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美國人的反擊戰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7, 2009.9.16)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激起原本實行孤立主義、企圖置身於戰爭之外的美國人拿起槍枝反抗法西斯。當時中國獨力抗日已經歷四載,我們後來在蔣介石的日記中得知,他原來憑「念力」抗日,致勝之道就是待「國際情況有變」,美國參戰者這一天他終於等到了。

中美關係一向雙贏

之後,宋美齡被邀請在美國國會發言,羅斯福稱中國為四強之一,所有不平等條約遭廢除,到美國在日本投下原子彈,中美人民在上海擁抱慶祝戰爭勝利,作為戰勝國的中國被邀加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這是歷史上中美關係的高峰,中國藉此洗脫百年被列強凌辱的國恥,美國亦領導世界重建,人類進入新里程。一向以來,中美合作不是你死我活,而是雙贏的、甚至給世界帶來美好的明天。

如今,美國為世界帶來金融海嘯,又因胡亂花費,導致欠下外國特別是中國巨額債務,自己從盟主寶座上黯然失色,中美關係亦變得貌合神離。

中美因輪胎糾紛可能爆發貿易戰,歐亞股市應聲下挫,再次印證中美合則贏、不合則世界有難這硬道理。問題是什麼讓中美關係淪落到如斯田地?「牛仔總統」布殊的單邊外交政策,讓雙方搞得不愉快這道理不難明白,但現在換了能言善道的奧巴馬,在他當選的時候,大家不是期待他會化身友誼大使,改善美國對外關係嗎?

但正如老子所云:「治大國,若烹小鮮」,國際情況看似錯中複雜,但大道理跟平常人與人的關係沒有什麼兩樣,當一個人做事不負責任,欠債的想盡辦法佔債主的便宜;要實現自己的理想卻永遠釘人家的銀包、花人家的錢圓自己的夢,任憑那人如何口甜舌滑,他的人際關係可以好到哪裏?如果永遠不改,他的家人厭棄他也不足為怪吧!

現實是奧巴馬管治下的美國,就是這樣令人討厭的一個國家!剛過去的周末,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到阿扁被判無期徒刑的時候,可能忽略了在美國發生的一件大事,就是9月12日有二百萬長途跋涉、來自各州的美國人到首都華盛頓上街,聲討奧巴馬。

你沒聽錯,在香港被很多人認為是口才了得,有魅力兼有台型的奧巴馬在老家就是這樣被圍堵。只數個月的時間,支持度由高峰下跌近三成,美國人為什麼這麼快便「翻臉不認人呢」?

二百萬上街的美國人以Tea Party來命名這次遊行──以觸發美國獨立戰爭的波士頓茶葉事件(Boston Tea Party)作比喻,可知他們關心的不是美國經濟為何經半年搶救還是沒有起色、失業率還是在10%等枝節,而是奧巴馬在強推醫療改革上顯出愈來愈不對辦、再加上永無窮盡增加的政府開支,侵犯了美國立國的精神和核心價值。

其實美國人在布殊推出首個8000億美元的「頭痕」資產紓緩方案(TARP)的時候,美國人已大不願意用自己的血汗錢,去拯救那些投資失敗的銀行家。

不過,聽見政府說到天要快塌下來似的,也就姑且信之;但當危機稍微紓緩,銀行家又分其天文數字的花紅,政府推出一個又一個幾千億的所謂刺激經濟方案掉到華爾街大鱷、華盛頓政客和底特律工會。

最後,當眾人憂慮他們如何填滿這些由政商工會特權階級所造的經濟黑洞時,奧巴馬還在發千秋大夢,用9000億元搞全民強制醫療保險!已經不是全民醫保是否更公義的問題,而是錢從何來?奧巴馬用納稅人的錢可不可負責任一點?

華盛頓大遊行政治結果

一股被欺騙所產生的憤怒,令他們想起波士頓茶葉事件時美國人時怎樣被英國殖民政府欺壓。「九一二」華盛頓大遊行最常聽到的口號是「我們不是你的提款機」、「政府是我們的僕人不是主人」,激進的更說如果政府再打劫他們,他們就用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拿起槍支像二百三十年前立國先賢推翻政府去也!

可以看到,美國人也知他們的問題,政府不負責任的花錢,那怎能怪中國對美元美債沒有信心?「九一二」華盛頓大遊行的政治結果,將是中美關係以致世界經濟擺脫金融海嘯陰霾的關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