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1, 2010

最低工資:$0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37-大明燈,2010.3.31)

究竟應唔應該有最低工資呢樣嘢,抽水議員同中產小朋友都好支持。你作為大學生嘅中產小朋友,話呢樣嘢幫到人,所以支持,我無話可說,只能慨嘆你未明白最邊緣嘅工人,冇得上車做第一份工,就好難逃離社會安全網。

至於抽水議員,你哋根本無可理喻,民主派嘅,就一路挾民主去推自己啲害人社會主義。建制派嘅,明知會令大批新移民、學生及少數民族等變成結構性失業,不過仲開心,因會令政府投放大量資源俾你哋做職業再培訓。多一個學生上堂學上Facebook做職業培訓,就會喺之後嘅選舉少一票俾民主派。

各懷鬼胎,害咗最邊緣嘅工人。

依家政府現有嘅方案中,孫柏文最睇唔過眼嘅地方,就係邊個享有豁免。如果我問大家,叫大家估吓點解政府要豁免佢哋,你話政府會提供咩理由?

冇錯!政府就係話有好多聲音,話如果唔豁免呢班人,佢哋就會好難入到佢哋心儀嘅行業。咁邊班弱勢社群,咁需要政府嘅保護?等佢哋可以有機會向上爬?

新移民?唔係。學歷低人士?都錯。中、英文都比較弱嘅少數民族?亦都唔係。政府豁免嘅,居然係本地大學生(編按:勞顧會最近列大學生實習工作豁免最低工資)!更需要入職機會嘅中學畢業生咁點?政府、工會和抽水議員異口同聲咁叫你食自己啦!

本地大學生係咩?咪就係住私樓、理論多多、滿腔熱誠、未食過人間煙火、唔知難入職時悲痛嘅中產小朋友!豁免佢哋,等佢哋價錢上贏晒所有其他入職嘅對手,唔怪 之得咁支持。人哋冇豁免,就係道德勝利,自己有豁免,就係實質需要。我今日就睇死你哋呢班大學生中,支持政府現有最低工資方案嘅一群。有種嘅,就將自己嘅豁免取消。我,睇死你哋唔會。

不過成個辯論,最可悲嘅係嗰啲明知政策會害人,由最初反對,到突然轉軚嘅人。你話好似張宇人呢啲末日政黨嘅代 表,由反對,到支持最低工資定喺20元,我只可以話呢啲就係自由黨。不過有啲我好尊重嘅人,之前曾親眼目睹呢啲勞工政策為工人帶來禍害,由最反對,到一 句:「政府已決定做,不如傾最低工資水平。」我就最失望。

呢位我好尊重嘅人係邊個?就係以前信共產、社會主義,不過後來親身感受到自由市場為自己及眼前人帶來生活水平提升,所以信自由市場嘅《am730》主席施永青。呢幾日睇《C觀點》,施老闆,唔好放棄,你知、我知,呢個政策對最邊緣工人嘅禍害,一定要抗爭到底。

就算有呢條法例通過,最低工資嘅水平應該係$0。噚日咁講,今日咁講,聽日都係咁講。因為我唔知我會唔會做中產,我唔想我嘅小朋友到時連博份工返來都唔得。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