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警惕美元轉強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 香港商報 ( A09 商報論壇 ~ 經濟點評, 2008.9.10)

兩三個月前,當美元一瀉如注的時候,香港便有不少論者建議港元與美元脫鈎,以保障港人財產和應付通脹云云。瞬間油價已經從高位一百四十七美元回落近三成至一百元水平,而美匯指數亦從低位上升約10%,金價、銀價和各類資源價格亦動輒從高位回落兩三成!

港無與美元脫鈎的本錢

基於需求破壞(DemandDestruction),油價不可能在一百四十元的水平,這也適用於其他商品,甚至是糧食,加上各國相繼陷入衰退,看來高通脹情況只會是暫時性的。因此我們面對的不太可能是央行因面對通脹而要大幅加息,反而它們需要減息以刺激經濟。近期各國的通脹增幅對比上季都相對回落,似證實這觀點。既然美國是最早進入減息周期,而各國步其後塵,它們貨幣的息差優勢將會收窄,再加上歐日經濟情況比美國更不堪,看來,美元見底機會甚大。對早已習慣看扁美元的大眾來說,這結論好像是天方夜譚,但其實這是風水流轉而已。2000年歐羅幾乎崩潰,一歐羅只值0.83美元,要勞煩美國為首的G7聯合干預托高匯價,當時又有誰會想到歐羅會上升到1.6美元的水平?

莫過分規管勞工市場

如果當日港元真的跟美元脫鈎,無論是與其他貨幣掛鈎或自由浮動,恐怕走不出貶值一途,而港人的財產可真蠟燭兩頭燒了。可見貨幣政策的制訂不應受匯價短期波動所影響,而香港作為一個小型開放經濟體系,在人民幣未能自由兌換下,實沒有與美元脫鈎的本錢。尤其大多數人只看見這半年來弱美元所帶來的通脹問題,而看不見從2002年至2007年美元下跌對香港經濟復蘇的重要角色(看看思捷環球股價受美元上升所帶來的影響)。因此,港元與美元掛鈎仍然是利多於弊。可幸香港財金官員沒有屈服於民粹,貿然把港元脫鈎,在此實應記一功。既然聯繫匯率仍為不二之選,而美元的走勢又對香港經濟有深遠的影響,在好日子像短期不會回來下,我們或應了解目前世界經濟大勢,做好心理準備度過這寒冬。

獅子山學會深信在此逆境下,特別在美元轉強的期間,政府更不應對市場定下各種限制。其實,美元轉強對香港是有一定負面影響的,因它使香港相對鄰國的經營成本上升。在缺乏調控港元匯率的自由下,香港要在競爭勝出,便只可以增加生產力和減價着手。如此情況下,就業市場近年的好景氣將在未來兩三年難以復見,因此,最低工資更不可推行。在經濟向好時,最低工資的禍害還不大,有人便把勞工顧問委員會在英國考察後所發表的報告大做文章,指出自從1997年英國實施最低工資後,沒有公司因實施最低工資而倒閉,先不理會勞顧會是如何科學地找出英國各已倒閉公司的死因,1997年至2007年是英國二戰後經濟繁榮的黃金十年,在勞力求過於供下,失業率當然經常處於歷史低位,而工資就算不用立法也會由市場自動調升。問題在於當經濟逆轉時,基層勞工價格因失去向下調的功能,使很多中小企只能走上裁員或倒閉之途。中國內地在2004年已實施最低工資,最初也看不到有什麼影響,但到去年底經濟逆轉,再加上《勞動合同法》的具體實施,大批工廠同時倒閉,便可看見勞工市場過分規管的惡果。

還有基於地理因素,在西方或中國因取低工資而失去工作的人,他們還可選擇到較偏遠,生活指數和法定最低工資較低的地方或回鄉找尋工作,可是香港一個孤島,我們又可往哪裏?

情況比九七好

至於政府紓民解困的政策亦不應只為創造就業而投資的基建,迪士尼的錯誤實不應重複。在美元轉強的情形下,減稅確使香港保持競爭力,而在香港因薪俸稅的人數只佔人口的六分之一,政府在考慮減稅時仍可以雨露均霑的方法按人頭以退稅還富於民。

雖然香港經濟再次受到外圍經濟的拖累,但我們認為這次的情況遠比亞洲金融風暴的要好。1997至2003年的通縮噩夢是樓市崩潰負資產效應所致,可幸的是今次香港樓市雖有高處不勝寒之感,但供樓負擔和炒風與1997年相比仍有天壤之別。而美元現時幣值亦仍偏低。再者香港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比1997年緊密,而內地經濟增長,哪怕只有7-8%,仍足以支撐香港經濟。看來只要政府不胡亂出招,香港經濟較世界各地仍是看高一線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