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行政會議宮心計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5, 2009.10.28)

上周拙文指出曾蔭權如何被「博上位」的邱騰華狠狠的摔了一跤,以為在施政報告中舉起環保這尚方寶劍便萬無一失,能給市民有為的感覺,亦回應了環保團體數年來以慳電膽取代鎢絲燈泡的訴求,可惜爆出慳電膽益襯家醜聞後,環保團體便立刻翻臉不認人,狠批「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以自保。其實,他們反咬曾特首,只反映他們是「叢林法則」的忠實追隨者,事件只道盡世間一切人情冷暖與世態炎涼而已,慣讀《資治通鑑》的我已見怪不怪。

不料,綠色和平於翌日以文章《慳電膽陷政治漩渦 氣候政策無期》回應,說「如果政府能老老實實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資助巿民購買慳電膽……環團又何須跟你在慳電膽這些小枝節過招?」噢,這一下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了!既然「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那政府還為何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資助巿民購買慳電膽」?事已至此,還在否認「賣曾(特首)自保」?

家臣叛逆籠裏反

《慳》文企圖力證環保團體不是五代十國中的反骨將領李小喜,最後還說只要曾特首「賣少一點小聰明,相信環保路上自然更多同伴,更多人扶持」。說穿了,就是認為曾特首今天搞得眾叛親離,是咎由自取的。可是,李小喜出賣劉守光,不也是有天大的理由嗎?既然綠色和平出來回應,我也樂於把李小喜這賣友求榮的故事講下去,誰是反骨仔與否,則由看官定奪了。

上回說到李存勖討伐盧龍節度使劉守光,城破後,李存勖沒有馬上把劉守光殺掉,而是打算把他和他的父親劉仁恭押到晉陽的太廟才行刑,以祭李存勖父親李克用上天之靈(劉仁恭以出賣李克用奪得盧龍,劉守光又以出賣父親奪得節度使一職,唉,都是一群畜牲)。在押往晉陽途中,劉仁恭看見劉守光,忍不住唾他的臉說:「逆賊!把我們家害得如此悲慘!」到達晉陽太廟,父子兩人才知道自己是祭物,劉守光魂飛天外,大叫說:「我雖死不恨,可是,叫我不投降的,是李小喜,他反而先投降。」李存勖即喚李小喜對質,李小喜目露兇光,斥責從前對他言聽計從的劉守光說:「你對父母兄弟那種禽獸行為,難倒也是我教你?」

無是生非慳電膽

再看看綠色和平如何回應邱騰華:「你本來把特首送上了淘汰鎢絲膽的正路,可惜你也給他送上了蕉皮,讓他狠狠地摔了一跤。」「邱局長,不要來轉移視線這套吧。」果然是同一嘴臉!邱騰華所託非人,實在可憐;不過,獅子山學會早在他強推膠袋稅時惇惇相告切勿與虎謀皮搞假環保,現在把曾特首家「害得如此悲慘」,讓老闆唾他的臉也絕對受得起呢!

慳電膽事件,激起了外界質疑曾特首以權謀私的一連串指控。就在特區政府應付這嚴重外憂下,有心人即乘勢而起,曾特首要面對令他更頭痛的內憂:在復建居屋這議題上,四名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在接受訪問時,均沒有附和政府立場,有二人更明確表示支持復建。正如魯迅名言:「落水狗不但要打,而且要重重的打。」枕邊人也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抽特區政府的水,不少市民更開始懷念起「建華之亂」的日子?午夜夢迴,曾特首若走到鏡前望自己,是否應仰天長嘆,問問為何弄到如施田地?

曾特首,不用抓破頭皮了!你在上任特首後,強調強政勵治,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又搬出六大產業,是在告訴市民政府也可以是推動經濟的火車頭吧!你說積極不干預已死,政府應干預時便干預,實在是高鐵、郵輪碼頭、最低工資甚至是慳電膽等,政府有形之手是隨處可見的。如果你是一個有施政理念的政治家,相信三司十二局暨一眾副局政助的能力高於市場的集體智慧,那為何還在施政報告說要「維持『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你以為這樣能討好各方人士,其實是在自相矛盾啊!還是你的潛意識仍對你說,香港的成功,就像你從孤獨的推銷員成為特首,是仰賴積極不干預所賦予的自由空氣?只是聽多了身邊眾多鬼卒們「政府能市場不能」的餿主意,以致「禍去禍來因自招」?

