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褫奪低層工作尊嚴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7, 2009.10.14)

「獅子狗學會!」、「最低工資都反?正x狗!」等留言,一向在網上各大討論區,特別是高登討論區,因獅子山學會反對最低工資而出現。

驟眼看,在互聯網這個無須「扮」、「心有句講句」的世界中,真的令人覺得最低工資全城支持。不過,本港有一個討論區,出現反常現象,留言及瀏覽的網民一面倒反對最低工資。

這群神奇、反「民意」同獅子山學會一樣的網民,在那個討論區出現?就是在一個叫親子王國(Baby Kingdom)的網站。

據本會查證,瀏覽該網站的人,絕大部分是香港的母親們,特別是那些有未成年小朋友的媽媽。她們反對最低工資的動力不難理解,原因就是獅子山學會一路以來的忠告,最低工資會嚴重害到三類人。

弱勢社群受害

第一,新移民,因大都是從大陸來港一家團聚的過埠新娘,即女人。

第二,因選擇生育曾離開勞動人口,不過,因小朋友比較大想重新返工的人,即又是女人。

第三,各級學歷的畢業生,即女人辛苦懷胎誕下的小朋友。

他們是如何受害?大家不妨問問自己,你們一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學了多少令自己生產力更強的東西?而在第一份工作前,生產力如何薄弱?

由於生產力薄弱,香港老闆以「可恥」薪金給這群新進工人「偷師」、「學」的機會。對於有力爭上游之心的員工,無論起初環境如何艱辛,那人必成令一獅子山下的香港故事。

當立法會通過現有的最低工資議案,以下的情況便會是非法了。

學生:「我真係好想入行,俾次機會!」老闆:「你對呢行乜都唔識……。」學生:「搬搬抬抬、捱更抵夜,我都肯。淨係希望你俾次機會。」老闆:「乜都唔識冇乜人工喎。」學生:「開始時冇人工唔緊要,我真係好需要呢個機會!」老闆:「好啦、好啦。俾你試試。」當然,政府知道將以上的情況非法化,會害到人。所以在條例中,豁免了本地大學生。這豁免,就是令本會所有成員發怒,因為政府是明白被奪去第一份工,對個人一生有永久性的破壞。

那獅子山學會要問提案的張建宗局長,如果你明知有害,留學外國的香港小朋友呢?中七畢業生?中五畢業生?最需要「一路返工、一路學」、被政府玩死的輟學學生呢?

今時今日瀏覽親子王國的媽媽們,就是看到本地教育摧殘自己小朋友的可能性,已有心理準備,有天要向自己的小朋友說:「求求你,求其搵住份工先。你日日留係屋企,唔係辦法。唔好嫌人人工少,做住先……。」不過,有最低工資,媽媽們就會連這樣的勸告也不能開口說出來。大家試想,到那一刻這母親的感受如何?這母親可要躲在隱蔽的地方,默默流淚?

星期一黃昏,商業電台《左右大局》節目的主持李慧玲邀請了自由黨成員田北辰和工會代表李卓人,談論自由黨在星期日公布的一份有關最低工資會令多少人失業的調查結果。

那份調查是由自由黨委託香港大學做的,結果是如果將最低工資定在33元水平,將有十七萬多現在勤奮上班的人,工作尊嚴將會被褫奪。

就算是在調查中最低的最低工資水平22元,亦將會有一萬四千多人失業,即相等於十四間中學學生人數的人。

無良主播開香檳

不過,聽當晚《左右大局》最令人憤怒的事,就是主持李慧玲,她就算聽了田北辰解釋會有多少人因最低工資而失去工作尊嚴,她還是對有大多數老闆支持的最低工資而感到興奮,甚至話要「開香檳」。

香港人反對最低工資的理由,不是停留在李慧玲的九十年代世界,不是因什麼「營商環境」。老闆支持最低工資,只要「營商環境」沒損,就可去馬落實最低工資。李慧玲真的要這麼無良?

連自由黨的田北辰都不斷追問李慧玲和李卓人,為何要褫奪人的工作尊嚴。星期一的《左右大局》締造了香港政治歷史,因是第一次自由黨站在道德高地,狠狠砲轟李慧玲和李卓人。

最後,獅子山學會想向李慧玲說一句話。

李小姐,妳每日有數小時發言的時間,不如拿數分鐘出來玩角色扮演,假設你坐在一位因你支持的最低工資而被褫奪工作尊嚴的人面前,妳望進他眼裏時,妳會有什麼說話想同他說?那就將那番話在大氣電波裏說一次。

妳在星期一的節目中,因聽了田北辰問為何要支持一個要褫奪工作尊嚴的法案時,曾說:「依家唔係講立唔立法,因為政府已經遞交左草案……。」妳和2003年辯論二十三條立法的陳鑑林,有可分別?敬候妳的回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