wednesday, December 9, 2009

如何靠「碳排放」掠水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2-大明燈,2009.12.9)

相信大家都知,丹麥哥本哈根正召開一個講溫室效應氣體嘅會議。特區各大傳媒機構都鋪天蓋地報道。你可能同好多人一樣,一見「碳排放」呢幾隻字,同自己講話「又係啲環保嘢」,已經唔睇有關新聞。呢個孫柏文唔怪你,因為「環保」呢個品牌喺香港俾人已先騎劫、後搞臭咗。

點都好,究竟哥本哈根想搞乜?佢哋想將會引致溫室效應嘅氣體特別係二氧化碳,排放控制,由依家無限量,變成有限。

咁同本欄講財經、經濟學有何關係?其實當排放有限,即將排放量變成有限量資源,經濟學就係研究有限量資源分配嘅方法。

例如香港,土地係有限資源,究竟邊個可使用某塊地,以前就以拍賣形式賣俾私人發展商,起完樓再以價高者得方法賣,決定分配方法。以呢個方法分配最好嘅地方,係每塊地嘅使用者,係出最高價,亦即最想用嘅人,可確保塊地用得有效益、唔會嘥。

理論上,「碳排放」權利亦一樣,就會令每單位人類排放嘅二氧化碳得到最大效益,唔會嘥。如要落實,政府可以每年進行拍賣,將碳排放權利賣出。

大家可能會問:「咁嗰啲排碳量嘅行業,如發電、做運輸等,咪一定唔制?要問政府買,成本升咁多!」係,所以環保組織就開始諗方法,去收買商家。

環保人士度條絕橋成功收買現有商家。方法係倘若你已經常排放某個量嘅二氧化碳,就會收到同等配額,理論上你諗到方法減排,可將用唔晒嘅配額賣出。最極端係將業務執埋,淨係賣配額都賺到笑。

相信年輕讀者,冇太大感覺,不過,我建議你同年長嘅人傾吓。因以前美國入口成衣係用以上方法控制,香港係有一班人因一早做開成衣生意,有大批配額,好多執咗自己間廠,淨賣配額都發過豬頭。輸家就係之後開業嘅新競爭者。

冇錯,環保人士收買現有商家嘅方法,就係犧牲未入行嘅人。呢條橋其實係工會發明,因收買現有工人最易就係剝奪未入行工人嘅飯碗,最低工資係典範,將冇經驗未入行人士,通通以價格攔住一樣。

宋鴻兵《貨幣戰爭》一書曾話,如有碳排放配額制,美國為首嘅發達國家,就可用配額玩死中國。因佢哋就係排開有配額,我哋問佢哋買。所以每個中國人,都反對 洋人依家擺喺談判桌上嘅方案。特區有民主派議員唔知係唔識定係甚麼,盲目地被外國環保組織牽住走。最後想問大家,以上減排放方法係咪好煩?其實要有碳排 放,先要燒燃料。要減排,喺燃料抽稅就得,不過,如綠色和平人士爬牆、拉橫額做show嘅老經驗環保組織,是否知道會冇政客支持。有民主派議員都喺去年要 政府減汽油稅啦!「環保」?「減碳排」?知道背後真相先,唔好反射式支持啦!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一周四次見報

半版:

葉尚志一周兩次(周二、周四見報) 9876-5233(專欄名稱:大利是) 作者為第一上海市場策略員、證監會持牌人,他本人並沒有持有有關股份及相關衍生產品權益。

孫柏文一周兩次(周一、周三見報) 9122-5559(專欄名稱:大明燈,Beacon)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的場所,不斷交學費。

高鐵案揭露政府失靈

何民傑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理財投資P.43,2009.12.9)

經濟學家薩繆爾森說:「應當先認識到存在市場失靈,也存在政府失靈,當政府政策或集體運行所採取的手段不能改善經濟效率或道德上可接受的收入分配時,政府失靈便產生了。」【註一】今天香港政府在民意背逆下強行花670億元建廣深港高鐵,可以說是解釋政府失靈的最新案例。

在經濟學上,政府失靈就是政府克服市場失靈所導致的效率損失已超過市場失靈所導致的效率損失,即政府未能有效克服市場失靈,甚至阻礙和限制了市場功能的正常發揮,引起了經濟關係的扭曲,加劇了市場缺陷和市場混亂,難以實現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回歸十二年以來,董特首提出「八萬五」房屋政策以改善樓房市場為出發點,卻最後製造樓市大混亂,就是最佳的例子。當然,政府失靈也指政府的干預效率低下、成本高昂,水務署管理地下水管,每年卻流失四十七萬個標準泳池的寶貴食水,效率之低,世界之冠。

