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飛龍」應即時安樂死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1-大明燈,2010.3.29)

孫柏文由細細個睇馬經、股票開始,都好信一條金科玉律。就係投資千祈唔好贏縮輸谷。冇人嘅投資方法係完美,大家用開嗰套有時啱,有時冇咁準,相信同我一樣,都係希望準嘅時間,比錯嘅時間長。

咁贏或輸開時,某程度反映你嗰套投資哲學,喺嗰刻啱唔啱用。

贏,就應順勢繼續,唔應該因為贏就縮細注碼。輸,就要小心,可能唔就,又或是你嗰套唔啱用,千祈唔好為翻本而加大額度。有時,如果知道有項投資其實已冇得返家鄉,仲要你再加錢,呢啲投資就應該壯士斷臂,當壞帳撇咗去。

問題係,要做到咁嘅境界,決策人諗緊嘅必然需要係自己嘅錢。因為一旦係other people's money,即係其他人嘅錢,就好多時會鬥氣,甚至輸錢都冇所謂,豪俾人。

大家可能會問:「就算係人哋嘅錢,輸得多、輸得肉酸時,最後都唔會有新錢。使唔使咁擔心?」係。喺正常情況之下,輸其他人錢輸得多時,就唔會有新錢,不過,喺任何有秩序嘅社會中,就有個機構點輸錢都繼續風流有新錢,佢攞你錢,你唔俾,仲可以罰你。相信大家都估到,呢個機構係政府。

呢種政府輸人哋錢,再加碼都覺冇乜所謂嘅心態,前日就有個最佳例子。

特區政府,喺01年用900萬元為我哋整咗個飛龍標誌。嗰陣時都冇乜感覺,因為未開始交稅。不過,呢隻「癲雞」係低能就肯定,都唔知有幾多個學生,因為政府用咗呢筆錢而去唔到心儀嘅學校,有幾多個病人,因為呢個飛龍標誌,冇一線藥食。

呢啲錯誤嘅投資,輸咗錢,就當買個教訓。前朝政府,如果要數對香港最大嘅貢獻,就係以最高速、最密集、一鋪過做晒可以錯嘅決定,為日後港人作警惕。

點知前日,政府公布話為飛龍標誌翻新,即搞咗隻「癲雞2.0」出來。仲要用咗600萬元!成百個我呢啲納稅人,相信都唔夠俾呢次翻新!

最勁嘅地方,係傳媒採訪收咗140萬元嘅設計師陳幼堅時,陳先生話唔好話140萬元,14萬元都肯做。咁如果係咁,政府嗰個談判代表,點解會最終用咗我哋 140萬元㗎?我都想做政府代表,幾型呀!好似呢次標誌翻新代言人周潤發,曾經飾演過《英雄本色》中,Mark哥一角,嗰幕Mark哥用一張燒著咗嘅美鈔,點雪茄一樣型。

如果我有日當選特首,我第一個柯打,就係要呢個飛龍標誌即時「安樂死」。篤眼篤鼻,每次見到,就要我覺得呢個政府,當納稅人嘅錢係陰司紙,無良兼冇品。

第時政府話搞咩銷售稅呀,醫療融資,我就會攞隻飛龍當護身符。你仲想掠水?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