總之,曾特首所面對的,外有反骨智囊組織,內有行政會議四人逼宮,這台戲應好看過《宮心計》。至於能否力挽狂瀾,且看曾蔭權撥亂反正的決心了。

八萬五復活 多謝李兆基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AM730(財經M39-大明燈,2009.10.28)

作為一個千禧年代入世港男,孫柏文想達到人生目標,比之前一代平實得多。因我對等單位,即港女,都知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唔會點迫我要有乜乜物物先有來往。咁就唔使有車、有樓、有豐控股(005)。
我唔需要以上,咁要乜?其實淨係要每朝一起身,聽到一把甜美聲音、鼓勵說話就可以。
今日同大家分享我需要,係因為我為《am730》寫專欄之後,除有稿費之外,原來滿足到我以上提過最本能需要。

噚日早上電話響起,一聽就聽到係《am730》女同事來電,叫我不如今日講個市或者投資心得。因我戰場前線上,有多年同港女交流經驗,所以唔多唔少都吸收港女惡習,即就算正有此意,都要好有矜持。

其實我呢幾個月,每逢有人問我個股市點睇,我都係同一答案:「股神巴菲特有個師傅,叫Benjamin Graham。佢出過一套講點樣執行價值投資法書,如果你有呢套書,又呢個位問我,好唔好入市,不如下次去燒食時,呢套書出來,一頁一頁咁來『透爐』,燒佢算。」今次恒指由萬多點,升至呢個水位,完完全全係因為全球政府出手,特別係祖國同花旗國,瘋狂印鈔。如果你覺得聯儲局可以將街貨幣供應繼續發大、花旗政府年年都可借萬億元去使錢、內地銀行又一直會提供上十萬億元人民幣貸款,你咪繼續去買囉。聽講中國移動(941)落後喎,你仲唔身落去?

呢幾日有「fan屎」問我,依家究竟應該點?我問佢係咪想入市?佢話手上有貨,唔知點算。咁我就答話要清倉,佢就話「唔得」,因為仲係蟹貨。

我心一算就跟著問:「你咩位入?32,000點?」佢唔出聲。不過咁,32,000點入得,22,000點當然問可唔可以繼續升。佢繼續問我,唔係要我睇法,其實只係要我派心靈雞湯。

講完股市,不如講樓市。上個禮拜已經講過,好似民主黨李永達等抽水議員,又好似96年咁,高呼要為「無殼蝸牛」,要求「八萬五」復活。

我仲記得98年立法會選舉的論壇上,港島區立法會議員何秀蘭被問及,董特首有冇德政時,佢話有,就係「隊樓市」。

今次「八萬五」又再次死灰復燃,其實全賴恒基地產(012)在干德道的豪宅新盤「天匯」,賣七萬多蚊一呎。我好希望七萬多蚊一呎係堅,恒基係有真金白銀袋落袋。

如果係老吹,既冇益恒基,仲要換來「八萬五」復活,我只可話:「八萬五復活,多謝李兆基!」。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的場所,不斷交學費。

Friday, October 23, 2009

群策難創新天

施永青 [am730] 2009-10-23 C觀點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特首今年的施政報告,名為《群策創新天》。我對它的內容意見不大,但對它的題目卻有點不同的想法。我總覺得「群策」是很難與「創新」弄在一起的。香港歷來崇尚個人主義;因為在自由市場裡,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追求,無需群策群力去追求社會的整體利益;只要大家分頭各自努力,就自然可以互動互適,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不覺中做出對社會有利的事。大家把自己的生活搞好了,社會的經濟亦會同步好起來。過去從內地來港的人,大部分是看中了香港有一個可以各自謀生的環境,而不是因為這裡的政府善於搞群策群力。

