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2, 2009

香港走上「成龍」之路?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27, 2009.4.22)

港產國際巨星成龍周六於海南博鰲亞洲論壇上被問及對文化自由的看法時,發表了他對自由的獨特見解:「有自由好,還是沒有自由好?真的我現在已經很混亂。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而且變成台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即時全場譁然,港台傳媒網民亦展開圍攻,指出成龍需要人管是他自己的事,別扯到港台民眾身上。
  即使在成龍眼中「不亂」的內地,其言論也引起很大迴響,不少同胞更認為成龍生於香港這自由之都,是仰賴這地方賦予的自由才使他在演藝事業上有如此輝煌成就,說這風涼話是忘本的表現。無論如何,儘管在二十一世紀還是有人追求被管的生活,大部分人仍是嚮往自由這句話應錯不到哪裡去的。
  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而最大型的移民湧入就是發生在中國最不自由的年代,所以從中國移民來港的都是追求自由、逃避管制的人;正巧,發生在過度期的移民出國潮也是由於港人懼怕回歸後香港會失去自由的決定。所以香港人,特別是在獅子山下年代成長的,他們的血液應是擁有強烈追求自由的DNA,而成龍正正是這個年代成功的表表者,從他的名字──港生,便知道他父親應不是香港土生土長的人;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成龍的父親是中華民國的退役軍人,國民黨敗逃後他為了避禍躲到香港,後來擔心離大陸太近,去了澳大利亞隱姓埋名做廚師。有了這些背景,成龍的自由論分外令人震撼、傷害了香港人民的感情便不難理解。
  正是香港人知道自由是有代價、得來不易的,成龍這一個國際級人物,曾經代表著大中華地區揚威海外,就這樣把多年來為爭取自由而付出血淚人士的努力抹去,才真的令人痛心。可是,在罵成龍這樣雙手把自由奉上之時,人們有沒有也有意無意的把自由放棄了呢?或者我們的自由悄悄地被人拿走而不自知呢?
強迫的強積金
  在獅子山學會工作了兩年,曾經出席不少論壇,聽到輿論最多談及的就是社會上有某某問題,靠市場自律解決不了,所以要求政府立法規管。認識我們的都知道,獅子山學會從成立的第一天便反對強積金,我們賺的錢為甚麼要由政府安排儲起來?還逼我們非給基金公司賺管理費不可?政客的解釋是:社會上有人不懂為將來打算,所以要專業的基金公司為他們理財,儲蓄一下,以免他們成為社會的負擔;我知你們懂理財,不過要公平嘛,你們也供,來來來!理由不錯吧?可是一個金融海嘯,專業了百多年的雷曼也爆煲,其他基金公司的財產也愈理愈少,看不到他們比普通人更懂理財。
  見我們的錢少了一截,細心的政客們怕我們的錢不夠老來看病,所以又逼我們供強醫金;更有「洞悉先機」的基金界人士遊說政府強積金不宜讓市民於六十五歲全部提取,應按月發放生活費,以免缺乏定力的人在死前把強積金用完!最近在街上仍聽到有人說政府設立強積金的原意是好的,不過這樣那樣云云。
  我們就這樣的把人生努力所賺的十分一、把用這些血汗錢的自由雙手奉獻給政府。看來政府還比上帝權威,上帝只要祂的信徒甘心樂意的奉上十分一,信徒還有不奉獻的自由;在政府的權威下,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得供強積金,否則便坐牢。愛自由的香港人,你服嗎?
  反對最低工資的眾理由我們說過了百遍,不贅。但最根本的理由是自由問題,為甚麼我沒自由為自己的勞力作定價?有人便會即時反駁:誰希望把自己的勞力賤價而沽?他們只不過是被剝削吧!但我們總不能否定有些人只要求一個工作機會,哪怕就是四萬長期失業者(2004年第二季總數為82,700人,就算現在經濟比當時好多了,估計也有四萬之眾),加上因失業太久放棄尋找工作而不在統計之內的失意工人(discouraged workers),這些數字包括兩成的15至19歲青年失業人口、還有一些殘障人士……這幾萬人就是政客口中所謂的少數。現在因外傭抗議,政府也終於承認最低工資會損害某些人的工作機會,打著為了大多數人的利益,就把這幾萬人工作的自由剝削了。
最低工資保障誰
  還有重要的一點是,因新法例的實施,僱主難免會把某些長工轉為外判工作,政客見法例達不到預期效果又立例不許企業「無理」解僱員工(政客基本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不斷立例,而代價就是我們的自由),僱主因此對招聘極為謹慎,受害的最終也是沒有經驗的青少年,這不是我胡亂推敲,只要走到法國德國一趟,你便看到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有人說最低工資不是如我們說般可怕,不會死人的。對,我們是死不了的,因為我們已踏上了事業的階梯,朋輩們也挺成功,死的只是弱勢人士,我們不忍他們成為政客試試看下的犧牲品。
  我們的自由還有怎樣溜走?禁煙禁到餐廳、干犯了私有產權也不說了。政客說不能讓員工吸二手煙,也說得通(但不要忘記員工是有選擇工作的自由的),但為何要禁到郊野公園?難道怕野豬猴子吸二手煙?商業競爭要管、開車和情人看日落開不開冷氣要管、要寫的還可以寫幾千字……是的,或許如成龍所盼望的,香港快不亂了,早晚祖國還要向我們學習學習。   所以我說,上海要超越香港,還早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