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7, 2008

蘋 果 批 : 戳 破 競 爭 法 的 神 話

政 府 話 , 《 競 爭 法 》 可 以 促 進 競 爭 , 打 擊 奸 商 , 維 護 自 由 , 對 抗 通 脹 , 惠 及 消 費 者 … … 以 上 一 連 串 《 競 爭 法 》 神 話 , 最 近 一 個 論 壇 入 面 , 被 各 路 人 馬 一 一 戳 破 。 主 持 : 楊 卓 華 、 高 明 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716&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11354018&cat_id=6771675

3 comments:

周克成 said...

我打不开您的这个链接地址,不知为何。

said...

克成,這個是到蘋果日報連結,恐怕內地是不能打開的了。

Henry said...

小弟係本人blog文章:
http://blog.roodo.com/marinereconhenry/archives/6232459.html


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
托馬斯.潘恩曾經說過:「管得最少的政府就是管得最好的政府。政府本身不擁有權利,只負責義務」。這句話體現出古典自由主義,亦即今天保守主義的精神,也是至今都資本主義發展的指南和方向。換言之,一個好政府,架構上是精小而有效率,經濟上採取放任而不干預的政策,政府充其量所做的只是從旁協助的角色。例如透過減稅的措施,鼓勵自由競爭。可惜的是,現今全球的左派勢力仍然非常強大之下,很多有利於政府甚麼也有管的措施紛紛出爐,例如增加稅項、推動最低工資立法、增加養老金、膠袋稅、車胎脫、一刀切反吸煙法、以及制定《競爭法》等,不僅無助左派所想像的「舒解民困」、壓制通脹,甚至是「振興經濟」……,而且更造就了大政府主義,因而個人自由造成了巨大損害之餘,更會浮現出大政府主義衍生出來的官僚機構無限膨脹,冗員充斥,最終形成官員貪腐之風。

政府只能做守門員的角色
足球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運動,因此就以足球來作一個比喻吧。足球比賽中,守門員的角色,就是阻止對手攻進已方的龍門。換言之,守門員最重要的職責,最好只是限於守護龍門,己隊策劃進攻和負責進球的責任交給中場和前鋒就已經足夠了。同樣道理,政府的角色也應像足球的守門員,所做的就是個人自由免於受到侵犯。而生活在社會上的人,就像足球上其餘的10位球員,由於政府角色僅限於「守門員」,而這「守門員」保護人民的個人自由下,像專職進攻球員能夠在有一個穩健的守門員下,放心參與進攻一樣,也會因個人自由不受侵犯,自由發揮自己的所長和優勢,繼而能夠享受民主自由社會下的「小政府、大社會」的成果。
大家試想一下,如果球場上的守門員,放棄自己作為龍門最主要的職責,而且擅自上前參與中場和前鋒球員所做的進攻角色,後果會如何?不僅極不能無助球隊取勝,反而被對手反戈一擊,乘空門之便射進空門,導致球隊在比賽中落敗。同埋,如果政府放棄只作為守門員的角色,甚麼事也要干預,不僅不能達到「振興經濟」、「舒解民困」、扶助弱勢社群……的目的,反而更會造成通脹加劇、失業率不減反增、養成懶惰之風、個人自由受損、官僚機構和冗員充斥、政府開支增加、干預自由市場的自我調節和運行、產生貪腐的官員等。在香港,為何不少人反對立法制定《競爭法》?因為制定《競爭法》,無疑對香港長久以來奉行「積極不干預」的自由經濟受到嚴重的損害。

「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
潘恩認為,正因為「人性本惡」,所以有必要限制政府權力的必要性。他說:「只有制度才能彌補人們德性方面的缺陷」。而且更斷言:「政府即使在它最好的情況下,也不過是必要的惡,而在其最壞時,就成了不可容忍的惡」。美國前總統列根更將潘恩的話進一步發揮,而且說得直更接:「政府並不是解決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列根這句話狠狠的摑了左派的一巴掌。
潘恩和列根的意思是說,政府管得愈少愈好,就是實現「小而美的政府」。那麼,一國元首(總統)或行政首長應該做甚麼?就是僅用外交、國防的有限權力和眾多的演講上,推廣民主自由和「積極不干預主義」(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或「小政府主義」(Minarchism)的經濟和其他內政的政策。在行政方面,交給有能力、具有專才和通才人士打理,並精簡行政架構就可以了;在經濟方面,就是以亞當斯密、海耶克和佛得利曼的經濟學說為基礎,亦即推行市場經濟,深信「市場是一隻看不見的手」,而且市場有自行調節和適應的功能,並認為「貨幣主義」而造成通脹的加劇,需要透過減稅和緊縮貨幣,才是真正刺激經濟的最佳辦法。簡言之,政府在這時候除了以減稅作為從旁協助的性質以外,基本上都是推行放任式的「積極不干預」經濟政策,充當足球場上守門員的角色而已。

增加稅收和福利、最低工資、制定《競爭法》等大政府主義措施,不但無助經濟發展,而且更導致政府支出增加、通脤加劇、甚至政府有干預之便危及自由。這些像糖衣的措施,未見其利已經先見其害。卡特不是一個反面的教材嗎?連一個網球場的小工程也要管的總統,卻是美國史上最昏庸無能的美國總統(本人卻是擔心「卡特第二」的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大政府主義的害處,無須多言,看看德國、瑞典、法國、意大利的大選和英國倫敦市長的選舉已經知道,因為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居民已經「受夠了」大政府主義。現在大膽的說,大政府主義已是成本高昂、驕傲自大、反應遲鈍和「大失敗」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