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7, 2010

靈活薪酬才使你安享晚年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理財投資P.37,2010.3.17)

日頭猛做,回家多奢望可以一享安寧,充電以後,新的一天又可從新搏鬥。可幸內子掌管家事有道,一向守好大後方。兩夫妻一前一後,分工合作,一家三口,樂也融融。

近年兒子俊仔踏入青春期,一向聽教聽話的乖仔恐怕已不再。內子也比以前明顯勞碌,晚間也多了怨言,她壓力主要來自管教俊仔的學業與品行,做丈夫的也難免偶爾成為出氣袋。

俊仔天生聰敏,天資用在學業上念書當然事半功倍,可是讀書懶散,終日投訴課堂苦悶,以致無心向學。俊仔也多了與一群學生哥們課後到處玩樂,回家也多了頂撞媽 媽,可說是青少年的通病,實在拿他沒辦法。況且,現在校園又充斥着各種可毀掉一生的危機,真教今時今日的父母擔心又無助,只能奢望有如日劇阿久津老師般的 天使在俊仔身旁出現。

上學期中,學校來了一位由教育學院的實習張老師替俊仔的班主任代課,就在那個學期,俊仔的學習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俊仔不但一放學便回家,更不像以前只顧伏在電視前打電動遊戲,而是到網上的維基百科搜尋資料。

見俊仔的改變,太太放下心頭大石,沒有再「蚊蚊憎憎」,夫婦間的感情竟也有回歸新婚的甜蜜。然而,一直好奇張老師這個「大恩人」用了什麼妙計把兒子的學習興趣提高。

學期末,終於有機會一遇張老師。張老師果然有他一套,俊仔一走進課室便跟老師喋喋不休,我們的話題輾轉間便落在俊仔的學業上。交代了俊仔的成績及建議了一些 成長目標後,我不禁把話題轉移到張老師身上,言談間發覺張老師醉心教育,一腔熱誠,不難想像他上課時會更得心應手。會考成績有二十多分的他,當年放棄了一 些更賺錢的學科而立志為人師表。

問他有否後悔當時的決定,他說若他不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決定可能會來得較為容易,可是自父親去年因病而 失去了工作能力,張老師畢業後便要撐起一家四口。他說也不是並無壓力,但既然現在教師的入職資薪點也能勉強照顧一家人,也就咬緊牙關幹下去。況且,張老師 反問我,香港不是一個愈有能力便愈得到賞識的社會嗎?他深信,只要他每事也比其他同事多行一步,多花一點心思,就不是會比其他同事上位更快嗎?

教育資源肥上瘦下

聽罷了張老師的一席話,百感交集。年輕人對現今香港社會階梯的流動性抱有憧憬,因而決定發奮圖強是可喜的。可悲的卻是連身為「六十後」的我──曾見證如日中天的香港,目睹不少打工皇帝靠自己才能上位,我也認為張老師的想法確有點天真。

張老師認為當今教師入職薪酬還可勉強接受,其實有點一廂情願。政府過去多年,屢次調整教師入職薪酬,今年的入職薪酬可以接受並不代表下年的也可以接受。說穿了,用於教育的資源永遠肥上瘦下,官僚要平衡各方利益莫過於向新入職甚至尚未入職的同事開刀,既是保住在職教師現有薪酬的良策,亦是惹來最少反對聲音的妙方。

隨着這方向思考下去,張老師所相信的「能者自然上位」論是說不通的。想到這點,香港這個充滿着白手興家故事的小地方,難道今天已面目全非?

上學期過後,俊仔原本的班主任回歸了,俊仔對上課的厭倦也故態復萌。順理成章,我們對俊仔的擔心、兩夫婦間的磨擦也回歸了,惟有心裏苦笑著:「如果張老師也 回歸就好了。不過,近期公務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建議,將學位及相連職系的公務員基準薪酬調低兩個薪級點,不知張老師能不能再接受呢?」前兩天,在 一家咖啡店碰見張老師,主動上前問好,順帶問及他對再調整入職薪酬一事,張老師也承認不能承受再被削減入職薪金,已考慮投身保險業。張老師說:「起碼該行 業,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聽罷了,心中替張老師也感到高興,畢竟他找到了一個令他相信的行業。可惜的是一班如俊仔般的學生,錯過了一位有潛質的老師。

回家途中,妙想天開,想着若香港教育界的薪俸制度能向保險業借鏡,說不定一表人才、滿腔熱誠如張老師的教師們也會一直留在教育界。新入行的能一展所長,連一群勤奮盡責的前輩們也不會因一群拿着「頂薪點」,卻好逸惡勞的同事而感到不公。

教師人才如何留得住

誰說得到穩定收入的教師才能專注地教得出好學生?我認為,有一套能夠獎勵教師能力的靈活薪俸制度,才可以留住有能力的教師;有能力的教師,才能教出好學生。孩子品學兼優,夫妻我倆才可安享晚年。

回到家中,看見俊仔在打電玩遊戲,心裏一沉,正想跟他說說教,高談勤力讀書方可成一番事業的偉論時,想起教育界的「保護政策」扭曲了賞罰制度,也排斥了在行內努力向上爬的教師。既然不能理直氣壯,倒不如不說罷了。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