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 2010

利字當頭:一道板斧

利世民, 蘋果日報 (財經要聞, B09 2010. 06. 03)

小泉之後4個日本首相,由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到鳩山由紀夫,每個都只做得一年左右。畢竟,經濟不好,政治上也自然多變動。

剛巧在星期一,世民跟一班美國來的大學生討論時事,我說:「今天的世界,情況就似90年代的日本。只不過是規模上,全球泡沫更大,爆破影響到的人更多,結果更不可預測。」

席間,有一位看來廿歲出頭的日籍學生挑戰說:「你說日本經濟有問題嗎?我可不覺得。我們仍然好好的啊!要是全世界都可像日本般,那已經不錯。」

二十多年前,大家都以為世界的中心快要搬到亞洲,不,東京才是世界的中心呢!89年12月29日,日經平均指數以38916點收市。當時,中國改革開放前景模糊,冷戰末期的歐洲,尚在等待「蘇東波」(蘇聯、東歐的第三波民主化)正式展開序幕。美國的環境確是比較好,但大病初癒,形勢始終不及當頭起的日本。

人為拉低利率難令社會復活

90年3月,日本大藏省對應「炒風」,緊縮土地融資,日本的銀行也收緊有關借貸,令地產相關資產價格暴跌,銀行紛紛資不抵債,由此開始了不斷以寬鬆貨幣政策為銀行續命的做法。

91年7月,日本銀行貼現率是5.5%,到了93年9月已降到1.75%,可是減息能讓銀行苟延,卻救不了經濟。92年中,日經已蒸發了六成多賬面值。之後18年,都未曾回到那歷史高位的一半。

就在90年代 ,日本一向佔優勢的產業,幾乎統統被鄰近的南韓和台灣取代了,曾經稱雄的汽車業也全球化了。千禧年前後,新產業抬頭,手機、電腦和網絡,日本才忽然發覺自己和世界脫了軌。

日本的故事教訓我們,人為地將利率拉低和由政府帶頭開銷,只會令一個健康的經濟變成泡沫,卻不可令瀕死的社會復活。美國和歐洲泡沫相繼爆破,中國大陸的經濟和社會,也處處亮了紅燈,可是從過去兩年多,卻見各國政府只有同樣的一道板斧。你說,可怕不可怕?

利世民
http://hkliberty.wordpress.co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