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6, 2010

小心藍血人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P.27,2010.6.16)

縱觀歷史,人類與大自然實在有着非常微妙但吊詭的關係。一方面人類依賴大自然的供給,發現並順着其規律加上自己的勞動力取得餬口,更一步步發展文明,滿足肉體以外的精神需要。但同時,隨着擁有肉體和精神上的滿足,人類又開始不甘自然界那種擠牙膏式的供給,於是便生出挑戰大自然的心態,從中國神話后羿射日、到 舊約《聖經》的巴別塔,甚至是夏娃偷吃禁果,都描繪着人挑戰宇宙的「反叛性」。

在這些神話故事中,人類希望以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證明自己與神同等,甚至更有能力、能較神把大地管理得更好。不過,幾乎所有神話,如果人類有如此僭越念頭,其下場就是沒有好結果,正如曹Sir常說的:「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使你瘋狂。」對於某些人來說,特別是一部分從政的,這些所謂警世的神話,散播的訊息卻是令人十分沮喪。他們認為,既然造物主創造了一個不完美的世界,就「好打有限」,甚至根本不存在。這一類的政客會跟他的追隨者說:「如過人類都同心(當然在我的偉大領導下),各人都沒有私心依法而行(當然亦是我訂的法律),通過政府施政立法,我們現在社會面對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現實是,上一世紀發生的許多人類災難,都是由這些理想主義的政客所引起的,德國、蘇聯到遠東,讀者都可以找到明顯例子。這些政客有從武力革命登上權力的顛峰,更可怕的是例子當中,竟有人是從民主選舉、合法的從人民手上獲得絕對權力。

迷信政府萬能 堅持立法監管

可是,我敢寫包單,在得到絕對權力成為殺人狂魔以前,斯大林也好、希特拉也好,他的親和力、人民對他的好感,是絕對不亞於奧巴馬和金馬倫,更遑論更勝過我們特區的官員議員們。所以,獅子山學會一向認為民主很重要,但更相信單靠民主選舉不能防範暴君的出現,要加上不迷信政府萬能、不迷信凡事要政府立法監管的堅持,才能保障我們現在享受的自由。故此,當我們看見凡有問題都高呼政府立法監管的政客,讀者便不難明白我們為何特別提高戒心。

不是危言聳聽,正所謂溫水煮蛙、見微知著,暴政獨裁者不是他天生DNA有問題,而是他食髓知味,見以政府監管為名,事事插手民間活動,又得到掌聲,最後得到更多權力,于是便如上了癮般以立法的方式,企圖把社會改做成為自己心目中的烏托邦。好像希特拉,上世紀三十年代初上台,以公眾健康為由致力禁煙,得到德國近半數醫生支持並加入了納粹黨。

當然,這是一個開始,以後納粹黨和這些醫生們怎樣為「劣等人民」強行絕育以推行優生學、實行安樂死以減低社會負擔和屠猶等事迹,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了。

所以,當今天我們立法會和官府中一些政客,以自己有着尊貴職業、專業人士身份,自己討厭抽煙就推行種種禁煙政策時,我的神經難免被觸動。畢竟,現在的煙民很多都明白二手煙的害處,吸煙時盡量以不影響他人為前提,2007年禁煙法實行以前,他們都選擇在後樓梯吸煙,可謂是尊重非煙民的舉動了。但主張禁煙的政客、團體,非要趕他們到街上吸煙不成,結果在中環的街道上,煙民都在垃圾桶邊「打邊爐」,我們想聞不到二手煙也難了。

首先要清楚申報個人利益:我不是煙民。而禁煙這議題,對獅子山學會來說,討論價值遠遠比不上最低工資和競爭法這些會打爛人飯碗的法案重要,但對本會嚮往一個有容乃大、和而不同的社會,在煙民已經被教育得很自制的香港,我們政客對煙民的容忍度,直接反映了香港的民主發展成熟程度,是非常有象徵性的。

畢竟,煙民普遍都較草根,忙裏偷閒在一角抽一支煙減減壓,是他們少數能負擔的廉價娛樂之一,可是香港一些自稱為民主鬥士的人,其容忍異見的程度,卻是令我們有極不愉快的經驗。

言論自由被嚴重扭曲

有一次和一個禁煙活躍分子辯論禁煙對錯問題時,當她意想不到我們會反對她的禁煙主張時,老羞成怒的她竟不斷發電郵滋擾我們。當我們不理會她時,她更不斷寫信給我們一位義務員工的正職上司,投訴他反禁煙的立場有損他正職公司的形象,誓要這位義工失去正職不成。真理愈辯愈明,歡迎再在擂台辯論,但意見不合便要斷人米路,那什麼叫言論自由?要是權力真的在這些人的手,我們的命運又會如何?

更甚者,當有着尊貴職業、專業人士身份的政客,不只要管人抽不抽煙,還要管工資如何制訂,訂競爭法教企業家如何競爭。政府在他們的龐大壓力下,在上次咨詢糊里糊塗也希望盡早提案立法,完全不理會在這兩年發生了金融海嘯,營商的客觀條件已完全改變,至少這方面的咨詢要在做吧?不斷立法讓充滿理想主意的政客們掌握更多權力,真的是香港人所樂見嗎?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