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低B 」與否 一念之差

王弼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8.11.2010)

日本朋友曾告知,大前研一來香港,本來忘記了,不過看到作家陶傑幾天都在其專欄談論這位日本大師的最新著作《低IQ時代》,他自己還對所謂鬥低B、集體低智國家有詳細分析和獨特的見解。文章也引述大前研一對防止成為低IQ一族的建議,就是「只要自己用點大腦,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就行」,說得容易。

不過,就最近包致金姪女Amina襲警事件,民眾的激烈反應,要一個人堅持在龐大的低B暴民、廢青、吹水專家中「用點大腦,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實在是強人所難。

低智民族缺獨立思考
在集體低智國家中,人民拒絕用腦,名嘴就投其所好,稍為肯用大腦思考的人,出來說句質疑群眾的話,都會給名嘴和廢青們謾罵,是注定沒有好結果的。最終,有腦筋的人都成為醒目仔,一個民族的獨立思考能力,就這樣給自己人閹割淨盡,其毀滅力更勝異族的種族清洗。
然而,英國人留下的司法制度不夠完美?很簡單,不如改革司法制度,讓特首依據民意,再經立法機關討論任免法官,就像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說來個「三權合作」,好不好?

又或是覺得「三權合作」的民主成分太低,那不如從今以後,人民拿他手上的神聖一票,對疑犯進行公審,公投過後,少數服從多數,疑犯一經定罪,就地正法,或推出金紫荊廣場抄斬,如犯人擁有「良好背景」,有家族成員是什麼法官議員,更是罪加一等,應立刻處以磔刑,好嗎?

不要以為司法制度「民主化」是什麼嶄新的事物,四百年前北京市民便非常「民主地」審判袁崇煥(當時北京百姓都認為袁通敵,恨之入骨,紛紛生吞其肉)。

四十年前的神州大地,以香港網民名嘴的角度來看,更應是中國司法制度「光榮一頁」。犯人愈是有背景,遭遇愈慘,國家主席就被人民公審不知千遍萬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後來的改革開放總設計師,兒子被民眾定罪後,就往窗外拋。

當時每一條村,人民行使公民權,對村長、鄉親父老過往所做錯的問責,犯人一旦申辯,村民便一巴掌往嘴上打。

司法民主化甚至拓展至社會上最不民主的單元──家庭,兒女們絕不偏私,把父母帶到街上,親自審問施刑。所以,如果覺得英國人的司法制度不好,香港的司法制度要「民主化」,只不過是回歸祖國的懷抱,實在是有例可援。

司法制度從來不完美
在Amina案件中,廢青名嘴們說香港的司法制度已死,只會偏袒富人。既稱已死,即香港的司法有「生」的時候?什麼時候?獅子山學會明白他們緬懷港英的統治,但只要曾在港英時代生活過的香港人,對身邊的事留意一點,便知英國人的司法制度也不是完美的,不論是回歸前後,都是這樣。

我從小就有留意電影的台詞,每逢警方展開拘捕行動,第一句話就是「你有權保持緘默,但你所講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證供」,而壞人的反應(通常都是有錢人)就是要找律師才回答警察的盤問。

決定權「外判」予政客
不能否認的是,司法既有制度,就會對熟識遊戲規則的人有利。有錢人可以聘用律師為自己辯護,很多時候都輕判一點,不值得大驚少怪,常識而已;同時,可見司法制度也有其局限性,不應完全迷信。

然而,在低IQ時代,香港人對社會看不上眼的事,都不用自己的腦袋解決問題,而是希望外判這個決定權予政客,讓他們立新法例監管:競爭法、禁煙、最低工資、保護樹木、食物標籤……;當人低B到連自己吃什麼都要政客為自己分辨時,繼續的立法,擁有「良好背景」、有後台的人還不掩半邊嘴偷笑?

當人民拒絕用腦,政客們當然樂於代勞幫你決定未來。最新消息:控煙辦主管林文健接受訪問時表示,對於有人寧願犧牲健康亦堅持吸煙,令他大感迷惑,說「點解仲有人講要食煙權利」。依這芝麻綠豆官的邏輯,現在有更多人寧願犧牲健康亦堅持食薯條和乾炒牛河,那是不是我們沒有權利享用這些食品?如果有人不甘於成為低IQ社會中的一員,多想這類問題吧!低B與否,只在一念之差。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王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