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行政會議宮心計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5, 2009.10.28)

上周拙文指出曾蔭權如何被「博上位」的邱騰華狠狠的摔了一跤,以為在施政報告中舉起環保這尚方寶劍便萬無一失,能給市民有為的感覺,亦回應了環保團體數年來以慳電膽取代鎢絲燈泡的訴求,可惜爆出慳電膽益襯家醜聞後,環保團體便立刻翻臉不認人,狠批「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以自保。其實,他們反咬曾特首,只反映他們是「叢林法則」的忠實追隨者,事件只道盡世間一切人情冷暖與世態炎涼而已,慣讀《資治通鑑》的我已見怪不怪。

不料,綠色和平於翌日以文章《慳電膽陷政治漩渦 氣候政策無期》回應,說「如果政府能老老實實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資助巿民購買慳電膽……環團又何須跟你在慳電膽這些小枝節過招?」噢,這一下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了!既然「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那政府還為何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資助巿民購買慳電膽」?事已至此,還在否認「賣曾(特首)自保」?

家臣叛逆籠裏反

《慳》文企圖力證環保團體不是五代十國中的反骨將領李小喜,最後還說只要曾特首「賣少一點小聰明,相信環保路上自然更多同伴,更多人扶持」。說穿了,就是認為曾特首今天搞得眾叛親離,是咎由自取的。可是,李小喜出賣劉守光,不也是有天大的理由嗎?既然綠色和平出來回應,我也樂於把李小喜這賣友求榮的故事講下去,誰是反骨仔與否,則由看官定奪了。

上回說到李存勖討伐盧龍節度使劉守光,城破後,李存勖沒有馬上把劉守光殺掉,而是打算把他和他的父親劉仁恭押到晉陽的太廟才行刑,以祭李存勖父親李克用上天之靈(劉仁恭以出賣李克用奪得盧龍,劉守光又以出賣父親奪得節度使一職,唉,都是一群畜牲)。在押往晉陽途中,劉仁恭看見劉守光,忍不住唾他的臉說:「逆賊!把我們家害得如此悲慘!」到達晉陽太廟,父子兩人才知道自己是祭物,劉守光魂飛天外,大叫說:「我雖死不恨,可是,叫我不投降的,是李小喜,他反而先投降。」李存勖即喚李小喜對質,李小喜目露兇光,斥責從前對他言聽計從的劉守光說:「你對父母兄弟那種禽獸行為,難倒也是我教你?」

無是生非慳電膽

再看看綠色和平如何回應邱騰華:「你本來把特首送上了淘汰鎢絲膽的正路,可惜你也給他送上了蕉皮,讓他狠狠地摔了一跤。」「邱局長,不要來轉移視線這套吧。」果然是同一嘴臉!邱騰華所託非人,實在可憐;不過,獅子山學會早在他強推膠袋稅時惇惇相告切勿與虎謀皮搞假環保,現在把曾特首家「害得如此悲慘」,讓老闆唾他的臉也絕對受得起呢!

慳電膽事件,激起了外界質疑曾特首以權謀私的一連串指控。就在特區政府應付這嚴重外憂下,有心人即乘勢而起,曾特首要面對令他更頭痛的內憂:在復建居屋這議題上,四名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在接受訪問時,均沒有附和政府立場,有二人更明確表示支持復建。正如魯迅名言:「落水狗不但要打,而且要重重的打。」枕邊人也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抽特區政府的水,不少市民更開始懷念起「建華之亂」的日子?午夜夢迴,曾特首若走到鏡前望自己,是否應仰天長嘆,問問為何弄到如施田地?

曾特首,不用抓破頭皮了!你在上任特首後,強調強政勵治,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又搬出六大產業,是在告訴市民政府也可以是推動經濟的火車頭吧!你說積極不干預已死,政府應干預時便干預,實在是高鐵、郵輪碼頭、最低工資甚至是慳電膽等,政府有形之手是隨處可見的。如果你是一個有施政理念的政治家,相信三司十二局暨一眾副局政助的能力高於市場的集體智慧,那為何還在施政報告說要「維持『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你以為這樣能討好各方人士,其實是在自相矛盾啊!還是你的潛意識仍對你說,香港的成功,就像你從孤獨的推銷員成為特首,是仰賴積極不干預所賦予的自由空氣?只是聽多了身邊眾多鬼卒們「政府能市場不能」的餿主意,以致「禍去禍來因自招」?

總之,曾特首所面對的,外有反骨智囊組織,內有行政會議四人逼宮,這台戲應好看過《宮心計》。至於能否力挽狂瀾,且看曾蔭權撥亂反正的決心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