可惜,不知是否近年香港人各自謀生的能力低了,轉而喜歡在政黨的帶領下向政府問責,希望能夠聚合群眾的力量向政府施壓,逼政府在政策上予自己多一點優惠,那就可以不勞而獲,也可以讓自己的生活得到不斷的改善。

通常,正是那些熱衷於搞群眾運動的人,最喜歡搞群策群力,以顯示自己相信群眾,思想民主。只有這樣,才容易把群眾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讓他們以為,只要大家團結起來,集思廣益,就可以為集體創造出一個美好的明天。

然而,要謀求集體的美好明天,往往比謀求個人的幸福困難。如果香港人謀求自己的幸福也感到困難,怎可能期望他們合起來之後就可以創造出社會的美好明天?我自己在公司遇到困難的時候,一般都是叫下屬各自謀出路,這樣機會可能多一些。當其中某些成員找到生路之後,其他人自然會跟著去行。聚在一起搞群策群力,萬一弄錯了,就可能一次過死清光,絕非上策。

其實,世上的創新,甚少是用群策群力的方式搞出來的。香港的影藝界,有個時候也流行搞集體創作。他們一邊飲酒,一邊「度橋」,度出來的不外是一些片段性的「無厘頭」笑話,談不上真正的、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創作。

現實是:匯集起來的群眾意見,受制於公約數的模式,求低容易求高難,不但甚少創意,而且多流於庸俗。靠這樣的意見為社會創新天,希望十分渺茫。

據說,愛恩斯坦的相對論,並不是在實驗室裡搞出來的,而是在他還很年輕的時候,透過苦思冥想,從自己的腦子裡挖掘出來的。人腦是與宇宙一體的,人在孤獨的時候,有時會自行領悟出宇宙的奧秘。貝多芬聾了,雖然倍感孤獨,但可以減少外界的干擾;在這種狀態下,他的思維反而可以遊離凡間,因而感受到上天的創意,令他可以在音樂創作上得到種種靈感。人類的偉大創意,大部分都是個人在孤獨的人生路途上發現的,群策群力在創新上很難找到位置。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曾蔭權錯信反骨仔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7, 2009.10.21)

上周在新加坡出席美國稅務改革組織(Americans for Tax Reform ) 主辦的會議,期間與喬治布殊政府時代的首席總統演詞撰寫人麥偉林(William McGurn)有一面之緣,討論貿易保護主義在奧巴馬治下的美國如何借屍還魂,而這又將如何危害美國以致全球的經濟復蘇,言談間不時流露擔憂之色。會後,難得忙裡偷閒,最好的活動正是在陽光與椰林之下的泳池旁閱讀,重溫《資治通鑑》,剛翻到五代十國群豬亂舞的大暗黑時代,部屬出賣主子如家常便飯,今天黃袍加身,明天卻翻臉要砍要殺,完全沒有道義可言,對當時稍有傲骨的知識分子來說,我深深感受到他們的無力感。

書讀過了,回到房間,上網查看香港新聞,見特區政府又爆出管治危機,「燈泡事件」雖不致令特首誠信破產,但已弄得一身蟻,總為他不值;畢竟,深信政治化裝術的曾特首,在倒數其餘下的三年任期內,以明哲保身為終極目標,在中國宮廷文化下而言絕不為過,也是二千年來中國人為官之道,所以曾特首才在施政報告中推出深受歐美左派人士膜拜的環保政策來討香港輿論界歡心。

亦友亦敵難估算

香港輿論界最愛引用「西方先進國家」例子,特別是環保政策,外國月亮一定是又大又圓的,因此香港不但要跟,而且要做得更徹底,故縱使明眼人也知道100元現金券只是「作秀」,特區政府也覺得萬無一失。只不過機關算盡,算不到一向對保護地球義正詞嚴的環保組織在大難臨頭之時不幫上一把,卻倒戈相向,在曾特首背上插上一刀,以此與特區政府割席自保。走筆至此,頓覺五代十國亂世下的那份無奈,也隱然處於我們的時空;司馬光筆下群豬亂舞的影像又立刻重現眼前。

