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 2010

冇百分百存保會點?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AM730(投資M29-大明燈,2010.3.1)

逢周一、三刊出

大家試想像下,祖國同日本用同一種雙方都不能亂印嘅貨幣。祖國發生金融危機,市場傳話只得日本能相救,不過,日本國民對此舉甚為不滿,仲要有雜誌用電腦改圖技術,幫兵馬俑石像加不雅手勢,以表反對之態。

祖國「憤青」亦不甘示弱,搵到證據話,日本其實仲有好多二戰時的賠款未賠,情況緊張。

天方夜譚?呢個情況咪就係喺希臘同德國之間發生緊。上個禮拜,有德國雜誌將冇手臂嘅愛神維納斯像,用電腦改圖,令維納斯做出不雅動作,仲要玩「設計對白」,叫希臘人食自己。

跟住就有希臘人反駁,話德國未為二次世界大戰賠款。原來,德國當年強搶希臘黃金35億美元(約273億港元),同盟國亦判德國要加賠希臘70億美元(約546億港元),總共105億美元(約819億港元)。

不過,到了八十年代,當時仲係西德總理嘅科爾(Helmut Kohl),就話德國未統一,所以唔知東德賠定係西德賠。咁依家希臘人就話,德國就統一咗,係時候連息咁賠。

不過,如果真係計埋利息的話,估計德國要賠款高達700億美元(約5,460億港元),夠晒希臘今年需要償還嘅欠款。

但係歐盟依家真係冇晒辦法,因為又傳希臘的「枱底」下面,原來仲有更多冇公布嘅債務,佢哋政府盤數,有如洋蔥一樣,你愈揭得多,就愈要流眼淚。

孫柏文喺上個禮拜六,同大家一樣,都有留意到財政司長曾俊華講,話政府會跟早前宣布嘅一樣,將會準時結束百分百存款保障計劃。

雖然大家主要擔心熱錢因存款保證結束而流出香港,我覺得,更要留意係本地資金會否大規模內部轉移。

例如,由形象上比較危險嘅財務公司,流向分行較多、存款較多嘅大銀行。當這情況出現嘅時候,缺乏存款嘅金融機構,就要向有多餘存款嘅銀行借貸,令到銀行同業互收嘅拆息將會上升。

亦因近期大部分新做按揭,都係同銀行同業拆息掛鈎,又因買家能以半成首期買樓入場,令買家入場成本相對較少,如果銀行同業利息上升時,恐會觸發買家走數潮。如果情況嚴重,存戶勢必再次擔心銀行體制穩健,分分鐘又擠提。

喺呢次嘅樓市升浪,金管局旗下嘅按揭證券公司,前所未有咁提供大量嘅二按保險,令以前要三成首期先買到樓,變成依家半成就得。

如果樓市跌得多過半成,不過又未跌多過三成時,啲負資產業主走數,銀行又有冇意欲追數呢?按證公司又會點?

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曾經預言過,佢話因為結構上嘅問題,歐元過唔到成立後,歐洲第一個大型經濟衰退。唔知道按證公司又會唔會過到佢哋推出二按保險後嘅第一次樓市下滑?

作者為前石油業證券分析員。視股市為終身學習場所,不斷交學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