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讓香港發揮軟實力外交

李兆富 (信報 25.08.2010)
過去兩天,在電視上見到你,向傳媒說貝尼尼奧不回覆你的電話。那一刻,你的無奈,也是香港人的無奈。聽到你的聲線有點不穩,想你當時也在壓抑內心的情緒吧。

在螢光幕旁的我,已經在破口大罵菲律賓警察的無能。至今我仍然懷疑,是不是因為人質不是菲律賓人,也不是歐美強國的人民,所以才落得如此悲劇收場。如果他們是新加坡國民,打電話的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那個三世祖夠膽不回電話嗎?

特首無奈 香港的無奈 

可惜,過去的事,沒有什麼如果不如果。事實是,我們都是香港人;而且在那個晚上,這個感覺,特別強烈。平情而論,特區政府可以做的,都已經做了。

坊間輿論,七嘴八舌說你們可以再做得好一點的什麼,是風涼話。由你親自打電話給那三世祖,而不是繞過外交部去聯絡,看得出在那一刻,你已經將這些不切實際的繁文縟節,放在一旁。對,就是這一點,令我對香港人的身份又再有了感覺。

上一次香港人被身份認同的問題電擊,應該是許多年之前,一個八號風球的晚上。星期一晚上,坐在電視機旁,我忽然間覺悟到,當不幸的事情,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同 胞身上,大家都懂得將血濃於水四個字放在口邊;可是當出事的是香港人,原來那份沉重的感覺,我們找不到任何詞彙去形容。這一晚,在推特(Twitter) 和臉書(facebook),我看到了許多朋友說睡不着。

翌日醒來,從家中的窗口望出去,見到支下了一半的洋紫荊區旗。旁邊的五星旗,則 仍然高高掛着。理性上,我明白香港只不過是中國不可劃分的一部分,不可能說港人在外遇難,就要整個中國跟我們一起下半旗。可是感性上,當全香港都在哀悼死 難者,見到洋紫荊低懸而五星旗高掛,又平添一分哀愁。

香港可以討回什麼公道?

事實上,外交部駐港副專員和特區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一同到菲律賓處理善後,也知道中央政府不是沒有關注介入幫忙。只不過,情感上總是覺得,這一刻只有香港人才明白香港人,才可以真正代表香港人向菲律賓政府討回公道。

香 港人可以討回什麼公道呢?死者已經不在人世;在生的人,內心傷痛也不可能靠物質的補償而得到撫慰。可是,每一個知道這事的香港人,心底裏永遠都有幾個疑 問:究竟菲律賓警察有否盡心盡力去拯救這班香港人?菲律賓警察為什麼要觸怒那個槍手? 有沒有香港人因為菲律賓警察的拯救失誤導致傷亡?

這些問題永遠都得不到答案,尤其是我們只可以靠菲律賓政府,去提出只會對它們有利的偏面之詞。

中央政府代出頭,結果要是不得要領,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會覺得無力和氣餒。可是,若特區政府沒有主動參與施壓,香港人就更加覺得不公道。

雖然《基本法》早就清楚說明,國防外交乃中央管轄範圍。但現實上香港人有自己獨特的身份認同及期望。希望北京明白,外交部加一把口幫忙,香港人都會感激支 持,但沒有賦權予特區政府去處理及爭取香港人在世界各地的安全及利益,最終會令香港人更討厭現有的制度。曾特首,請你務必要向北京清楚解釋這個微妙的情 況。

宏觀地看,一個政府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捍衛人民的生命財產。在全球化的世界,這代表除了在本國要維持治安,在若干程度上也要將治安的功 能延伸到國境以外。當然,這不是說當遇上突發事件,政府可以隨時隨地調派特種部隊拯救國民;可是,最低限度也可以令他國政府知道,事情處理得不好,必然會 帶來非常嚴重的反效果。

總統不買賬 如何施壓

那三世祖不買我們的賬,說到底就是因為到最後,我們沒有什麼能力對他做什麼。許多人誤以為,外交必然是國家對國家,政府對政府的官式對話。錯,最廣義的外交,是用盡一切方法,包括公關、廣告和遊說,影響別國的政治結果。

事實上,世界各國都有做這工作,唯獨是我們,有貿發局和工貿署駐外辦公室搞點促銷和展覽的表面工夫便心滿意足。對不起,今時今日,我們要向外推廣的,不再是鬧鐘、玩具和暖水壺;我們要人家記得的,是香港強大的價值和軟實力!

試想,要是香港駐外的辦公室,由有手段高明的公關人去驅動各國媒體去關注今次事件菲律賓政府的失誤,那三世祖還夠膽不聽我們的電話嗎?香港在七十、八十年代,本來就是帶領全球中華文化現代化的基地,為什麼在二十一世紀我們不可以是全球中華文化國際化的中心?

我們的媒體和電影事業曾經叱吒風雲,趁現在灰燼還有點餘溫,說不定可以復燃起來,將香港的價值訊息傳揚開去。說到底,外交就是影響力;沒有國際的影響力,香港便完了。為了國家的長遠利益,香港的軟實力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資產。

曾特首,這個是香港未來幾十年的事業,希望你在卸任前可以好好的為大家想一想。

獅子山學會創辦人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李兆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