話說當時以復興唐皇朝為號召的晉王李存勖率兵討伐自立為帝的盧龍節度使劉守光,李存勖何許人也?就是張徹導演《十三太保》裡面的三太保,亦即後來的後唐莊宗。經過一連串的戰鬥,李家軍兵臨城下,劉守光嚇得屁滾尿流,在城門上跟李存勖對話,並且已打算投降,李存勖也保證投降後保其性命。可是劉守光最寵信的將領李小喜卻義憤填膺,堅決反對,又說誓死護駕云云。正當劉守光猶疑之際,李小喜卻偷偷的翻城投敵,還把城中虛實相告晉軍,李存勖立刻發動攻擊,劉守光就此喪在賣友求榮的李小喜手上。

環保鬥士變色龍

對於環保政策,曾蔭權和邱騰華也算對環保組織言聽計從吧?2007年新政府組成便成立環境局,膠袋稅、停車熄匙、強制回收電器以至最近的慳電膽現金券,特區政府沒有跟十足,但也有八成在議程上了。

綠色和平不是到過迪士尼樂園酒店把大堂的掛牆鎢絲燈泡換成慳電膽嗎?並曾指責政府「無實際行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那現金券算不算是實際行動?但現在出事了,綠色和平說什麼風涼話:「……已發現七成受訪家居轉用慳電膽,市場佔有率已經很高,政府再推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振臂高呼爭取政府「實際行動」是他們,現在「實際行動」出了事,在利益輸送這事情上不幫政府算了,起碼從他們的角度,現金券是改善環境的一步,連這樣的肯定也不做,更加落井下石與政府割席,這幫人不是翻版李小喜嗎?

特首宜另覓夥伴

再說其他的環保政策,獅子山學會已經常指出,當輿論要求政府立新法例推動環保(或其他的產業時),得益者往往是社會上最有權勢的階層,無論是在慳電膽這事情上,還是像發展商以環保露台讓樓盤「發水」,這是政策推出的第一天已可預見的事情,但環保組織當年還不是以設計有助採光和降低室溫為由舉腳贊成?今天又說市民被迫買貴樓。環保鬥士們,捉鬼是你,放鬼也是你,說話可以負點責任嗎?

在此只想為吃了環保鬥士大虧的曾特首和邱局長奉上兩句話,如果你們是真心為環保,與其與這些走火入魔、只懂抽水而說話不負責任的環保鬥士合作,不如等待環保界的馬丁路德出現。

假若特區政府還是堅持要把假環保這台戲演下去,最好還是另覓合作夥伴,與虎謀皮,往後再在你的腳跟插上幾刀,弄得腳痛就不好了,對不對?

Monday, October 19, 2009

辭職吧,邱騰華!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0-大明燈,2009.10.19)

各位《am730》讀者你好!小弟名叫孫柏文,今日第一次寫本欄《大明燈》。原本我諗住趁今日係《大明燈》出世之日,同大家解釋,點解要揀呢個名做我個欄名。不過,未解釋之前,已見有識貨又有勢力之人士,為本欄全力造勢。

佢係邊個?咪就係曾特首同環境局長邱騰華。佢一知到我個欄叫《大明燈》,就即刻搞個「燈泡事件」,身支持。我只可以向佢兩位話:「孫柏文係唔會辜負您兩位老人家心機!」等等先。咩話?你唔同意?你覺得「燈泡事件」純粹係特首、政府出事,而唔係幫《大明燈》造勢?雖然你會咁諗,已敗露了你冇我有分析能力強殘酷現實,不過,我今次就假設你,幫你分析一下點解會出事,同點樣避免再令特首「揩」。

其實,今次出事百分百係邱騰華錯。我曾經形容佢為a young man in a hurry,好趕時間博上位。就係因啊局長官場公路快線飆車,一撞到就搞到車毀人亡。

每年,各大政府部門,都會收到唔少西洋人寫顧問報告,環境局當然亦唔例外。不過,唔同其他局,環境局有個好想上位邱騰華話事,搞到佢好想有政績。有政績,即係要做,而官員要做,只需解決兩個問題。就係做乜先?同邊個反對?

「做乜」,就只需倚靠西洋人顧問報告,而「邊個反對」,對環保局唔算係難題。因為「環保」喎!你敢反對「環保」咩?

