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歐盟合縱的代價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3,2010.2.10)

繼杜拜爆煲要兄弟阿布札比打救,歐洲地中海地區又陷入主權國債務危機,從電視上可以看見,散戶對此精神為之一振,危中有機嘛,還不是入市良機?輕危難、重機遇,已是大多數人對危機的詮釋。這次由希臘颳起的債務風波,是否又一次賺錢機會,有大量的財經專家以至堪輿學家給予意見,用不着獅子山學會評論;但對於歐洲各國的融合和歐盟會否成為能跟美國一爭長短的強國,這危機卻給我們很大的啟示,結論是這個歐洲人搞的合縱,跟我們偉大祖國兩千多年前的正版第一代合縱,都是同路人而已。

談到現代歐洲版的合縱,便不能不說歐羅。猶記得冰島在2008年出事後導致冰島克朗大幅貶值時,有論者便高舉歐羅的神奇力量,說如果冰島加入了歐羅區,便不會遭金融海嘯沒頂。但縱使加入了歐羅,「歐豬」債務危機還是發生,可見歐羅一點也不神奇,只不過應驗了我們香港的江湖智慧,「出來行遲早要還」這現實而已。

今次「歐豬」債務危機,眾所周知的原因是歐豬各國債台高築,政府財赤達GDP雙位數。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國,政府洗腳不抹腳由來已久,但這幾十年來都沒有出現過像今次大規模的連環爆煲危機。歐羅不單沒有神力,更是歐豬們的索命符。可以說,如果美國的社區再投資法(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是次按的根源,歐羅也是今次歐豬債務危機的成因。原因何在?

瘋狂舉債種禍根

情況有如一個名聲不好的人,靠借債度日。銀行眼見這人不擅理財,借錢給他當然小心一點,利息也要相應提高。不料,一天一個發了大財的遠房親戚,說要跟他合作,甚至要合組一家公司,齊齊賺錢。銀行家們丈八金剛摸不着頭,不知這光棍何德何能。

不過,既然財主也跟他合作,他的財力也應該相當吧,所以銀行家們都願以貼近給財主的優惠利率貸款給他。光棍眼見借貸利率突然低了幾百個點子,機不可失,立刻以新卡找舊卡數,每月利息開支因而大減。

如果光棍要重建個人信譽,這可以說是大好時機。可是光棍死性不改,有平錢又何妨借盡,故更瘋狂的借貸,在好景的日子,生意也像做得頭頭是道。好景不常,銀行也有收緊銀根的時候,再也借不了平錢給光棍了。

慘了,光棍連下一個月出糧也成問題,員工每天向他喊打喊殺,銀行家跟他眼巴巴看着財主親戚打救,財主卻說,相信光棍能成功的勸服他的員工們少收一點工資…… 刻下「歐豬」光棍們的債務危機,只有三個結果:一、財主親戚(主要是德國)打救。二、環球經濟轉好,但市場明白「歐豬」們的系統性風險,雖仍願意繼續融資,但要以溢價借錢給她們。「歐豬」因此陷入高息環境,對經濟復蘇更為不利;同時因生產力遠遜德國,如要留在歐羅區,必然要經過漫長而痛苦的通縮(就像亞洲金融風暴後的香港),以重拾自己在歐盟的競爭力。三、脫離歐羅(等於賴賬),讓本國貨幣貶值,立刻增加國際貿易的競爭力,但可見將來的融資成本會更為高昂。

危機可催化歐洲統一

由於人們深信歐盟因基於政治理由,財主親戚們會不顧一切的打救歐豬們,現在市場的各類資產價格亦反映了這個預期。事實上,如果歐盟能把握這次危機,成立像美國聯邦這樣一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能向各國成員國抽「聯邦稅」,藉此制度化的把富國的財富轉移協助窮國(就像長期以來紐約州上繳的聯邦稅用來資助阿肯色州一樣),而不是像現在要等危機爆出才來援助,歐盟或許真能一統歐洲。

其實,在現有的歐盟模式下,這等危機久不久便發生一次,而每一次德國都援助的話,實在也是一種財富轉移,不過其穩定和可預知性跟美國的聯邦制則有天淵之別。不過,在這有五億人口、N個種族和N2種語言文字的國際聯盟,現在當落難的希臘人聽見德國人可能出手相救,也喊着「德軍又開進來了」。

德國人也問自己,「我們的生活難道很好,為什麼要幫歐豬們不成」?法國人說話更摸不着邊際,遑論其他捉襟見肘的鄰邦。這樣的歐盟,就像秦惠王兩千多年前評論搞合縱的山東六國,「就像雞綁在一起不能安寧」一樣。一個因政治協商所產生的歐羅,又怎能在有賺無賠的情況下叫歐洲統一?還債的遊戲才剛開始!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