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7, 2010

暑假當然要hea吓

(AM730, 7.27.2010)

趁暑假與子女外遊,沿途見孩子對導遊的介紹毫不用心,有時甚至在車上睡覺,連車外的風景也沒興趣觀賞。我於是不厭其煩地提醒他們,希望他們珍惜旅遊的機會,吸收多些書本以外的知識。

不知是否代溝的關係,孩子的思考方式與我很不一樣。他們覺得,剛考完大考,放假就是要輕鬆一下。如果去旅行也要像上堂抄筆記一樣,緊張聽錯了、抄漏了,那才真沒趣;這樣的暑假不放也罷。

身旁的團友,見我想板起臉孔教訓孩子,主動為孩子打圓場。她說,我的孩子其實已經很乖,叫我不要苛責他們。她自己的孩子,中三以後,已不肯跟父母去旅行,他見我與孩子們平時都有講有笑,關係融洽,令她非常羨慕。她勸我要好好保住這種關係。

我也讀過傅雷家書。傅雷教傅聰的方式,我自己也吃不消,我是一定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去教自己的子女的,畢竟時代已經變了。不過,我仍然覺得,作為父親,我是可以對子女的行為提出一定的要求的。他們若有不同的看法,我會耐心去聽,大家一起去探討,那種觀點更有道理。做子女的,總不能因為不認同父親的意見就不容父親把意見說下去。

他們的有些行為,我雖不認同,只要不會對他們造成禍害,我有時仍會讓他們按自己的選擇去做。但他們也得接受我再三舊事重提,一有時機又借題發揮。我希望量變質變,講多幾次,會有助他們明白父親的苦心。

現行的教育制度的確失敗,它不但不能提升學生對知識的胃口,反而令學生視學習為一種苦差,可以不用學習的時候,他們才覺如釋重負。現時年輕一代所說的可以hea吓,應該是指一種心理境況,在這種境況下,他們可以放下外在世界強加於他們身上的責任,隨意去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以至無所用心地無聊一下。

我讀書的時候也對當時的教育制度諸多不滿,所以也明白間中hea吓的需要。但hea只能視作緊張一輪之後的調節,而不能視作人生的追求目標。長期地hea下去,就等同hea,是會有後果懲罰的——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我告訴我的子女,如果真是想hea吓,寧願胡思亂想,也不要光是打機。因為,打機是讓自己行為與思想受制於別人預設的程式,完全喪失了自我。這與一味讀書求分數,而甘心做填鴨的人,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我其實不贊成把生活的時間表填得太滿,間中可以留空一些時間甚麼都不做,亦不用刻意去想甚麼,就讓自己的精神處於一種無我的游離狀態。人在這種狀態下,由於沒利益的引誘,亦不受理性思維的規範,反而有時會靈光一閃,忽然悟出一點道理來。這樣hea吓,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轉載自2010年7月27日am730C觀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