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4, 2010

從政者最佳反面教材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9,2010.3.24)

上周發生了一件事說明了,人,如果說違心話是注定沒有好結果的。

上星期日的「城市論壇」題目是最低工資,張宇人身為資方代表,理所當然成為工會圍攻的目標。他的遭遇,成為一堂很好的通識課。太史公有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人如果能以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態度,說出自己心中認為對的話,在一個文明社會中,無論自己的意見是如何小眾,他堅持己見的態度也會令對手和別人尊重,何況是自己的黨友?

副主席言論不代表自由黨

可是,就在張宇人提出「20元最低工資」的翌日,自由黨的「黨友」便紛紛割蓆,強調張宇人言論不代表自由黨,該黨是倡議不超過24元的時薪。不要說笑了,別說20元符合了「不超過24元」的自由黨路線;實情是無論20元還是24元,自由黨不是天真的認為多加4元便能洗脫它「無良僱主」的形象,能爭取到工人甚至是中間選民的票吧?恐怕連原本的支持者也會離它而去。再者,如果身為自由黨副主席的張宇人也不能代表自由黨,日後自由黨人說話,個個說不代表黨,這個黨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另外,多個商會包括餐飲聯業協會、廠商會、中華總商會及中小型企業商會等代表,都以個人名義力撐24元甚至更高水平的最低工資,各人出盡吃奶的力往張宇人身處的井投下大石,人世間的醜陋莫過於此。我心想,張宇人作為自由黨副主席,既然明知最低工資「殺傷力大」,社會必然有人因此失業,如果能拋出黨綱,引出該黨應「竭盡所能,捍衛香港市民所享有的各項基本自由」,包括每個人的工作自由,所以反對任何形式的最低工資,他是不是不會淪落到「眾叛親離」?

獅子山學會同樣明白最低工資的「大殺傷力」,因此,對我們來說,只有執着的反對,經過仔細的分析,說出心裏的說話,這就是我們對社會的一點承擔,也是我們對弱勢社群能盡的一點棉力。

工會人多勢眾,張宇人所面對壓力,我們何嘗沒有經歷過?但當我們認定最低工資是工會對弱勢社群、新移民、青年人最大的剝削的時候;當工會口口聲聲說先進國家都有這法例「保護」工人時,我們卻發覺原來德國、意大利、芬蘭、瑞典、挪威和奧地利等福利主義國家卻是沒有最低工資的;當我們看見有最低工資的美國、法國等,少數族裔和青年人的失業率是主流社會的兩至三倍的時候, 我們還有什麼理由默然不語?

我們不只在各電視台、電台跟工會辯論,我們更曾走進社民連的「友好」網台,作客跟他們舌戰。罵我們的人當然是有的,社民連的代表在節目的開始更誇下海口,說本會關於最低工資的論據是沒有人支持的。但出乎意料,在那一次作客的「賽事」中,支持我們的人卻是五五之數,對方最後更憤而「掟咪」!【註】政黨內訌「賠了夫人又折兵」以我們的經驗,理直氣壯反對最低工資的所得,是市民甚至是官員和對手的尊重,亦有不少市民是支持的。本會也從來未因此有發生內訌、成員「互相廝殺」、割蓆等尷尬情況。自由黨的領導有否想過,摒棄黨綱,再加一個愚蠢的決定,會讓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變成裏外不是人?

我相信,以香港人的「眉精眼企」,選民們期待的是一群敢說真話、「有腰骨」的政客。上述的反面例子,有志從政者務必引以為戒。

【註】 http://www.hkreporter.com/myradio/showfile.php?fileid=15033&type=media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