獅子山學會剛剛踏入五周年,多年來致力倡議的是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祈求政府減少對個人自由的干預。反對最低工資、力拒壟斷法,並不是認為市場是完美萬能,而是確信儘管市場偶有失靈,政府一旦插手干預,後果不堪設想,政府失靈的禍害更深更遠。

就以快將通過立法會的高鐵方案為例,我們可以更加了解政府失靈的兩種特徵。


高鐵造價過高

第一種情況是即使政府干預經濟活動達到了預期目標,但是成本高昂,造成大量的社會資源浪費。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干預不僅不能有效地克服「市場失靈」,反而加劇和引發其他矛盾,不利於資源配置的優化。

特區政府興建二十六公里長的高鐵,工程費用加上收地賠償等開支,共花670億元,每公里平均造價逾25億元,即大約3.3億美元。不妨比較一下其他國家地區的高鐵成本︰一千三百一十八公里長的京滬高鐵每公里平均造價2440萬美元,三百四十五公里長的台灣高鐵每公里平均造價4400萬美元,跨越英倫海峽的高鐵最貴,每公里平均造價也只是8500萬美元。

更加重要的是,上述幾條高速鐵路,大部分仍在虧損,不但客量遠遠不及預期目標,賣票收入連基本營運開支也不夠。高鐵為了選址西九作總站,每班車要行駛十六公里到石崗車廠,每次都空車返回總站接客,日後的營運成本可見更高。

再加上現時直通車客量僅一萬人次,高鐵假設日後可增加十倍至每日十萬客量,確是天馬行空的想象,和香港士尼的入場人數預算一樣,政府預算和實際數字相距極遠,但公帑花了,回不了頭。

再者,全球化下的客運早已轉移成以空運為主,特別是廉價航空的發展快速,最近武漢至深圳機票價格直線下滑至260元,隨時比高鐵票價更低。


政府干預製造混亂

政府失靈的第二種情況是雖然政府干預經濟活動達到了預期目標,效率也較高,但卻帶來了其他負面效應。比如政府干預引致政策手段與宏觀目標的矛盾與衝突、政府機構擴張、尋租活動猖獗等【註二】。

如果高鐵真的成功每天有十萬客流,高鐵以西九作總站將引發整個九龍區地面交通混亂,干擾市民日常作息,情況如紅隧引發的經濟損失一樣,對香港造成沒完沒了的傷害。

由新生代和網民主導的反高鐵運動,最近在Facebook發起追查功能組別議員和高鐵的利益關系,要求他們避席表決,反映出顧問公司、工程公司、專業界和高鐵興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尋租活動正在桌上桌下進行。

同時,管理鐵路的官僚也肯定擴張,更可怕的是官僚為了增加高鐵客流,隨時會以其他政策干擾市場運作,例如阻礙廉航發展。機管局考慮建第三條跑道,就沒有如新加坡般設廉航客運站,最後損失的只會是香港市民。

國父孫中山曾說︰「今日之世界,非鐵道無以立國,中國地大物博……徒以交通未便,運轉不靈,事業難以振興。」可惜,當時天空還沒有數以萬計的客運飛機,而更有趣的是,國父「孫大炮」之名,正是由建鐵路之構想而來【註三】,後人不得不慎思之。

【註一】 [美]薩繆爾森,諾德豪斯.經濟學[M ]. 蕭琛,等,譯. 北京中國發展出版社, 1992
【註二】亨利.斯帕日. 美國新自由主義經濟學[M ]. 李燕生譯.北京大學出版社, 1985
【註三】羊城晚報 http://www.ycwb.com/ycwb/2007-03/29/content_1431356.htm

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目空一切的歷史教訓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信報(理財投資P.37,2009.12.2)

舊約聖經創世記(和合本)有以下一段,描述神在創世不久後人類間的對話,這對話極有可能在人類吃飽沒事忙下發生的:「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地上。」這座塔就是有名的巴別塔(Tower of Babel),特點是「塔頂通天」,所為的不是錢,而是「要傳揚我們的名」,揚名立萬而已。結果出事了,上帝認為人類此舉是妄自尊大,便「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他們就停工,不建造那城了。」巴別塔應該是人類史上第一個爛尾的大型建築項目。


