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飛人保特是人類之恥?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1, 2009.8.26)

好多年前,包括我在內的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成立獅子山學會時,發現原來成立智庫組織有好多竅門要學。當成員學得好,該智庫就自然會「打得」。

智庫這個概念在外國已有悠久的歷史,所以已有不少可令人「打得」的招數供本會成員學習。而在眾多竅門中,其中一個必修班,就是如何籌款。

特別是因本會是一個希望阻止政府好心「做」、最後做壞事的組織,獅子山學會的創會規條包括不能向政府伸手拿納稅人的血汗錢,即就算學成一些「衙門前跪地搖頭、街擰籮」技倆也不能用。要錢,就只可向大眾市民籌募。

根據外國行家資料,世界上最成功從市民籌款的智庫類別,非「環保」類莫屬。本會成員就曾在出席國際自由智庫論壇時,聽到有個從德國來的代表呻:「只要求其搵隻熊貓、北極熊做自己個智庫logo,就即刻一百幾十萬咁飛入來。」  

不過因「環保」類智庫的籌款能力強,就開始吸引那些掛環保羊頭、賣「低B市民需要我們叫政府改變他們行為」的狗肉智庫。

抽環保水

香港當然有不少這些抽環保水的人,在獅子山學會中,我們稱這些智庫為「西瓜智庫」,原因是這些組織以環保綠,包裝要製造比烏托邦更完美的法西斯紅、黑、白。

不過看看有些報紙、傳媒將「西瓜新聞稿」copy and paste 當作新聞刊登,就深明以自由市場運作的智庫圈裏,這些「西瓜智庫」大有需求。本會深明適者生存,好「橋」不妨借用,所以最近開始研究同訓練如何在任何情況下,有紀律地抽環保水。直至本會能出新聞稿時,傳媒以反射式手法報道:「……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有環保組織指,市民的智慧比較低,有些甚至能被界別為低能。所以為確保市民利益,團體要求政府……」  

我們的訓練方法,就是以角色扮演手法進行網上模擬辯論。每日都會有成員將議題拋出來,然後其他人就「西瓜上身」般辯論。起初因功力不足,拋出來的議題多數包含好多好易見到的抽環保水機會。交通運輸、都市計劃、能源發電等,都是最初用來練功的題材。

不過,眼見那些「真西瓜組織」愈戰愈勇,開始要市民注視些諗都未諗過、「嗄!咁都算係環保罪人」的社會問題時,我作為研究總監,當然要受訓成員加把勁。所以本會會內亦開始「西瓜上身」般辯論例如 「o靚」模食雪糕點解唔環保。

經過多個星期的訓練,本會班天生骨骼精奇的會員,令我相信他們練成了「點都抽到環保水去迫政府做」的工夫。

這條「木人行」議題,就是上個星期發生的,有會員A拋出:「保特100米跑9.58秒。睇你班友仲抽唔抽到水!」即引來大批回覆,以下是回覆記錄。

會員B:「保特是個非常自私的人!任何物件要移動都需要能源,可是人類耕種、收割、運輸、煮食、進食、消化、最後變為肌肉動力的過程效率又非常低,所以用雙腳跑步應該是迫不得已才做,例如為保命被猛獸追或搵食追獵物等。保特為自娛跑步,就有如那些暴發大款買大馬力汽車,然後去遊車河!飛人?我呸!保特是人類之恥!殺滅地球的原兇!政府應該做些事,去正視問題!」

務實妥協

那我問:「政府可以做D乜先?」  

會員C:「我們作為西瓜組織,當然務實和懂得妥協。我們不會要求政府立法禁止為運動娛樂跑步,不過會要求政府每人每跑100米收五毫的跑步環保費。我們亦明白政府可能會遇到不少自私的人,用『我跑步不是為娛樂』的理由來反對,所以最初只會在香港最大的幾個公園推行,不過當然亦有延伸收費的時間表及路線圖。我們亦會要求環境局局長走出來,勸告大家不要走法律罅,在其他地方跑步。」  