所以之前就成功將膠袋稅,塞落要親身去超市買一群人喉嚨,要我硬吞。「環保」喎,所以有幾多怨氣我都要啞忍。

不過,呢顧問報告,就好似信貸評級公司報告一樣,佢千計萬計,話明百年先出事一次。投資銀行信佢,所以會用一蚊本,借40元去炒債券,點知一遇黑天鵝事件,連銀行都執埋。

邱騰華一樣,數口精明,大力做,點知點計,就係計唔到有「特首親家做慳電膽生意」呢隻黑天鵝。仲要因人人都仲記得你迫抽膠袋稅呢個仇未報,今次仲唔打政府打到街?

邱騰華本質愛上位。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就算今次冇事,佢遲早又搞大鑊,損害特首同政府管治能力。邱局長,為特首,你係時候走。辭職吧,邱騰華!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的場所,不斷交學費。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褫奪低層工作尊嚴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7, 2009.10.14)

「獅子狗學會!」、「最低工資都反?正x狗!」等留言,一向在網上各大討論區,特別是高登討論區,因獅子山學會反對最低工資而出現。

驟眼看,在互聯網這個無須「扮」、「心有句講句」的世界中,真的令人覺得最低工資全城支持。不過,本港有一個討論區,出現反常現象,留言及瀏覽的網民一面倒反對最低工資。

這群神奇、反「民意」同獅子山學會一樣的網民,在那個討論區出現?就是在一個叫親子王國(Baby Kingdom)的網站。

據本會查證,瀏覽該網站的人,絕大部分是香港的母親們,特別是那些有未成年小朋友的媽媽。她們反對最低工資的動力不難理解,原因就是獅子山學會一路以來的忠告,最低工資會嚴重害到三類人。

弱勢社群受害

第一,新移民,因大都是從大陸來港一家團聚的過埠新娘,即女人。

第二,因選擇生育曾離開勞動人口,不過,因小朋友比較大想重新返工的人,即又是女人。

第三,各級學歷的畢業生,即女人辛苦懷胎誕下的小朋友。

他們是如何受害?大家不妨問問自己,你們一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學了多少令自己生產力更強的東西?而在第一份工作前,生產力如何薄弱?

由於生產力薄弱,香港老闆以「可恥」薪金給這群新進工人「偷師」、「學」的機會。對於有力爭上游之心的員工,無論起初環境如何艱辛,那人必成令一獅子山下的香港故事。

當立法會通過現有的最低工資議案,以下的情況便會是非法了。

學生:「我真係好想入行,俾次機會!」老闆:「你對呢行乜都唔識……。」學生:「搬搬抬抬、捱更抵夜,我都肯。淨係希望你俾次機會。」老闆:「乜都唔識冇乜人工喎。」學生:「開始時冇人工唔緊要,我真係好需要呢個機會!」老闆:「好啦、好啦。俾你試試。」當然,政府知道將以上的情況非法化,會害到人。所以在條例中,豁免了本地大學生。這豁免,就是令本會所有成員發怒,因為政府是明白被奪去第一份工,對個人一生有永久性的破壞。

那獅子山學會要問提案的張建宗局長,如果你明知有害,留學外國的香港小朋友呢?中七畢業生?中五畢業生?最需要「一路返工、一路學」、被政府玩死的輟學學生呢?

今時今日瀏覽親子王國的媽媽們,就是看到本地教育摧殘自己小朋友的可能性,已有心理準備,有天要向自己的小朋友說:「求求你,求其搵住份工先。你日日留係屋企,唔係辦法。唔好嫌人人工少,做住先……。」不過,有最低工資,媽媽們就會連這樣的勸告也不能開口說出來。大家試想,到那一刻這母親的感受如何?這母親可要躲在隱蔽的地方,默默流淚?