摩天大樓指數

從遠古鏡頭一轉到最近期的爛尾大型建築項目──杜拜,兩個故事又竟有不少相同之處?目前接近完工的世界最高建築物,樓高八百一十八米的杜拜塔(Burj Dubai),外型跟藝術家描繪下的巴別塔卻又有幾分神似,再加上我們耳熟能詳的人造棕櫚群島和世界群島、Hydropolis海底酒店、帆船酒店等,所以在杜拜便流傳這樣的一句話:「在杜拜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串」嗎?「串」得很。不過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是杜拜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搞到今天陷入財困,杜拜酋長穆罕默德在2006年時表明只不過是要把杜拜建成「中東香港」。獅子山學會無意在這裏幸災樂禍,不過希望探討一件事:為何摩天大樓指數(skyscraper indicator)的預言屢試不爽?

摩天大樓指數最早是由Edward R. Deway在其1947年的著作Cycles-The Science of Prediction中提出,他觀察到從1830年到1947年一百多年間,美國紐約市建築物興建與股市、景氣的關係,他發現景氣到頂的重要訊號之一,就是有創紀錄的摩天大樓或最浮誇的建物興建。理由簡單,只有市場已進入瘋狂階段,目中只有繁榮的前景而缺乏危機感,才會興起「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念頭。

最重要的不是沒有人為這些脫離現實的興建項目撥冷水,而是他們在提出質疑的過程中,都給不斷上漲的資產價格打了巴掌,有的選擇沉默,無謂自討沒趣;有的為保飯碗,更轉投唱好陣營。事實上,紐約帝國大廈在1929年動工、台北101在1999年和近年的杜拜塔暨其他充滿想像力的建築,在經歷長久的繁榮期後,當絕大多數人認為繁榮是必然的,便不難發覺傻事會接連發生。

愈長的繁榮期,我們會見到更大、更有毀滅性的傻事發生。本來市場有其經濟周期,在盛衰的過程中淘汰一些不設實際的項目,人也變得有危機感,可是政府卻用財政政策、過分的低息、量化寬鬆、甚或是自己當起投資者也好,硬要人為地拖長繁榮期,才會使如杜拜等浮誇的「癌症項目」得有資金繼續坐大,最終把整個杜拜拖死。


香港我至叻

在回歸之際的香港,我們不也是曾經滄海、目空一切?還記得陳百祥大唱《我至叻》,香港人「玻璃都變鑽石」?其後我們卻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千禧年的科網狂潮、沙士,當中特區政府施政縱有諸般的不是,可能是基於《基本法》107條的量入為出局限,仍嚴守到自由市場的底線,就是尊重市場的遊戲規則,閣下投資損失,與人無尤,所以特區政府沒有救百富勤,也沒有救負資產;當銀行界到普通投資者都知道要為自己投資負責任時,就是這個態度了。

當全世界都瘋狂炒賣房地產的時候,香港人沒有零首期買樓,銀行還是嚴謹的審批按揭,就此逃過銀行大規模倒閉的厄運。

還有一點要強調的,是在曾蔭權宣布放棄積極不干預前,香港政府對自己當起投資者來還算克制,這良好的傳統雖正被曾蔭權政府不斷削弱,但仍有一定底子,倘若我們的外基金主持人,在2007年時聽從了不少學者們的建議,學杜拜、學淡馬錫大展拳腳,香港能有今天的光景?

可是,從現在香港政府經營有港版房利美之稱的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到蓋高鐵、西九到郵輪碼頭檔起投資者來,又在雷曼迷債事件上,迫銀行賠款,使香港人失去危機感,長此下去,香港能否度過下次的經濟危機,我們還是自求多福罷!

持牌放債人公會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9-大明燈,2009.12.2)

孫柏文之前係唔知道特區原來有個叫「香港持牌放債人公會」嘅組織。呢個公會啲會員,當然就係特區一群「持牌放債人」。

相信大家都知,呢啲金融機構係放債俾啲因種種理由難借錢嘅人,所以,當借錢人好似總體上會有比較大機會走數時,放債人就會收取較高利息。

當收取較高利息,又要比其他金融機構多拖數客戶,搞到要時常聯絡啲客,去提醒佢哋還錢時,「持牌放債人」呢行就會被啲衛道之士歧視。佢哋係會覺得自己嘅小朋友入呢行,唔係一件光宗耀祖嘅事。

不過,如果你都係呢啲衛道之士,就算係叫做「持牌放債人」,你都會話呢啲金融機構係「財仔」、「大耳窿」,係唔好,咁你就錯。

社會中資金最貧乏嘅人,往往都係還款穩定性最低嘅一群。其他金融機構放棄咗佢哋,令佢哋想借錢交學費,以提高收入能力都唔得,想借錢俾租訂,搬去返工嘅區域,希望慳啲時間,做多幾個鐘又唔得。不過,有持牌放債人嘅出現,冇被政府禁,之前嘅例子就有生機。

所以持牌放債人,唔係衛道之士眼中欺壓弱勢社群嘅敗類,而係釋放弱勢社群潛能嘅解放者!

