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7, 2010

維園阿哥傷透母親心

黃佑謙-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文匯報 (論壇, A22, 2010.5.07)

港大碩士課程國際化,有機會與德國交換生打交道。談到近期希臘債務問題,同學咬牙切齒,嚷著祖國不應當希臘 的提款機。「希臘這國家,簡直是個沒出息的親戚。進了歐盟暴發後,大吃大喝至一窮二白,弄得一身糊塗賬就要我們德國的納稅人來結。我生出來並沒有含著銀勺 子。能讀上大學都是父母一分一毫,後來自己又從兩份兼職辛辛苦苦賺來供書教學,現在希臘卻要用我的血汗錢來填數,休想!」

青年置業應量力而為

聽著聽著,發覺一班在城市論壇上嚷著要置業的維園阿哥也倒像希臘般,飯來張口,錢來張手。二十出 頭,還未搞清楚什麼是槓桿風險便強烈要求政府重推首置計劃。真像個七歲小朋友賴著母親要買玩具一樣。自己及一班同學也曾二十出頭,當時大家都是乳臭未乾, 一樣是沒有社會價值。那個年紀沒出息是理所當然的。知道自己不足便咬緊牙關向上爬。過了十多個年頭,大家都一個一個成功置業上岸,靠的是自己一雙手並沒有 假手於人。今時今日的二十出頭,能力一樣是沒有,為什麼置業卻是理所當然呢?更荒謬的是,有人推說「不能置業」便是要「瞓街」,這樣就不能成家立室。我倒 想問這群人,沒有能力,為什麼要跑去置業,趕覑去成家立室?就是政府可以幫得一時「上車」,也不能幫足一世。小朋友,樓是要供的。而且長供長有。你們要是 剛出身社會價值不高,就算有了最低工資,你們的人工也不夠你每月還銀行首按!到時便真的要與老婆仔女「瞓街」了?還有,我希望你們不會認為供樓也是應該由政府負責。要是真的這樣想,說你們社會價值不高,也是我高估了你們。

現時的年輕人,看見他們去爭取利益,幹勁及創意倒是有的。與異見人士爭論,腦筋是靈活的。其實大多都是可造之材。日子有功,他朝要自己置業必然不是難題。現在看見樓價比往年高,兵荒馬亂,急覑要拿納稅人的錢包去買房去。這個卻是不行。這筆錢,是我每 年對著稅單,哀悼為了儲首期而作出犧牲的貢品。若是把這筆錢投放在有能幫我賺回來的人身上,那還可以。要拿來借給一班承擔風險能力成疑的人,卻是千不可萬不可。

小朋友,還是別浪費時間在立會前討納稅人錢去買樓了。就算你們不把我的血汗放在眼內,也念著你們父母心血幹一番事業吧!知否你們的母親,心痛在問「有手有腳幹嗎只懂撒野,不去發奮圖強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