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2, 2010

編輯自主與政治角力

施永青 (am730, 8.12.2010)

am730,我一向強調要讓員工有更多的自主空間,但我甚少附和編輯自主的論調,因為我覺得這種說法是有問題的,並非絕對的。

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樂於讓自己的自由意志盡情舒展。因此,好的營運系統應予每一個成員都有盡量多的自主空間,而不是某一類崗位上的人才有。編輯要自主,記者要不要呢?美術設計要不要呢?當然是人人都想要。

然而,編輯由於職責的關係,需要有一定的主導權。當大家有不同意見時,最後得由編輯來拍板,否則工作就無法進行。編輯的這項權力,是工作崗位賦予他的,並不代表做編輯的人一定是對的,其他人非聽他的話不可。當機構內大多數人都不認同他的時候,他作為編輯的職位就會不保,他從崗位上得來的權力也會失去。

既然編輯並非必然正確,那編輯的自主權就沒有理由不可受到挑戰。既然編輯的權力來自工作崗位,並非天賦,那他的權力亦沒有理由不受制約。他的權力既然是他的工作機構授予的,那他的工作機構當然可以把這權力撤回。

近年,編輯自主之所以會被強調得那麼絕對,其實是各派政治力量角力所造成的。不同的政治力量都想借助傳媒作為自己的宣傳工具,都想安插自己的同路人做上傳媒編輯的位置。因此,每當這些屬於自己友的編輯,工作受到干擾,或職位可能不保時,就打出不可干預編輯自主的旗幟,向各敵對的政治力量施壓。相反,若果當敵對立場的編輯被制約的時候,他們不但不會維護他的編輯自主,而且還會覺得理應如是呢。

由此可見,即使是那些經常強調編輯自主的人,其實也只是視此為一種政治角力的工具,並非真的想賦予編輯高於一切的自主權。

一般而言,編輯自主的口號都是拿來針對資方的,因為最有能力干預編輯工作的就是公司的老闆。然而,編輯的權力來自老闆的委任,在現有法律基礎上,用這個理由去抗拒老闆的干預,只能造成輿論上的壓力,並不能真正削弱老闆手上的權力。

現實是老闆也是人,也會有自己的思想取態,也應該有權參與政治活動,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的財政狀況就剝奪他的政治權利。這樣的想法豈不是與文革時限制資本家參加政治活動如出一轍?因此,我們不應排除傳媒的投資者,在不違法的情況下,利用他手上的資源與營運能力,去利用傳媒去追求他的政治理想。說到底,要辦傳媒,也總得有資本家的參與。

在西方社會,其實不同的報紙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場,背後有相應立場的投資者。這些投資者都會在不同的程度上參與編輯方向的制訂工作,所謂編輯自主亦只是相對而言吧了。

我在am730甚少干預編輯的工作,是因為我「無為而治」的理念,而不是因為我認為編輯的工作是完全不受制約的。


(轉載自2010812am730C觀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