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華府勿阻市場排毒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財經新聞 2008-09-22) P33 經濟.企管



繼貝爾斯登於半年前倒下、兩周前「兩房」被政府接管,次按風暴愈演愈烈,雷曼兄弟以破產告終,美林為自救賣盤予美銀,五大投資銀行半年內已去其三,突然資產逾萬億美元的AIG又加入告急行列,連餘下的兩投行大摩和高盛也岌岌可危。

  過去一周的投資市場可以兵慌馬亂來形容,各大金融機構的告急行動牽連甚廣,不難想像,其客顧必然會把資產迅速套現,引發許多其他的基金經理跟隨。所以無論是金、股、滙、石油,在不計價格的情況下遭拋售,結果連許多優質的股票也遭洗倉,下跌動輒是一兩成,如果這不叫滿街鮮血,哪什麼才是?對膽大心細的投資者來說,這本是增持優質股票(現在解讀為持有大量現金和少負債的公司)的絕佳良機!可是現因為美國政府打算用飲鴆止渴的方法,就是打算動用7000億美元,把毒性非常的按揭抵押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MBS)都吞下,這將會為世界經濟埋下更大的炸彈,經濟要回復正軌頓時變得遙不可及。

市場清理毒瘤過程

  在雷曼兄弟告急的時候,獅子山學會還相信如果雷曼跟美銀最終在收購價上談不攏,聯儲局也不會讓交易告吹,大不了像貝爾斯登爆煲那樣依樣畫葫蘆的為美銀包底,因為干預市場的列車已在美國起動,理應是停不了的。然而,美國政府竟狠心撇下雷曼,在救AIG事件上又以近高利貸的條款給AIG融資而沒有把它國有化,這其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也證明美國財長保爾森的能力非凡。

  說到底,政府貸款給AIG當然是干預市場、拿納稅人的錢冒險。但如果保爾森批出貸款的理由是給予AIG多一點的時間把公司拆骨賣出,所得的立刻歸還政府(這絕對可以做到,因政府已控制了八成股權),而AIG在完成這歷史任務便由它自生自滅,那不是既讓市場清理瘀血,亦是對納稅人負責任的方法嗎?

  本來這次金融危機證實了所謂大鱷可以操控市場、任意把資產價格舞高弄低的理論是絕對不成立的;無論他們的財力如何雄厚,也得依着市場的規律而行,我們當然要明白在鐘擺效應下資產價格不是偏高便是偏低,但每項資產的內在價值還是有迹可尋的。但這趟大鱷們罔顧資產的內在價值,投行的MBA兵團、醒目仔,善用財技把爛資產從新包裝,或包裝風險然後讓顧客接手(Accumulator便是其中最佳例子),自己則以極小的風險博取無限大的利潤。結果天網恢恢,今次連自己都欺騙了,自掘墳墓。

  三大投行的失敗、資產價格暴跌正是市場在清理經濟毒瘤的過程,過程亦必非常痛苦。在這動盪的一周,我們便看到有不少幸災樂禍的言論,高呼自由經濟已死,資本主義如何徹底失敗。可是資產價格大幅下跌便是市場失效?還是它只不過在清理毒瘤(就是所謂創造性破壞)?這根本說不清。干預主義者常掛在口邊的,就是市場失效,所以政府必須干預;就算市場真的失效,都是在極端情況下吧!市場失效,我們失去財富;但政府失效,我們卻會失去自由和生命。史迹斑斑,還用我們逐一列出嗎?這就是為何獅子山學會高舉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因。

禁止醫生切毒瘤

  我們承認自由市場是不會把不公義的事都消滅,有人就專鑽法律的空子損害別人的利益,但在市場這塊英雄地上,最終的成敗只在乎參與者的努力和眼光,損人利己的事做得太多,始終要本利歸還,就像今次眾投行的遭遇;干預主義者卻容不下世界是有不完美的事實,企圖靠着賦予政府更大的權力(即不斷立法)、讓政府多點干預可以改造世界,使它更美好,卻不知干預製造特權階級(像救投行而不救斷供業主,頓使投行各相關人士成特權階級)。今次金融危機,本來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懲罰只懂以財技賺錢、隨時把風險轉嫁給客人的銀行家。社會的浮誇行為,如富人喝紅酒動輒用幾萬元的情況亦必須改變;社會價值會回歸正軌,鼓勵腳踏實地、努力工作的人。但現在美國政府計劃買下MBS,等於禁止醫生切下毒瘤,還給毒瘤提供養分,經濟前景怎不叫人憂心?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