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5, 2009

為外傭說句公道話

李兆富 - 獅子山學會創辦人, 信報 (理財投資 P. 31, 2009.4.15)

粗略統計,香港現時有約二十六萬名外籍家庭傭工。少數極度富有的家庭,或許負擔得起聘請多於一名外傭,其餘絕大多數的香港家庭,就是靠家中的這位過客,照料老小,打點家務,讓二十多萬個家庭的婦女得以投入工作,間接造就了香港今天的繁榮和生活水平。

換個角度看,外籍家傭要離鄉別井,更要被中間人多重剝削,才獲得這麼的一份工作,為的只是更優厚的薪金。當然,每個外傭背後都有自己的一個故事,但事實擺在眼前,她們來自的社會,女性無論如何努力上進,也難以衝破各種障礙,賺到生活和尊嚴。反之,當家傭成為了出路,將錢匯回家鄉的一刻,她們都實實在在感覺到自己的貢獻。

先犧性婦女利益

外傭和香港的經濟關係,背後的常識簡單不過︰任何人,無論是本地人抑或外國人,只要找到一份工作,那怕收入相對低微,最終也會創造價值,帶來意想不到的良好結果。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自八十年代至今,每次公開討論外傭政策,總惹來自命代表勞工的組織,以保飯碗為由提出種種聘用外傭的限制;就算是美其名為保障外傭的工資規限,其背後用心,仍是要防止外傭以低價搶走本地人生計。只要細心審視每條針對外傭的法規,便不難發覺立法者的動機,明顯是要限制外傭與本地人在勞力市場正面競爭。

香港著手為整體跨行業訂立最低工資,外傭工資的問題也變得更加棘手。雖然官方已經表明,外傭將不會被包括在未來的最低工資立法之內。外傭組織方面也表明,最低工資立法要是對外傭作出歧視,他們會就有關問題提出司法覆核。

行政機關的一廂情願,最終會否為司法機關所接受,必須要等待案件完成方有答案,可是常識推論,若外傭受同樣的最低工資法規所限制,除少數大富之家,不少中產家庭將無法負擔聘請外傭,結果除了令外傭失去工作,香港不少中產的生活以及過去二十多年來的生活模式,勢必面臨一次重大改變。

勞工組織宜三思

香港有不少家庭,要夫婦二人的收入加起來,才足以負擔家庭開支,照顧家中老小的任務,由外傭代勞。想當然的人會以為,一旦香港不再依賴外傭的支援,仍然可以靠本地鐘點家務助理,然而,本地鐘點家務助理始終跟留宿的外傭提供的支援在性質上有所分別。換言之,最終仍然有不少家庭,要在生活質素和事業等問題上作出妥協。再者,我們不難看見,在任何家庭當中,出現需要妥協的時候,婦女的利益往往是最先被犧牲。

事實上,任何公共政策要是帶來不可預見結局,最終往往會由社會上最無力的一群去承受大部分的惡果。最低工資立法之後,將有人會失去原有的工作,最缺乏議價能力的,更會首當其衝。外傭是香港勞力市場中,最缺乏就業自由的一群,若然他們被最低工資所限制,卻不相應地讓他們享有就業彈性,最低工資也只會害了他們,要他們失業。

自命為勞工發聲的人,請問你們可以面對政策令人失業這個事實嗎?為甚麼勞工組織與其爭取表面上公平的最低工資待遇,卻不去為外傭爭取更基本的權益?為甚麼外傭不可以享有更大的自由去選擇工作?為甚麼外籍家傭在香港工作七年之後不可以正式成為香港永久居民?為甚麼因為他們是菲律賓、印尼、泰國人,就不容許他們從事零售、飲食或者其他職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