你可能會話:「今次金融海嘯嘅開端,就係一班還款穩定性低嘅美國人,借到錢買樓所致。所以唔可以歌頌啲大耳窿。」啱,不過唔啱得晒。

金融海嘯,冇錯係因為還款穩定性低嘅美國人借到錢買樓,不過最重要嘅係,因為投資銀行透過財技,令終極提供資金嘅債主,誤以為還款穩定性低,都係安全投資,以低息放債。

在低息放債環境下,令債主不能承受多人走數嘅情況,一旦抵押品樓價下跌,咁就會爆發信貸危機。

特區嘅持牌放債人就唔同,冇將債仔走數嘅風險判上判,自己承擔番晒。所以,佢哋就要收高利息去彌補風險,不過亦令香港嘅制度穩健,能承受多人走數都唔會爆煲。

點都好,我知道有香港持牌放債人公會呢個組織嘅原因,係因為佢哋十周年會慶。我自己幫襯過佢哋啲會員,亦多數再會幫襯,我對佢哋對香港嘅貢獻非常感激,恭賀貴會十周年誌慶!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從杜拜事件想起

施永青- AM730(C觀點,2009.12.1)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當全球大多數人都以為金融海嘯已基本上完結的時候,突然傳來杜拜主權基金無法如期還款事件。人們又再一次意識到,金融市場仍存在著不少隱憂,隨時有機會爆發。因此,我們在投資的時候,仍不宜過度進取,尤其不要學杜拜那樣,靠貸款去投資;寧願賺少一點,也不要陷自己於一個可能會全軍覆沒的境地。

我自己做生意,一直堅守一個原則,就是靠積累去發展,而不是靠借貸去發展。自然界的有機生長,都是用這樣的方式進行的。老子說:「道法自然。」我們想遵循天道的話,最好就是效法自然。植物必須從生長的環境中攝取到足夠的養料後,它才會長大、開花、結果,然後把種子散播出去。它能積聚養料,證明它的生長系統運作得很正常,它才有條件作進一步的發展。一個商業機構亦應該是這樣。它先要有能力自己去賺錢,才能證明它有條件在商場上生存。它能積累多少,就作多大的發展,這樣就最安全。因為,這樣的發展可以與系統的成長同步進行,不會超越系統的承擔能力,發展起來才會比較健康。

如果一個機構,自己未賺到足夠的錢去做一個大項目,只是因為金融市場上銀根鬆動,於是就借一大筆錢去投資,這樣一定風險很大。憑甚麼證明這個機構有做大項目的能力?他們有經驗嗎?他們有人才嗎?他們的系統有條件去做大項目嗎?這些都是未知之數。因此,借錢做生意雖可加快公司的成長,亦可以加快公司的滅亡。因此,我自己做生意就從來不借錢,寧願有積累才去發展,這樣雖然發展得慢一點,但恰如其份,會發展得健康、安全。其實,用這種方式去發展,速度並不一定會慢,我們也有連續幾年都以倍數增長的日子。我們的競爭對手(包括在內地的),很多都已上了市,可以在金融市場上大量集資,但不見得他們在與我們競爭時可穩佔領先地位。

由此可見,資金並非做生意成功的唯一因素,不宜因為資金易得,而迫自己去作一些力有不逮的投資。一如植物一樣,如果一次過澆水太多,不但不利於植物的正常生長,還可能會把它淹死。

杜拜位處波斯灣的入口,有地理位置上的優勢,最適宜與鄰近的國家開展商貿與旅遊。如果它能循這條路徑走下去,透過積累去慢慢發展,一樣會有不錯的前途。可惜,它不肯接受自己的國家石油蘊藏不及鄰近國家的現實,眼見別人一個一個富起來,有點不甘心,想透過雄圖偉略的城市規劃去改變自己的命運,結果反陷國家於一個萬劫不復的境地。現時,世界上仍充斥著很多沒處投資的資金,能把一個有幻想空間的概念包裝一下,就可以集到資金。我在這方面也可優以為之,但我就是不想這樣做,我不想自招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