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1, 2010

特區政府令貧富懸殊表面化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21.7.2010)

一位經營小餐館的遠房親戚,是典型默默耕耘、對社會時事不太關心的香港人,在Facebook寫道:「登了廣告以時薪25元至30元招請外賣員。今天有位叔叔來應徵,他開出時薪16元想我聘用他。我說:『叔叔,通過了最低工資,就算我出25元都請不到你,如果出到33元,有得選擇我又不會要你。』到底什麼人得到保障?什麼人被忽略?」最低工資終於通過了,獅子山學會上下無不感到唏噓,有的更非常自責,說眼睜睜看社會最弱勢的如智障、新移民、老人、主婦、低學歷人士(就像上述的叔叔)遭政客們奪去工作,把利益轉移給自己的支持者,社會不公義至此,實在難以接受。

弱者失業政客視而不見
我倒出奇的冷靜,安慰他們說:「既然張建宗局長也親口承認,有弱者將因此而失業,那就是他和特區政府親手把弱者推進火坑,就讓我引用聖經的話給有關人士:『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註1】」我們寫了過百篇文章,出席過無數論壇,受人多勢眾的工會唾罵,在龐大的壓力下指出最低工資如何不公義。期間亦報道了李卓人的職工盟按摩店如何以佣金制的巧妙財技應付最低工資【註2】,傳媒亦爆出力最低工資時薪33元的黃毓民,其經營的牛肉店員工最低時薪少至25元【註3】。我們既推許自由市場制度,當然不奢求按摩店和牛肉店老闆資本家們賺少一點,只祈求自己沒有說一套做一套,作出違心的事罷了。
最後,我們的堅持,使國際知名的左傾刊物《經濟學人》,也不得不在其《自由市場實驗告終》一文【註4】,狠批特區政府之餘,亦說了句公道話,說本會是一個「讓人注目的例外」(the notable exception),我們可謂對得起自己良心。況且,我們已在籌款、資助國內外勞動經濟學權威學者的研究【註5】,密切監測香港弱勢社群受這法例的影響,隨時向外公布研究結果,一定不會讓問責官員和一干人等輕鬆過關。」

改善勞工權益的代價
經過開解,學會同仁稍稍收拾心情,經濟研究員黃健明提出疑問:「為何張建宗局長在立法後才承認弱者將因此而失業,作為施政者,這麼重要的事不是應在立法前給市民說明嗎?那…。」話未說完,我立刻插嘴:「黃研究員,張局長看來人品忠厚,絕對不會做出欺騙市民或有意隱瞞等事情。況且,事到如今,張局長說得最對的兩句話,就是『有部分低層員工會因此而失業』和『這是改善勞工權益的重要里程碑』,勞工權益如何改善?例子:市面的快餐店會與西方先進國或本地大學食堂(價格總比市價低)看齊,顧客用餐後都會自行清理桌面。」「在日本吃拉麵,有自動售票機。目前,在香港用這種機器,實在不合成本效益;可是,工資被人為拉高之後,八達通這麼流行,隨時可引進自動售票機功能,在金鐘海富中心的大家樂,為迎接這『里程碑』,就安裝了這台八達通自動售票機。清潔阿哥和收銀阿姐都不用了,回家湊仔弄兒為樂,享受家庭溫情,而就如張局長說,『當局會向失業者提供再培訓及社會保障等協助』,成功為他們爭取綜援,數不清的勞工不用工作而領取社會福利,與希臘看齊,讓香港的失業率追上左仔天堂芬蘭瑞典,相信張局長一定引以為傲、以這樣的香港為榮。」

富人擁有更多特權
所以,最低工資是里程碑倒是沒錯,就像拿破崙決定揮兵莫斯科,不也是波拿巴王朝的里程碑嗎?況且,今次立法,修訂案有一條是關於把外地家務傭工包括在最低工資,是由李卓人提出的,今天雖遭否決,但沒有了道德高地的香港特區,就像當年美國《獨立宣言》既說人生而平等,早已鋪下廢除黑奴的道路一樣,香港那些月入萬多元的小市民,他們用外傭的日子已經無多了!

以後,就讓香港回歸粵語殘片年代,家傭當然是富有人家的專利,別說是上述那些小市民,中產們也可別癡心妄想!再加上緊隨其後的政策,大至競爭法(本會在7月13日的華爾街日報已撰文說明其害【註6】,不贅),小至停車熄匙(以後只有大老闆、有司機階層才可享受冰凍冷氣車廂),一切一切,都是叫富人擁有愈來愈多特權,如果說香港貧富懸殊表面化,那實在是特區政府一手造成的。

【註1】《新約聖經》馬太福音.27:24
【註2】http://lionrockhk.blogspot.com/2009/09/blog-post_23.html
【註3】《蘋果日報》2010年7月17日
【註4】http://www.economist.com/node/16591088?story_id=16591088
【註5】http://www.lionrockinstitute.org/index.php?contentid=390
【註6】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4518904575-365963723383280.html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王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