我再問:「傳媒會唔會報道?」  

會員D:「這個就易啦!我們張新聞稿會用『政府引至碳排放激增』為題,說政府因要討好那些為自己選區選票的區議員,興建大量優質公園,令市民為娛樂跑步宗數激增。亦會計算因多了人跑步,二氧化碳的排放比97年升了多少個百分點。港聞記者一見有百分點,就知是科學!一定將我們的新聞稿直接出街,成為新聞報道。」  

我三問:「通過法例要立法會議員支持,夠票咩?」  

會員E:「一定夠!首先講民主派,佢地唔識!今年可以話要為氣候通緝特首,去年就要政府減油稅。要民主派支持,當佢地係小朋友就得,只要爬牆引佢地注目,跟住拉條大大螢光色banner,之後重複又重複話為環保就得!建制派仲簡單,功能組別已由保護政府積極不干預,變成保護政府,當最低工資都支持,就知班友冇腦。而直選班建制派,因知自己土氣太強,要搵支鬼佬環保沐浴露闢味,所以一定會應承 try my best。最多咪又係得社民連幾件反對?」  

我們苦練的成績,變成「吸水西瓜」指日可待,大家說對不對?獅子山學會籌款成功之日,孫柏文定當邀約各方好友,開大冷氣打邊爐賀一賀!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虛擬局長」玩轉聯儲局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3, 2009.8.19)

8月中,港男喜愛的歐洲足球球季又開鑼。即係周末到酒吧,港男最會聽到的說話,又會由:「嘩睇!索!」變為:「有冇搞錯!咁都唔中。我射都入啦!」  

以上的一句說話,當然不是某某衝口而出。港男經過多年從紅白機至PS3的電子模擬訓練,令個個都深信自己有1986年阿根廷球員馬勒當拿連過六個英格蘭球員的腳法。

美聯儲局網上遊戲 玩家當央行行長  

當然,宏觀看特區各大公園球場是看不到的,因雖然我們有心,不過無力,踢波需要的四肢協調,實在要「超電子模擬」的訓練,不是按按制就可以練得成。

雖然好多人,例如那些港女,常批評港男只會對足球專一有興趣,獅子山學會只可話:「那些港女又錯了。」因為除了足球之外,港男亦對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非常有興趣。各位港男,我說的對不對?

本會作為一個深明獅子山下眾港男思維的組織,絕對明白到體驗任何活動的最佳方法是進行電子模擬訓練。為滿足各位對美國聯儲局貨幣政策的興趣,獅子山學會今日推介一個網上遊戲,等大家都能感受到主宰貨幣政策「落場踢」的感覺。大家只要去http://www.frbsf.org/education/activities/chairman/ 就可以了。

這個網上遊戲,就是由三藩市區域聯儲局炮製,等上網參與的人,能「落場」角色扮演做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去釐定聯邦基金利率水平。

自訂利率 憑失業通脹率計分  

遊戲開始時,你會有十六季即四年時間去決定利率水平,每六星期調校一次,水平任定。遊戲中的「計分」方法,就是定下利率水平後,程式將模擬失業和通脹率走勢。這「計分」方法相信是反映20世紀中,美國國會設聯儲局希望能助失業和通脹穩定的目標。

程式亦在遊戲中久不久爆些突發事故,例如股災、石油危機等,模仿公開市場委員會平日要面對的挑戰。

港女們可能會話:「你估玩完就識做央行行長咩?」獅子山學會相信,打電子足球遊戲好勁,不代表踢波的技術高;但能成功玩這遊戲,可能真的反映這人做央行行長的適合程度。

點解?因為之前提過,踢波要好,除要有心,還需四肢協調;不過,做央行就不同,根據貝南奇2002年解釋,就算聯儲局要進行一些遠比落實議息等普通貨幣政策伎倆難的政策,例如終極必殺技「量化寬鬆政策」去抗通縮時,連印刷機都不需要,在電腦鍵盤入指令就可以。沒錯!真是按按制就可以。這遊戲玩得好,做行長沒難度。

微調利率 通脹嚴重

有讚,當然也有彈。這遊戲其中一個美中不足之處,就是除決定利率水平之外,沒其他板斧。沒TAF、TALF、CPFF、MMIFF、PDCF、RP、RRP、TSLF、QE等金寶字母湯罐倒出來的金融海嘯後聯儲局伎倆,美中不足因這些計劃先好玩。

