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 2008

活化經濟的王道藥方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經濟企管 P.31 , 2008.12.01)

天生沒有四肢的青年力克從澳洲來港,勉勵港人以積極態度面對金融海嘯。孩提時受盡歧視的他,曾在八歲時想過了結自己生命,但現在他巡迴演講,激勵過世上超過一百萬人的生命,停留香港後更到訪四川勉勵地震後災民。在此衷心祝福四川的同胞們,特別是那些因地震失去肢體的,因為力克的經歷能重拾生命的盼望!
  
力克的傳奇,他怎樣由常人認為充滿咒詛的人生,選擇不自怨自艾,到最後如何戰勝自身的限制而擁有燦爛的生命,用不着在這裏多說,大家只要把他的名字 Nick Vujicic在Google搜尋一下便可。

南韓快速復甦例子
  
然而,力克絕不是不吃人間煙火只懂傳道的人,擁有會計和財務策劃雙學位和房地產投資業務的他,笑言在金融海嘯中亦損「手」,更損失慘重!但作為行內人的他,坦言對亞洲前景充滿信心,認為亞洲既然能克服十年前金融風暴的挑戰,再創經濟新里程,今天亦可安然渡過金融海嘯。這番話不像是為亞洲人打打氣的客套話,亞洲確以驚人速度從上次金融風暴中復甦。讓我們回顧亞洲火鳳凰重生的歷史,重溫當日致勝之道,或許可給我們克服目前難關的啟示。
  
相對今天的全球金融危機,亞洲金融風暴的本質當然不盡相同,但也離不開投資者對前景過分樂觀因而過度借貸、銀行放款過度寬鬆;中央銀行又長期以低利率貨幣擴張的手段促進經濟,這樣的環境下當然引起通脹,但央行又因避免影響經濟而不果斷地加息(這點跟格林斯平在任時的情況一樣),一方面又操控率以穩定投資環境,使當地實質物價不斷上升,導致經常賬赤字不斷膨脹。總之,這樣的模式既不能永遠維持,當然有毀滅的一天,結果外資撤走,貨幣貶值(這情況還未在美國出現,因美元得益於其國際唯一結算貨幣的地位,但這日子終會出現),使企業無力償還欠下的美元貸款,銀行壞賬上升、倒閉,之後的事就跟當下如出一轍,不贅。
  
結果,東南亞國家向國際貨幣基金會(IMF)求助,被迫簽下「喪權辱國」的挽救經濟條款,怎樣喪權辱國呢?一、各國政府必須大幅削減政府開支;二、讓經營不善的銀行倒閉;三、大幅加息以穩定貨幣。時任IMF總裁的Michel Camdessus更要求南韓各工業與工會談判以削減開支和大幅裁員,才批出570億美元貸款。
  
大幅削減政府開支,亦意味政府不能以大型基建項目刺激經濟。過程是極度痛苦的,以南韓為例,從1998年2月到6月期間,每天有超過一萬工人失業;不單受薪階級受影響,IMF的協議亦整治了長久以來政府和財閥間千絲萬縷的關係(雖不至完全清除,但至少解決了一部分從獨裁統治期間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在沒有政府的保護下,很多財閥亦宣布破產甚至走上絕路。
  
情況雖然如此嚴峻,可是南韓並未因此像某些拉丁美洲國家長期沉淪,又或像日本,雖不斷增加政府開支和拯救大財閥經濟還是永無起色。相反,只經歷了不到兩年的衰退,便比自稱成功擊退大鱷和以迪士尼、數碼港、西鐵等公共開支刺激經濟的香港,更早步出金融風暴的陰霾,今天縱受金融海嘯衝擊,各界財政亦較十年前穩健。

有評論指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虛偽,當年硬要亞洲國家以緊縮貨幣和財政手段解決問題,今天自己卻背道而馳;獅子山學會完全認同這觀點,但歐美當年所開的確是王道藥方,今天它們既然有眼無珠而不用,就由它們承受這苦果吧!

香港可退稅減稅

當然,除採用了IMF的藥方,南韓能急速復甦亦建基於民間的高儲蓄,使韓圜不致如南美洲貨幣崩潰式貶值,這是得益於東亞一向以來的經濟發展模式。誠如練乙錚先生所言,東亞經濟發展模式有其難免持續的特性,但這放於美式過度鼓吹消費的發展模式皆準。當偶爾遇到經濟逆境,政府鼓勵個人消費以推動經濟未嘗不可,但像美國數十年如是的話,必然導致民間迷信消費的神奇力量(有什麼比以增加享受來對抗經濟逆境更吸引),盲目消費,最後無論政府、企業和民間都債台高築,陷入現今的困境。

至於擴大基建刺激經濟,這些在中國可行的事,在已高度發展的香港亦因報酬遞減律(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而變得事倍功半;然而,香港可做的事情還是有的,如減稅退稅等藏富於民和取消擾民的政策如膠袋稅、最低工資、競爭法和強積金等;切忌迷信增加私人或公共開支效果,減少浪費、繼續審慎理財,才是香港長期繁榮的硬道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