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2, 2010

利字當頭:盈警與隱青

(Apple Daily, 22.7.2010)

利字當頭:盈警與隱青


大家樂老闆陳裕光說,法定最低工資要是定在33元,便要發盈警。工運首領出來破口大罵,說這是靠嚇。世民真的不明白,工運首領的頭腦是甚麼構造的。

盈警,就是資本家賺少一點,這不是工運首領的目標嗎?既然人家都出來認輸了,難道工運首領要人家做正當生意的,都向他們跪下說:「我係階級敵人,我抵死,我死不足惜。」還是工運首領都不信最低工資會拖垮大企業?難道他們希望中小企被犧牲?又或者,他們根本不理會後果?

工人的對手可以是機械
之前,世民和獅子山學會的祝越山,都提及過日本拉店的自動售票機,文章見報後,不少讀者隨即發電郵給我們,叫我們也講講在日本到處都是的自動售賣機。其實,兩者都是類近的事情,世民不打算在這裏重複。反而,世民希望大家眼光再擴闊一點,看看其他國家的教訓。
日本人的工資,差不多是全世界最高,他們的最低工資,大概是每小時700日圓,兌換港紙約63元。我們要明白,工人也面對競爭,對手可以是其他國家的工人,也可以是機械。日本人的自動化首屈一指,不無原因。

說到這裏,可能有人話:「像日本有甚麼不好?」這些人一定不知道,隱蔽青年(墊居族)這概念,最先就是從日本傳過來。香港估計有一萬隱青,日本的隱青數目則過百萬矣。香港正在走甚麼路,大家真的見不到嗎?

如果你還問:「最低工資和隱青問題有何關係?」對不起,我們的頻道不協調。

利世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