星期一黃昏,商業電台《左右大局》節目的主持李慧玲邀請了自由黨成員田北辰和工會代表李卓人,談論自由黨在星期日公布的一份有關最低工資會令多少人失業的調查結果。

那份調查是由自由黨委託香港大學做的,結果是如果將最低工資定在33元水平,將有十七萬多現在勤奮上班的人,工作尊嚴將會被褫奪。

就算是在調查中最低的最低工資水平22元,亦將會有一萬四千多人失業,即相等於十四間中學學生人數的人。

無良主播開香檳

不過,聽當晚《左右大局》最令人憤怒的事,就是主持李慧玲,她就算聽了田北辰解釋會有多少人因最低工資而失去工作尊嚴,她還是對有大多數老闆支持的最低工資而感到興奮,甚至話要「開香檳」。

香港人反對最低工資的理由,不是停留在李慧玲的九十年代世界,不是因什麼「營商環境」。老闆支持最低工資,只要「營商環境」沒損,就可去馬落實最低工資。李慧玲真的要這麼無良?

連自由黨的田北辰都不斷追問李慧玲和李卓人,為何要褫奪人的工作尊嚴。星期一的《左右大局》締造了香港政治歷史,因是第一次自由黨站在道德高地,狠狠砲轟李慧玲和李卓人。

最後,獅子山學會想向李慧玲說一句話。

李小姐,妳每日有數小時發言的時間,不如拿數分鐘出來玩角色扮演,假設你坐在一位因你支持的最低工資而被褫奪工作尊嚴的人面前,妳望進他眼裏時,妳會有什麼說話想同他說?那就將那番話在大氣電波裏說一次。

妳在星期一的節目中,因聽了田北辰問為何要支持一個要褫奪工作尊嚴的法案時,曾說:「依家唔係講立唔立法,因為政府已經遞交左草案……。」妳和2003年辯論二十三條立法的陳鑑林,有可分別?敬候妳的回覆。

Friday, October 9, 2009

尤伯連納給金融改革者的啟示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文滙報 ( 文匯論壇 A28, 2009.10.9)

最近,證監會就「建議加強投資者保障措施」展開公眾諮詢,其新聞稿強調雷曼迷債中銀行向公眾銷售投資產品的手法有待改善;同時,證監會建議為保障投資者,結構性產品的發行商和保證人要有二十億港元的淨資產,及信貸評級要達標準普爾(S&P)和穆迪(Moody's)A級或以上的評級。銀行的銷售投資產品手法如何從根本改善,證監會對發行商新的淨資產和評級要求是否能真的提高對投資者的保障,是金融改革能否成功的關鍵。

訂下這些新條件,證監會的目的當然是想確保發行人或保證人的財務穩健,保障投資者;但如果這些新措施令投資者以為在證監會的品質保證下,發行商真的財務穩健,那是否捉不到問題的核心?雷曼發行迷債時不也符合上述的要求嗎?

而且,在這些新的要求下,銀行在研究引入新金融產品時,如果審批部認為某些產品的風險高,不宜售予投資者,但銷售部門卻以符合證監會要求反駁,審批部又如何解畫?猶記得銀行在雷曼事件發生時,不也是說產品是證監批核的以企圖推掉所有責任嗎?可見金融改革要保障投資者,證監會與其更多審批、更多監管,使市民誤認為「證監會批核的產品是信心保證」,倒不如教育市民其批核的產品與風險高低是沒有必然關係,這才是避免市民在風高浪急的投資市場承受過高風險的最佳辦法。那什麼才是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

教育市民投資風險更重要

大家還記得美國已故影星尤伯連納(Yul Brynner)嗎?看過他在《十誡》、《國王與我》等史詩式影片當然對他不陌生,但對於香港三十世代來說,對他的認識我敢說是始於他臨終前所拍的反吸煙宣傳短片,還記得譚炳文那充滿張力的配音:「唔好食煙,千祈唔好食煙;如果我以前冇食煙,我相信我依家根本就唔會度同你講我生肺癌……」這影片在八十年代電視的黃金時間不斷播放,成功使不知多少老中青脫離煙癮、阻止了少年淪為煙民不知凡幾,所以被譽為反吸煙的經典。

可見,要讓市民對吸煙有所警惕,唯有把現實最真實的一面展示出來;以香港人的醒目,要他們作出正確的選擇是不難的。對於投資者,使他們免於承受過高風險,不是同一道理嗎?所以證監會應做的,與其一味地更多監管,倒不如拍一輯針對投資風險的尤伯連納式教育短片,在電視台的黃金時間重複播放,肯定對保障投資者和金融體系根本性改進有更大作用。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留學基金重燃孩子新希望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3, 2009.10.7)

