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 2010

唱好香港的意義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P.37,2010.6.02)

獅子山學會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到世界各地「唱好」香港,特別近年一眾特區高官和「藍血」立法會議員等事事奉「西方先進國慣例」為圭臬,把香港評得一文不值;而事實上,所謂西方先進國內政都一塌糊塗、政府欠下一屁股債而民不聊生時,唱好香港、鼓勵港人堅持不跟隨在西方已證實破產的傻蛋政策尤其重要。

當歐洲高福利主義泡沫爆破的今天,歐盟對這世界的貢獻已變得無關痛癢,他們能搞好自己的爛攤子不連累街坊,已是功德無量,「藍血」立法會議員們別再做「無間道」,向香港輸入歐洲的有毒政策,好嗎?

在大西洋的彼岸,當我唱好香港時,高傲的美國人都不得不承認香港的社會經濟制度是他們望塵莫及的。當然,他們也有民主制度是我們望塵莫及的,大家算打個平手。

歐美對香港又羨慕又妒忌

美國人很奇怪,有一類是衷心欣賞香港的低稅率、大市場政策。有一次有一個歐洲人又向世界推銷他們的「靠害」政策,說亞洲各國政府應該放棄抽入息稅(或薪俸稅),改以提高增值稅彌補稅收。我即時挑戰他,說香港沒有增值稅或銷售稅,繳納薪俸稅的人數只佔工作人口的35%,政府卻連年盈餘,為何歐洲不學香港?一 位美國人即時在我耳邊說:「這是歐洲的詭計,你要是跟了他們,最後增值稅和入息稅都要交,稅率都好像天一樣高,就像他們。香港的稅制『頂呱呱』,我們都想要,幹嗎學他?」另一類美國人,通常都是親共和黨的保守派,他們心中明白香港的經濟制度的優越性,但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也因為大美國心理作祟,每一次我 唱好香港,他們會暗暗跟身旁的人說:「香港土地行的是租借制度(leasehold land),不是完全擁有地權制(freehold land),政府是最大地主,這樣不好。」當然租借制還是完全擁有地權制好,牽涉很多歷史因素,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但客觀條件是租借制在香港行了一百七 十年,仍然相安無事。這類美國人對香港雞蛋裏挑骨頭,更深層的意義,是恐怕中國瞭解到香港的優點、明白了自由經濟的真諦時,真的全面落實經濟自由化,那中國威脅美國的一哥地位再不是說說笑而已,老美哪會不驚?

總括來說,每一次唱好香港,當看見大鼻子美國人的羡慕或妒嫉眼神,本會同寅都感到身為香港人的無限光榮。說到這裏,我知道一定會有人說香港貧窮問題很嚴重,有一百萬人活在貧窮線以下—— 一百萬人的故事嘛,行政會議成員都要幫窮人出頭,你不知道嗎?我知道,不如讓那位自認很有為的特首大熱門的行政會議成員,帶領我們成為另一個希臘,四十歲就可以退休的樂園,好嗎?

也相信有香港人自虐的DNA會發作,說:「不是曾有一國內同胞因颱風被困香港機場,說了句:『香港若不是中央政府 照顧你們,香港就完蛋了』的名句嗎?『香港完蛋論』在國內很有市場呀!上海北京早就不放我們在眼裏了。」基於某部分國內同胞對我們的不理解,所以我們唱好香港行動也積極向國內拓展。

上周,我就應中國人民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邀請,出席由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和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在北京的燕山大講堂主辦的講座,向同胞推廣港英留下的最寶貴資產,就是「積極不干預」政策。

「積極不干預」不是早就給曾蔭權宣布死亡了嗎?還有什麼好說?別說作為英國爵士的他,我不相信他真心就這樣放棄英國人留下的瑰寶。既自稱為政治家,耍一下手段,陽奉陰違,大大聲宣布「積極不干預」死刑、私底下拖延它的行刑時間,這等三腳貓工夫他老人家還是懂的。拖到他卸任,讓下一任特首,特別是如果由那位自認很有為的特首大熱門來當的話,把香港變為另一個歐洲,那香港人還不永遠懷念曾蔭權嗎?而我這北京之旅,希望能做到的,就是把香港這傳說,在它滅亡前,傳遞給國內懂欣賞香港的同胞。

香港對國家發展價值重大

篇幅有限,講座的內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騰訊的網頁 (http://view.news.qq.com/a/20100531/000040.htm)瀏覽。國內的講座有一個特點,我說完以後,會有一群學 者(評議嘉賓)即時分析和評論我的觀點。就在同一天,我也參加了一個關於國內公共醫療系統的講座,那些學者就毫不客氣的批評來自德國講者的論點。所以,在國內演講,是很大的挑戰,如何避重就輕是一大學問;另外,國內知識分子牙尖嘴利的提問,也是挺惱人的。

不過,國內同胞對香港(和台灣)給大陸的示範作用,卻是珍而重之的。評議嘉賓之一、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楊團教授便說:「香港的社會制度和經濟制度是密切結合的,香港的經濟增長是自我努力的結果,它的三大要素是自由資本的流動、勞動力的流動、土地的流動。這些基本要素的流動讓每個人有自我奮鬥、自我成長的意志和空間,最後造就了香港的繁榮。所以,能不能在香港繼承它百年成長起來的文化傳統和一套行之有效的全世界獨特模式,可能決定着香港的未來。如果中央政府一定要把香港改成中央集權、人為干預的話,那麼再過二十年,香港很可能就不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富饒、自由的香港了。」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馮興元教授也說:「中國是一個非常幸運的國家,我們有台灣的地方法,有香港自由港普通法,兩個地方都有錢,給改革開放帶來大量的技術、資金、管理經驗。」看來,香港於中國長遠 發展,還是很有價值的。所以唱好香港,一定要繼續下去!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