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09

大學學券解救學子困局

何民傑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 (理財投資 P. 33, 2009.4.29)

《信報》練乙錚先生在4月7日發表〈香港辦私立大學能賺大錢嗎?〉一文,列陳香港語文水平低落、辦學成本高昂等因素不利發展本地私立大學為「賺錢」產業。香港中文大學劉遵義校長在4月27日以中央政策組教育服務小組召集人身份,指香港發展教育產業並非為了賺錢,建議政府訂立《大學法》支持私立大學發展。

獅子山學會向來擁抱自由經濟,對「賺錢」這詞語從不抗拒,既不會神聖化熱愛「賺錢」的人,也不會妖魔化以「賺錢」為目標的朋友。但我卻有點狐疑,花精力辯論私立大學能否賺錢,是否偏離了為下一代想的題旨?

我們的研究總監孫柏文先生時常引用荷里活電影《華爾街》裏的一句對白:「貪婪讓人類進步。」當我們關心下一代的教育質素,希望整個教育制度變革,我們就必須思考怎樣的制度才能帶來不斷的進步。

學額不足難解決

劉遵義校長指出:「本地大專院校學位,只佔適齡學生中的18%,比率較許多國家,包括日本、韓國等地偏低,對香港要發展知識型經濟,有關的比率屬太低,應考慮提升比率至逾40%。」如所言非虛,香港的大學教育問題僅是學額不足,那問題應該十分簡單,只需要增加學額不就把問題化解嗎?而要增加學額,不外乎三個方法:一是增加資源投放,擴大現有體制;二是向外地購買學額供本地生學習;三是以現有資源作更有效分配,達至學額增加。

本來解決方法一是最簡單,但劉校長和一眾中策組顧問不是不知,現今納稅人每年花116億元在大學教育方面,總受惠學生也只不過六萬多人,要是來個翻一番,特區政府不是花不起一、二百億元,但現時大學教育種種流弊,會不會也一起翻兩番,到時公帑花費換來大學教育中學化,對香港要發展知識型經濟的宏大理想還是不利。

方法二倒是能夠進一步思考,香港早就慣了請外援,本地老師教不好英語,請外籍的,家裏有能力也老早送子女到外地升學(包括一眾立法會議員和教育高官的子弟,所以本地大學就學率偏低也成一疑問)。但放到大學生的問題倒是複雜,究竟送錢給大學生到外國讀書較好,還是送錢給教授來港教大學生更好,確是大難題。

方法三看似輕鬆,卻是阻力最大。香港的大學教職員早以高薪見稱,同樣資源服務更多學生,不是共了他們的產嗎?一校之長當然要三思而行。

真的無路可行嗎?獅子山學會倒一直倡議既簡單又有效的方法,就是推行大學學券,凡是符合一定條件的學生就發給他們一定金額,哪管他們跑上北京,飛往大西洋,還是留在沙田,想讀什麼就讀什麼,本地大學想留住學生,請提供優質教育,官僚從此不用費神管這管那,大學教員更具空間創新了。

當代古典自由經濟學派一直倡議以學券實現教育改革,其中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就是當中的致力推動者,他指出人們須要分辨由政府資助教育和提供教育的兩個角色,學券是最有效的方式使政府只集中在資助教育之上,不再直接提供教育,從而透過學校與學校之間的競爭,以及家長和學生的真正選擇,建立起最優秀的教育制度。【註】  當然,佛利民和海耶克等古典自由經濟學家都傾向政府資助基礎教育,而大學教育未必是政府義務所在,但故且時宜勢易,人們對政府的期望比以前高,對教育的要求也比以往多,如果政府真的需要資助大學教育,我相信大學學券是古典自由經濟學家支持的唯一方法。

香港本來民辦大學力量強大,浸會、崇基、新亞書院等大專當年不是給港英政府逐步歸化,早就是獨當一面的民辦大學。

今日香港看似大學林立,但都以官辦為主,資源來自官方,自當被官僚管得僵硬,每所大學都爭逐當研究型大學,結果研究教學兩不討好,這不是苦了我們的大學生嗎?

有謂發展私立大學可以開創天主教大學、大中華大學等宏願,但人家名牌大學沒上一兩百年也建立不起來,現在從頭開始是不是自討苦吃?何不以大學學券解救現成大學,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兩所本地大學龍頭不就有資格由官轉民,以現有財力加上校友網絡發展成有如美國長春藤大學聯盟般的民間知識力量?到時大學間合併重組,只要學生受惠,資源更有效運用,又豈會再有教院風波?

制度致學生鑽營考試

更加重要的是,香港學生和家長望穿秋水進入大學門檻,由三歲開始的唱遊班,到中小學的考試操練,無不是想得到大學的入場券。但現時在大學聯招制度下,學生又只有透過公開試成績定奪生死,大學學系連面見學生的機會也沒有。這樣的制度又怎會不造成學生鑽營考試,教師無從發揮,辦學團體罐頭倒模的通輸局面。

雖然練乙錚先生在〈香港辦私立大學能賺大錢嗎?〉一文,確實指出香港的大學對國內和外國學生的吸引力有限,但卻忽略了言論和學術自由仍然是香港比國內優勝的地方,如大學能從學券制中得到解放,大學自由化的局面隨時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始終數以億計的年青同胞,幾個巴仙來港升學也叫我們吃不消,賺不賺他們的人民幣,卻不是我關心的課題。

要打破當今香港教育制度的流弊,順藤摸瓜,必從大學開始,要大學革新自強,大學學券是必經之路。「貪婪讓人類進步」,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得到步步向前的教育嗎?

註 Friedman,M.,(1955). The Role of Government in Education, in Robert Solo, ed., Economics and the Public Interest, New Jersey: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