1993年,六四事件四年後。筆者有一位住屯門的朋友名叫Rita,她與丈夫強哥決定,不論他人對一國兩制的懷疑、對北京給香港人承諾的沒信心,Rita和強哥向香港未來投下最神聖的一票。

沒錯,他們選擇了生育,同年誕下了男嬰Anson。

一轉眼到2009年10月,Anson已是昂藏六尺的中五生。他就是香港最後一批會考生。

如無意外,到2012年,他便會中學畢業同歷代學生一樣,希望能升上大學。不過,2012年除了是最後一屆會考生畢業,也是三三四學制改革之下,第一批接受六年中學教育畢業的人。Anson畢業的一年,將會面對前所未見的雙倍學生人數,去爭奪大學教育機會。

政府官員對這情況的反應有二。一、輕描淡寫地保證該年會有多一倍的學位學額。二、將自己的小朋友抽離本地教育制度,離三三四改革「有咁遠得咁遠」。

理性的「希望赤字」

保證多一倍的學位學額是不錯的保證。因為能迎合那些讀書只是求分數、上學只是為學位的學生及家長。不過,對那些讀書是希望求知識的天真人,希望大學能增加生產力的傻子,大學師資能忽然把一年的容量加大一倍嗎?

不能,就等於即使入了大學,接受的亦只是次級教育,一生都要因政府官員有天起身「身痕」,要搞三三四改革而付出代價,連政府的教育官員都誠實地說過:「係會亂幾年。」這班學生的原罪是什麼?就是他們的父母,不論當年多少的風浪及多少人大聲唱淡香港,都選擇誕下他們。而今天的特區政府,給這班人的回報,就是「係會亂幾年」。

曾特首,這批學生的父母,他們的信念應有這樣的報應嗎?你能夠睡得嗎?

一名懂性、聽話的學生,每天在聽父母的警告,因為畢業人數多,還會滯後,升學路會難上加難。

學生一預見自己的未來,就會發現長線的「值博率」不高,不如理性地追求短視的快樂。

結果是怎樣?就是在那些年紀的人中爆發索K、援交及紋身等的底因,莫視長遠前途而換取短暫快慰的行為。那些大義凜然的社工除了為自己爭取「更多資源」外,不如試想如何解決學生理性的「希望赤字」。

希望是奇怪的東西,有了時是真的能醫百病。在三三四學制必定推行的同時,曾特首不如畀次機會這些小朋友,給他們一個希望。

我們欠了這班小朋友,一定要學番鬼佬話齋,要over compensate他們。

獅子山學會早前與多個智庫組織被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邀請商談,關於我們在下星期三曾特首的施政報告中想見到的政策。

本會的建議是,政府應拿建立強醫金那種的決心,下星期三宣布撥500億元建立留學基金,給2012年及其後幾年畢業的學生們留學的機會。

給學生一個機會

假設香港最弱的大學,世界排名是一百,我們讓那些能自己成功申請進入其他世界排名一百名以內大學的學生,能享用政府提供給本地大學生每年20元的補貼往外國留學。

大家雖然聽到獅子山學會的建議時已垂涎三尺,不過,落實這政策是會遇到阻力的。因每次政府想將資源給學生離港,本地大學的既得利益集團便會反射式反對,大大聲、不斷重複:「本港大學唔係教學生,其實係搞研究,對社會好大貢獻!」不過,今次三三四改革的環境,就是能打破這反對聲音的機會,因為無論本地大學既得利益集團如何咆哮,沒有家長或學生相信他們能忽然消化多了一倍的畢業生。2012年就是給香港學生逃生門的一個大好機會。

最後,政府應要求所有數年後想接受補貼的學生,要自願驗毒。每六個月一次。如有這「逃生門獎學金基金」,學生不但有動力驗毒,還有誘因不吸毒。希望這東西,就是這樣神奇。

曾特首,給這班學生一個機會,歷史必定會稱他們為你的兒女「Donald Tsang's bab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