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 2008

盲目保育成殺機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何民傑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 信報 ( 經濟企管 P.31 , 2008.9.1)

古樹會殺人?日前赤柱大樹倒下,擊斃路過的青春少女,事件令人惋惜,全港傳媒關注討論,有保育人士義憤填膺,指「當局應在樹木未出現問題前,先採取行動,如加以鞏固或移走樹木」,向康文署大興問罪之師,獅子山學會卻認為這是賊喊捉賊!細心想,居民投訴刺桐樹發出臭味已歷兩年,明顯已病入膏肓、不得不斬。但政府基於「刺桐屬於受保育古樹,不能鋸掉枯枝」的理由,拒絕斬樹,那究竟是官員麻木不仁、護樹人員辦事不力?還是他們有樹不敢斬?

實情是在長春社等環保保育團體倡議下,康文署在2004年起訂立了《古樹名木冊》,名冊上的525棵古樹分布全港,署方還定期派員保養測量。有紀錄,有管理,不是好事嗎?可是名冊一經訂立,哪怕老樹發臭,有誰敢大逆不道,說要斬掉老樹?所以明知有人投訴古樹有倒下危機,但面對環保加保育的大題目,誰敢負上破壞環境之惡名?於是政府唯有繼續政治正確,為老樹「打針除菌維護」而已。

保育 vs 人命

獅子山學會絕對支持人類愛惜地球,亦重視歷史的薪火相傳,但這些事都不應比人命重要吧?哪怕環保保育人士說我們自私,哪怕那棵是崇禎皇帝自縊的五百年古槐樹,如果會危害人身安全的,都得斬下來吧!況且不是舊東西都有重要歷史意義的,可是,現今保育浪潮已走火入魔、偏離最初科學理性的態度,凡事不求甚解:有十數年歷史就叫集體回憶,一律碰不得,樹木更是神聖不可侵犯,結果我們不難看到許多已發臭的古樹硬要用鐵枝扶植,但自然保育被美國生態保育之父李奧波(Aldo Leopold, 1887-1948)定義既為「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狀態」,難道讓發臭的古樹繼續撑下去就是和諧?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愛樹護樹沒錯。但盲目違反大自然規律,在不適合的環境強求大樹繼續生存,不是害了大樹害了人嗎?人為的刻意苦心或許延續一年半載,但樹和人一樣,要面對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犧牲土地發展事小,危害人命安全又何苦呢?

環保保育行動的反智又怎限於這些呢?他們倡議石油氣的士計劃時,想當然認為石油氣比油渣清潔,但最後理工大學一項研究發現,由於石油汽的士維修困難,最終排放的沿浮粒子比汽油還多。而石油汽加氣站又配套不足,結果的士要大排長龍等加氣,白白浪費時間耗用燃料,司機生計也受影響。還有港府以環保為由,強制柴油的士使用新加坡加工的環保柴油,但售價高昂,司機叫苦,有的鋌而走險使用非法柴油,結果環境保不了,得益者便只有免地價的石油汽加氣站。

觀乎近年的發展,無論是環保還是保育行動,其潛台詞大多是反發展,環保保育人士認為發展必然是破壞環境和傳統,可是他們有否想過經濟發展也可保護環境和傳統,而市場其實是促進環保保育的最佳工具?電腦、光碟、激光、光纖、傳真機等,哪一項發明時會被認為是環保工具?甚至發明者也沒有這個意圖。但當它們被廣泛應用後,市場便會為它們配搭。今天一片光碟可代替多少紙張油墨儲存資料?電郵又省下多少運輸信件的燃料?環保保育人士拒絕發展,反其道而行,難道要人類回歸山洞居住、以鹹水草代替膠袋到街市買菜才叫文明?

放棄對立法的迷思

從上述例子,可見發展不是零和遊戲,而效果比立法規管更好。但現在世界的環保保育政策遭激進人士騎劫,港府也事事以政治正確為主,凡事立法,港人亦普遍以為立法便可解決問題。有見及此,本會去年便出版了《往左走 往右走:海耶克啟迪自由之路》。此書有幸入選2008年香港書展名家推介的四十本著作,當中介紹的自由主義思想大師海耶克,就花過很多心思去解釋,政府立法儘管出於好意,也往往會製造不可預見的後果,火紅年代的社會主義如是,誓要製造大同世界的共產主義如是,以建造綠色無污的環保政策,又會不會同樣墮入不可預見的後果呢?

古樹殺人,和上述不可預見的後果有什麼關係呢?也許是時候擴闊我們對環保保育的眼光,和放棄對立法的迷信,不要讓同類的悲劇再發生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