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9, 2010

雷曼.歐羅.香港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P.39,2010.5.19)

周末的五區公投對香港人來說當然是大事,無論是積極投票的選民,還是否定公投必要性的一群,大家都難免着眼投票率的高低,以致過去一周傳媒集中報道這次選舉,而少了跟進歐洲的事態發展。

不過,當歐洲的局勢發展已成為世界政治經濟舞台的中心時,對於香港這個細小、開放的外向型經濟體系來說,我們實在不能負擔忽視歐羅解體所帶來災難(三個月前對歐羅解體從不可思議,到現在連前聯儲局主席伏爾克出言附和,證明形勢急轉直下)。

簡單點說,十級地震已在歐洲發生,金融海嘯第二波隨時殺到,傳媒第一時間發出強烈警告,跟市民說說如何走難,在這十萬火急的情況下,應該比分析公投投票率高低重要吧?

不想危言聳聽,實在希望自己是杞人憂天而已,亦希望現實能和很多財經評論員樂觀的分析一樣:「歐盟不會坐視歐羅狂跌不理,或會像2001年般聯手在市場買入 歐羅提振信心。」但實情是歐盟如果有能力提振市場信心,早就做了,還等到現在成為落水狗?就算歐盟不顧歐洲央行的獨立性,迫使其瘋狂印鈔,也只能多印歐羅而已,那又用什麼「在市場買入歐羅提振信心」?

德國無奈伸援手 暗藏異心

2000年央行曾有聯手挽救歐羅滙價的干預行動,不過,那是七大工業國的聯手行動,當中的美國、加拿大、日本當然可以印鈔救歐羅,但此一時彼一 時,2000年各央行遊刃有餘,今天泥菩薩過江,國內面對民眾強大緊縮開支壓力,怎能救歐羅?況且,歐盟自己也籠裏雞作反,有傳媒指西班牙總理「爆料」,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5月7日歐洲元首高峰會上,曾以法國退出歐羅區來威脅德國總理默克爾,迫使她同意歐盟大灑金錢援助「歐豬」各國!法國自己沒有財力,但又騎劫德國救市,面對如此無賴,德國怎沒異心?

所以,歐羅的破敗,就如本欄上周曾警告,是遲早的問題,除非歐洲再出現一個拿破崙或希特拉, 以武力統一歐洲(當然無人想見,但如亂局繼續發展,又並非全無可能,好在我們還有被偉大毛主席形容為「紙老虎」的美國坐鎮)。如不,想想今天在國際上以 歐羅交易的經濟活動、各類型基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歐洲人的財產,將如何分配和計算?已融為一體的歐洲貨幣,如何再分體成為德國馬克、西班牙比薩塔、法國法郎、義大利里拉?銀紙只認銀碼不認人的,不可能德國人的歐羅就自動成為馬克、義大利人的就成為里拉吧? 總之情況複雜,想都不敢想。

如果雷曼爆煲可以衍生2008年的舉世震撼,歐羅的解體更是巨型「黑天鵝」,可怕到極點,所以這刻只希望高盛環球首席經濟分析師Jim O'Neill所言是對的。他說:「不管旁人笑他瘋癲,德國和法國都對歐羅熱情的押上了注」(The Germans and French are passionately committed to it whether the rest of us think it's crazy or not.)所以O'Neill認為說歐羅會解體的人是「荒唐」的。但願O'Neill是對的,而佛利民和伏爾克真的是想多了!

切勿只看機遇不見風險

愚某一介草民,有幸得蒙《信報》信任,給予此欄讓我無的放矢,因此以盡能力分析社會經濟問題為己任,目的只希望讀者面對各樣事情時,能多一個分析角度,在這風高浪急時刻,小心一點總為上算。畢竟,坊間每每誇大危機中的機遇而漠視風險。我所經歷的,是很多誤認「危」為「機」的人,認為自己眼光好,會一朝發達, 奮身在風暴中買樓、買孖展,但最後輸掉身家的人遠比成功的人多。

當然,那是個人的決定,社會應容讓冒風險的投資行為,不然社會階層怎有流動?不過,政府應否以公帑鼓勵市民作如此高風險的投資行為?特別在全球金融海嘯稍為緩和,但歐洲又颳起金融風暴,伏爾克都憂慮歐羅解體的時刻,有政客作為資深測量師,深明住宅物業斷供或被銀行追數的比例,以居屋業主為最多(原因是買居屋人士既然要政府補貼才能置業,一旦息口上升或減薪、失業等,他們的現金流是最快出問題的),但仍為自己的政治資本,與政府打對台,要求復建居屋,慫恿年輕人入火炕。

如果金融風暴颳不成,樓價繼續上升,資深測量師便成為政治大贏家;金融海嘯第二波真的殺到,炮灰就由年輕人當,大不了八萬五依樣畫葫蘆,拍拍屁股,資深測量師現在還不是身居高位?說到底,在中國這個香港特區,市民都是政客的棋子籌碼,豈不悲哀?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王弼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2 comments:

hevangel said...

歐羅不用解體﹐把歐豬逐出歐元區便可以了。

LRI Admin said...

As so many people argue it's the political will that keeps the euro to this point, if the PIIG countries are forsaken now, the collapse of the political would really means the euro has no points to exist anymore. If one can be kicked out, why not anyone else and why not just use the DM without all the trouble righ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