不需多說,因印銀紙沒成本,本會真想知道三藩市區域聯儲局寫的遊戲程式當中,如果把QE即量化政策額度由目前的3000億加大,要加幾多先爆超級通脹。如遊戲有這政策選擇,到時各成功玩這遊戲的港男,就算不能成為央行行長,都起碼能成炒金專家。

作為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當然負起研究這重擔,「身」般玩這遊戲。結論是當聯儲局主席,難度遠比大家心目中高。遊戲是模擬貝南奇上台時的宏觀經濟情況,但我無論如何有心地微調利率,最終結果都是嚴重滯脹,如果突然任內中途大幅加息壓通脹,只會到任期末出現雙位數字的失業率。

先加息滅通脹 後減息助失業  

經過不眠不休的「研究」,卒之發現唯一可令任期末出現漂亮宏觀經濟情況的方法,就是要遊戲開始時學80年代初的聯儲局主席伏爾克,上任後即時大幅加息去滅絕通脹,成功後便能大幅減息去推動經濟。本人「最高紀錄」就是這樣締造,在任期結束的一刻,遊戲中的美國失業率只3.8%,而通脹就剛剛過1%。好勁!大家說對不對?

不過有如讀書一樣,打機不是求分數。例如玩《孖寶兄弟》救不到公主,就算最高分也沒用。這個角色扮演聯儲局主席遊戲的最終目標是什麼?話到明扮演被委任的高級官員,最終目標當然是有得被國會再委任,可以成功連任。

不過,就是遊戲中的這個目標,令我更對美國的貨幣政策擔憂。因跟伏爾克政策為唯一能做到最後出現漂亮的宏觀經濟情況時,我的「分數」都未能令國會滿意。3.8%失業率、1%通脹都會拖我下馬,遊戲告訴我知的原因是「過程太痛苦」。

這個沒3D畫像、環迴立體聲的遊戲,實在太寫實了!

Rose Friedman Passes

Rose Friedman was a great and influential economist. She and Milton did important work and had great impact the world over. We should all remember her ideas, teachings and work. It was once joked that only she could best her husband, Milton, in an argument. Rose wrote Free to Choose and Tyranny of the Status Quo, and Milton and Rose D. Friedman, Two Lucky People with Milton Friedman. Indeed, it is too our loss that her intellect and creativity is no longer with u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the Friedman Foundation.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令北京管治香港的政府機構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3, 2009.8.12)

2008年立法會選舉期,香港政界和傳媒圈廣泛流傳一篇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寫的文章。文章內容能以一句「如何收回港人自治權,令北京直接管治香港的方法」作為結論。

如果以收回港人自治權為目標,那路線圖會是什麼?收回自治權時,又如何調整港人心態,以達致水到渠成?

曹二寶的文章中有云:「鄧小平強調指出『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為此他對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項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  

這「原則」如以「阿媽教仔」的邏輯演繹,必然是:「阿仔,警告了你不要在廚房玩火,現在不但嚴重燒傷兼昏迷不醒。就算你常常強調我要尊重你生活自主,現在我幫你叫十字車,到急救後照顧你,負擔你生活開支,你應不會再反對吧?」

守株待兔等出事

獅子山學會相信,曹二寶發表該想法時,絕對會有人相信他只是為國家、為特區作長遠考慮,一旦爆發「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時,有已準備好的機制幫我們香港人出頭,以免將來手忙腳亂。

當曹二寶文章在港流傳時,我們香港人的焦點往往放在何謂「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阿爺如何界定?可是,因香港社會其中一個核心價值是有錢能解決天下事;當特區政府坐擁「埃及妖后嫁妝」的財政儲備,真是難以想像有什麼事情港人不能自己解決,於是得出的結論是中央會胡亂界定、在港人非常反對的情況下,收回港人自治權。

但獅子山學會深信,如果真的有中央為香港「出頭」、結束港人治港這偉大實驗的一天,香港人不但不會抗拒,還會視中央為救世主;只要「守株待兔等出事」,便可以輕輕鬆鬆收回港人自治權。這招數其實已在香港用過,被收回的單位當然不是政府,而是一間上市公司。沒錯!曹二寶至喜愛的上市公司,就是中信泰富(267)。
  
