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按證是房利美的鐵證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3, 2009.9.9)

對於獅子山學會上上下下的會員,昨天是非常振奮的一天。原因是本會多年來視為最威脅「港人治港」的機構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得到立法會大批議員的重視。

四星期前,獅子山學會在此寫了一篇題為「令北京管治香港的政府機構」的文章。文中,本會曾提及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的一篇文章。曹先生文章的內容能以一句「如何收回港人自治權,令北京直接管治香港的方法」作為結論。

直接管治香港 舉腳贊成  

本會當天亦曾解釋,為何結束港人治港、北京直接管治香港的一天,特區老百姓必會舉腳贊成的。如你沒有看過四星期前的文章,這刻必定頭痕地問:

「冇得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都會開心?點解呢?」  

那天我們會歡迎中央治港的原因,是因港人治港被證明不能維持。什麼是「不能維持」?老父和我多年前的一次對答就最能解釋。
  
我:「老豆,點解我唔可以咁做?」  

父:「唔好駁咀!你想點就點,你要自治權,先要唔靠我。」  

我:「唔靠你?即係點?」  

父:「即係你要識搵錢,自己養自己。做到,你咪可以有自治權。」  

我:「就係咁簡單?」  

父:「係。不過你要諗有日你有老婆仔女,你又突然撈唔掂,要我救,咁到時我要你點就點。因為你唔鍾意都好,你老婆仔女都會迫你聽我話。」  

我:「冇錢、被炒,咪節衣縮食。唔一定要搵你救。」  

父:「係,消費係可以縮,不過有D開支,唔可以唔使。」

我:「例如呢?」

父:「例如你老婆幫你生個仔,佢大個仔有日同你話想做生意,佢又話搵到錢會俾家用。你聽到話好,話支持。點知因為你到時有樓有資產,借錢平,你個仔就用你個名義借錢,跟住買D例如 accumulator 等,回報高過借貸利息結構性產品,去賺息差。初頭你個仔真係有錢賺,俾好多家用,你同你老婆周街讚佢叻,羨煞旁人。」

我:「And?」

父:「之後因佢俾家用多,你老婆就算擔心個仔會出事,你都話『放心俾佢搞』,你個仔就愈做愈大,愈借愈多。點知有日,又爆D幾年一次『百年水災』,你個仔輸凸,被迫還錢。佢冇錢俾人捉住,D債主搵你,話唔還就有事。到時你可唔可以唔還?呢個開支,可以唔
使?」

我:「……」

父:「好,如果撞正你又被炒,你幫唔到佢還錢,仲唔搵我?到時,你唔聽我話都唔得。」  

我:「咁又係,對我個名副其實敗家仔,你就係……」  

父:「……阿爺。我叫得阿爺,就有咁功能。」  

今天的香港,「阿爺」是誰應毋須多解釋。那位最初給大額家用,最後大敗家產的敗家仔又是誰?就是立法會議員關注的香港按揭證券公司。
  
按證公司的原意是因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指明,殖民政府在長達十四年的過渡時期下,每年賣地量面對硬性限制,爆發巨型住宅樓市泡沫。所以,政府成立了按證公司,為某些有太多按揭在手的銀行,能賣出按揭去減低銀行體制系統性風險。

沒有存在理由
  
根據立法會的記錄,當時為得到立法會批准,政府白字黑字寫明,按證公司只能參與香港的住宅按揭市場,就連本地商業大廈融資市場都不能沾手。
  
時間一轉到2004年,香港樓市經過了最大的跌幅,開始回升,按證公司中人覺悟就連樓市最差的時刻,也沒有銀行倒閉,即等於按證公司是沒有存在理由。按證公司便像一般官僚機構一樣,為自己開拓新的存在理由。
  
奈何有如軟弱的家長,政府眼見按證公司能帶來巨額「家用」,便採取「放心俾佢搞」的心態,令按證公司愈搞愈大。過去十年的歷史,已證明無論按證公司今天如何保證會限制自己的活動和大小,它朝只要一有機會便擁抱更多風險。
  
按證公司因能像美國房利美、房地美一樣,能在資不抵債的時候,迫納稅人「泵錢」,所以本身融資、借錢時,息必低、額必大,有資金便能放債賺息差。
  
最令人沮喪是,按證公司中人的報酬是同按證公司每年的盈利掛。至於按證公司放款的對象不難相信其決定因素,不是債仔能在多年後連本帶利全數還清,而是因年尾花紅推動,債仔能今年內乖乖地按時還款,明年爆煲是明年的事。
  
前港督彭定康早前話:「Third way原來就是數私人袋,輸錢全國頂。」  2008年「爆煲」的房利美、房地美,之前也是好像長期在一片歌舞昇平下運作,又常常提醒大眾它們為「圓市民置業夢」的供獻。不過,到突然出事時,一夜之間為已非常龐大的美國國債額再加大五成。
  
如發生在香港,我們還有選擇不找「阿爺」相救嗎?昨天出聲要殺掉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去除能摧毀一國兩制威脅的立法會議員,獅子山學會為你們喝采。不過,按證仍然存在,大家還需努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