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曾蔭權錯信反骨仔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7, 2009.10.21)

上周在新加坡出席美國稅務改革組織(Americans for Tax Reform ) 主辦的會議,期間與喬治布殊政府時代的首席總統演詞撰寫人麥偉林(William McGurn)有一面之緣,討論貿易保護主義在奧巴馬治下的美國如何借屍還魂,而這又將如何危害美國以致全球的經濟復蘇,言談間不時流露擔憂之色。會後,難得忙裡偷閒,最好的活動正是在陽光與椰林之下的泳池旁閱讀,重溫《資治通鑑》,剛翻到五代十國群豬亂舞的大暗黑時代,部屬出賣主子如家常便飯,今天黃袍加身,明天卻翻臉要砍要殺,完全沒有道義可言,對當時稍有傲骨的知識分子來說,我深深感受到他們的無力感。

書讀過了,回到房間,上網查看香港新聞,見特區政府又爆出管治危機,「燈泡事件」雖不致令特首誠信破產,但已弄得一身蟻,總為他不值;畢竟,深信政治化裝術的曾特首,在倒數其餘下的三年任期內,以明哲保身為終極目標,在中國宮廷文化下而言絕不為過,也是二千年來中國人為官之道,所以曾特首才在施政報告中推出深受歐美左派人士膜拜的環保政策來討香港輿論界歡心。

亦友亦敵難估算

香港輿論界最愛引用「西方先進國家」例子,特別是環保政策,外國月亮一定是又大又圓的,因此香港不但要跟,而且要做得更徹底,故縱使明眼人也知道100元現金券只是「作秀」,特區政府也覺得萬無一失。只不過機關算盡,算不到一向對保護地球義正詞嚴的環保組織在大難臨頭之時不幫上一把,卻倒戈相向,在曾特首背上插上一刀,以此與特區政府割席自保。走筆至此,頓覺五代十國亂世下的那份無奈,也隱然處於我們的時空;司馬光筆下群豬亂舞的影像又立刻重現眼前。

話說當時以復興唐皇朝為號召的晉王李存勖率兵討伐自立為帝的盧龍節度使劉守光,李存勖何許人也?就是張徹導演《十三太保》裡面的三太保,亦即後來的後唐莊宗。經過一連串的戰鬥,李家軍兵臨城下,劉守光嚇得屁滾尿流,在城門上跟李存勖對話,並且已打算投降,李存勖也保證投降後保其性命。可是劉守光最寵信的將領李小喜卻義憤填膺,堅決反對,又說誓死護駕云云。正當劉守光猶疑之際,李小喜卻偷偷的翻城投敵,還把城中虛實相告晉軍,李存勖立刻發動攻擊,劉守光就此喪在賣友求榮的李小喜手上。

環保鬥士變色龍

對於環保政策,曾蔭權和邱騰華也算對環保組織言聽計從吧?2007年新政府組成便成立環境局,膠袋稅、停車熄匙、強制回收電器以至最近的慳電膽現金券,特區政府沒有跟十足,但也有八成在議程上了。

綠色和平不是到過迪士尼樂園酒店把大堂的掛牆鎢絲燈泡換成慳電膽嗎?並曾指責政府「無實際行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那現金券算不算是實際行動?但現在出事了,綠色和平說什麼風涼話:「……已發現七成受訪家居轉用慳電膽,市場佔有率已經很高,政府再推現金券計劃成效令人存疑。」振臂高呼爭取政府「實際行動」是他們,現在「實際行動」出了事,在利益輸送這事情上不幫政府算了,起碼從他們的角度,現金券是改善環境的一步,連這樣的肯定也不做,更加落井下石與政府割席,這幫人不是翻版李小喜嗎?

特首宜另覓夥伴

再說其他的環保政策,獅子山學會已經常指出,當輿論要求政府立新法例推動環保(或其他的產業時),得益者往往是社會上最有權勢的階層,無論是在慳電膽這事情上,還是像發展商以環保露台讓樓盤「發水」,這是政策推出的第一天已可預見的事情,但環保組織當年還不是以設計有助採光和降低室溫為由舉腳贊成?今天又說市民被迫買貴樓。環保鬥士們,捉鬼是你,放鬼也是你,說話可以負點責任嗎?

在此只想為吃了環保鬥士大虧的曾特首和邱局長奉上兩句話,如果你們是真心為環保,與其與這些走火入魔、只懂抽水而說話不負責任的環保鬥士合作,不如等待環保界的馬丁路德出現。

假若特區政府還是堅持要把假環保這台戲演下去,最好還是另覓合作夥伴,與虎謀皮,往後再在你的腳跟插上幾刀,弄得腳痛就不好了,對不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