大家可能會問:「何出此言?」細想一下,出事前的中信泰富,不是像今天的香港政府,有中央「力挺」,管理上有極大的自主性,同時因有被力挺的形象,成功收集如航空、電力、基建等戰略資產。多年來,中信泰富運作和諧、穩定又繁榮,就算有外人懷奪權之意,也無法落實。等,成為唯一策略。

等什麼?就時要等到中信泰富出事。不難相信,當和諧、穩定壓倒一切,成為公司管理方針時,公司架構上,便積極淡化內裏權力制衡單位例如風險管理部、董事局等監察的積極性去達致「合作」。這時公司管理層就會好心為盈利,做些例如澳元 accumulator「一鋪清袋」的壞事。

中信泰富最後那張拖垮公司的外合約,極可能是因事前多次嚐得甜頭、制衡機制不斷腐化下而簽訂的。

全力保護兩制

試問,當中信泰富因澳元 accumulator 輸清光時,有股東會抗拒中央注資、入股、換管理層直接由北京管理嗎?當時股東不是視北京為救世主嗎?曹二寶,也不是在等特區政府同樣出事嗎?

如果特區政府的財務狀況,有天如今天的美國加州一樣,面臨破產。我們的立法會議員一定會像加州州政府的議員一樣,懇求中央聯邦政府出手相救。問問加州的老百姓,聯邦政府「出頭」,大幅奪去州政府的權力,去穩定加州州政府的財政權,這是否好事?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需要我們全力保護的。如果曹二寶大方地告知我們中央在什麼情況下,收回我們自治權,那我們要做的事是非常清楚。有如孫爸爸多年來給我的告誡:「Don't fxxk it up。」  

例如,有大批建造業工人失業,他們為搵食而轉行,情緒激動,過程痛苦,可是這不會危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過,不斷興建不符合成本效益的大型基建,催生日本式基建既得利益集團,最後不但將財政儲備花光,還要令特區政府負債纍纍,就會見到曹二寶想見到的一天。
  
又或者因為金融海嘯,從商的人不但發現生意難做,融資又極困難,令一眾公司出現倒閉潮。這雖然難過,但不會危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過,政府透過行政手段,強迫銀行要拋開風險考慮放貸,最後摧毀銀行體制穩健,那就會見到曹二寶想見到的一天。
  
不過,獅子山學會今天想大家特別注視一個能幫港人一鋪清袋的政府部門,那就是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

結束按揭證券公司
  
有如中信泰富最初定立的澳元合約,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的原意也是為減低風險而建立。原本按揭證券公司只為減低本地銀行「在貸出按揭貸款時可能引起的資產集中風險及流動資金短缺風險」,即一旦樓價暴跌帶來的銀行結構性風險,但按揭證券公司本身卻盡可能不持貨。
  
可是,直到今天,按揭證券公司已「變型」,用香港人血汗錢支持的政府信貸評級借錢,然後再轉借給南韓及馬來西亞人消費、買樓,希望可以賺息差。運作和那些前投資銀行一樣。
  
問題是,當獅子山學會問政府為何還要保留按揭證券公司時,聽回來的答案竟然是「因為幫政府賺錢」!
  
賺錢好?好。不過如果要承擔的風險是有天一覺醒來,我們會積極要求放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那風險太高了。一個真正的政治家會不但考慮任內之事,還會考慮香港長遠利益,盡量把各計時炸彈拆掉。曾特首,殺掉按揭證券公司吧!

Wednesday, August 5, 2009

佛利民:香港,錯了!

何民傑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 (理財投資 P. 29, 2009.8.5)

上星期五是上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佛利民的百歲誕辰,獅子山學會上星期就辦了個座談會,其中一位主講嘉賓,壹周刊社長楊懷康在結語時提醒我們,佛利民一生沒放棄過游說世人自由經濟的重要,生前最後一段路上仍在寫作,最後一篇發表的文章,題目是《香港,錯了!》。

香港雖然是國際城市,但能讓自由經濟大師跳動神經的,並不是香港幹了什麼壞事,而是2006年時,特首曾蔭權公開說積極不干預政策早就不存在。佛利民曾經來過香港,還在張五常教授陪伴下深入了解香港的經濟奇,最後佛老向全世界說:香港是實踐自由經濟最成功的地方。

