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利字當頭:理直才會氣壯

利世民, 蘋果日報 ( 財經要聞, B11, 2010. 03. 23)

自由黨的張宇人說,最低工資水平應是20元,炮轟過後,自由黨主席急忙跑出來補鑊,指20元之說是張宇人代表的業界立場。啊!自由黨原來是傾向24元,比飲食界大方20%。天啊,如果張宇人不代表自由黨,為甚麼要讓他到處說三道四?

星期日的維園論壇,自由黨的何世柱和張宇人,被現場觀眾當作仇人般批鬥。對不起,世民竟然一點也不同情他們。說到底,自由黨支持最低工資,是自取其辱,怪不了他人。

支持最低工資的人,不會因自由黨慷他人之慨的20元最低工資,轉為欣賞愛戴這個只可以在功能組別生存的政黨。退一萬步說,平民百姓想撐自由黨也沒有功能組別的票吧!甚麼功能組別均衡參與甚麼的假話,都被自由黨踢破了。

設最低工資有工做變冇工做

我認識自由黨的成員,私底下都反對最低工資。他們都知,最低工資會令有些本來有工作的,變成沒有工作。可是,站在鏡頭前,為甚麼會支持最低工資?據說他們覺得政府也支持,他們也只好支持。

天啊!保皇是這樣保的嗎?政府花了多少精力延後最低工資生效?難道政府不知道,因最低工資而失去工作的人,會是更大的問題嗎?曾特首要還一個人情讓工聯會成功爭取,又怎可打「開口牌」?自由黨都是商界精英,怎不醒目一點?真的教人對香港作為商業城市的未來感到擔憂。

可能,寄望自由黨去抵擋兇猛的工會,是有點不切實際。老早,世民和其他擔心最低工資會壞事的朋友,已決定忘記有自由黨的存在。可是,天啊,20元甚麼啊?請 問你們知不知,最低工資要是有問題,你們便不可以避而不談!不說得太白了。你們說20元最低工資的時候,世民想到了不幸的婦女的自我安慰。

既然你們不會說:「反對任何形式最低工資立法。」張宇人也好、劉健儀也好,當幫個忙,以後人家問到貴黨對最低工資的立場,請你們只用「遺憾」兩個字回應。其他的,不用說了,自有人會發聲。

利世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