當然,人會老去,政治也常會轉氣候,當香港的自由大門守不住,佛利民也要挺身而出點名力斥曾蔭權走錯了路。記得當時由李兆富聯絡佛利民的秘書,得到同意把該短文翻譯成中文,宋漢生、孫柏文和我合力將佛利民敬告曾蔭權的話轉發給香港人。

政府的角色

幾年過去,香港自由經濟當然沒有頃刻間消失。但這邊廂最低工資快將成事,讓最弱勢的年青人、婦女、少數族裔失去議價自由,競爭法又來勢洶洶,勢要讓中小企增加營運成本,還有隨時從膠袋稅演變出銷售稅,全港零售店成為政府收稅機。那邊廂特區政府不斷擴大官僚體制,添馬艦、西九、啟德碼頭、迪士尼通通上百億開支,全由公帑埋單,大政府風氣勢不可擋。

就如座談會另一位嘉賓,港大首席副校長王于漸所講,佛利民致力推廣的,並不是自由市場如何萬能,而是政府的功能和介入必須嚴加限制,換句話說,自由經濟的精髓不在大市場,而在小政府。只有政府嚴肅克制權力,不以強制、立法、干預方式去擾亂經濟活動,自由經濟才能發揮活力,個體成員也可以各自尋新天地。

王教授是佛利民的學生,到今年書展,還推薦佛老的《資本主義與自由》給香港的年青人。不必介意年代漸遠,書中探討政府的角色權限可說是放諸四海皆準,今天重看仍極具意義。該書中提出學券制讓家長自主,提高教學質素;負稅率制度(negative income tax)幫助窮人和提供重新就業的動機,書中還有大膽又創新的意見,還成功推動美國政府以志願軍取代徵兵役,美國從此沒有徵兵役。

另一位芝大傳人、科技大學經濟系雷鼎鳴教授更在座談會上,分享在美工作的兒子的最近經歷,指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救市方案中,有大量資金是開放給學者競投開發新的研究項目,美國各大學也不得已提出一些根本沒有甚麼實際作用的研究計劃,用以分享這筆救市財寶!

雷鼎鳴教授還在107動力較早時主辦的《選擇的自由》讀書會上,分享佛利民這本面向群眾的暢銷著作。

讀書會上少不免有對自由經濟抱否定態度的批判,雷教授風趣地總結:「用古龍小說裏的武功做比喻,愈是極權和計劃經濟的國家,愈會表現出一種天下無敵的形象,但卻往往因為一個虛門,就會被人一擊倒斃。而自由經濟就好像滿身都是虛門,卻能夠這處受到傷害,那處就會復原,總不會輕易倒下。」

選擇的自由

《選擇的自由》裏有一個從搖籃到墳墓的章節,引用德瑞克特定律(Director's Law),提到美國從羅斯福的新政開始,全面推行各種各類的社會福利政策,最終都沒有讓窮人受惠。例如1953年成立的衛生教育福利部由每年20億美元的預算,激增至二十五年後的每年1600億元,是海陸空三軍的一點五倍開支,但開支投放到龐大的官僚口袋裏,美國貧窮人的生活並沒得到改善。還提出仔細的負入息稅方案(Negative income tax),鼓勵失業者自力更生。

即將退休的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昨日公開說,現在綜援受助人中,七成屬老弱傷殘,三成屬失業、低收入及單親家庭的人士,他冀望將這七成及三成的受助人分開類別計算。將最需要援助的弱勢社群和應該鼓勵自力更生的社群分辨開來,不就是佛利民努力告訴世人政府不是萬能的訊息,香港還有很多需要向佛老領教的地方。

沒錯,自由市場肯定不是萬能的,由人組成的政府更不可能是萬能的,只有讓群體做集體的決定,政府不作指導干預,人民才能追尋自己認同的幸福。佛利民離世前最記掛的是香港,因為香港以往實現了讓人們自己追求幸福的理想。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佛利民一生沒放棄過游說世人自由經濟的重要,生前最後一段路上仍在寫作,最後一篇文章的題目是《香港,錯了﹗》。(彭博圖片)佛利民提出學券制讓家長自主,提高教學質素,放諸四海皆準,今年重看仍極具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