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 2008

醫療改革須先檢討開支

何民傑、王弼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 經濟.企管 P. 36, 2008.6.2)

政府的醫療融資諮詢進行了近三個月,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稱當局已收到八百份意見書,又說其中大部分認同本港的醫療制度需要改革,使市民可以得到更全面的醫療及更大保障。原來周局長看過了八百份意見書,能歸納出的結論就是這些彈了不下百遍的老調,食物及生局的效率可見一斑,也難怪當局遇到難題時就只有打市民荷包的主意了。

  沒錯,看見醫療融資報告的封面,大家會聯想到什麼?一隻竭力攤開的手掌、手心朝天,一幅留下買路錢的模樣;未細看內容,政府已不經意地流露出起老實不客氣的神態,而它打市民荷包的形象亦躍然紙上。

  誠如前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楊永強所言,錢並非從天降下,政府每年用2000多億元,一分一毫都是從香港市民辛勤勞苦所得的,剛交過稅又趕要填今年度報稅表的納稅人就更加感同身受。至於公帑用在哪裏,怎樣使用最有效益,就非政府首要責任莫屬。

  在詳細討論強醫金前,讓我們先作一個比喻作為引子:如果政府預期香港的賊人會愈來愈多,警員將會不敷應用,所以每位市民便要向政府繳交一份「強警金」,又或者因為在秋天時香港山火特別多,消防車可能不夠用,就要市民齊齊供一份「強消金」。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提出這些意見的人是傻的,但政府希望市民將來每個月都要供的強醫金,就是用這個傻兮兮的邏輯所推論出來。

無必要強迫市民八折支薪

  政府在醫療改革諮詢文件明示,香港在2033年就很可能滿街病人,所以市民便要每個月先供5%的強醫金,待幾十年後用。獅子山學會一直反對開徵這一類強制性的另類稅金,有眾多民間團體(如納稅人權益團體107動力)亦在這幾個月發起多次「不要八折出糧,反對強醫金」的行動,其理據如下:市民現在每個月供款5%工資的強積金,加上本來僱員可自由運用的另外5%的僱主供款,實際上市民已是九折支薪。倘若再加上政府提議的5%強醫金;而外國經驗是這類強制性供款只會愈來愈多,如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CPF)供款達總薪酬約四成;不要忘記政府數年前提出的銷售稅(GST)又不知什麼時候捲土重來,最終市民要八折支薪絕對不足為奇;再把薪俸稅算進在內,一般市民一年便有三至四個月的工資上繳政府,那香港還可以稱為低稅率城市嗎?恐怕屆時低稅率只是富豪與大企業的專利。

  究竟香港將來是否一定是滿街病人呢?美國和加拿大在多年前已經面對出生率低的問題,但他們有效利用移民和入境政策,一直將人口結構維持在平衡的發展,這當然值得香港參考;加上我們有巨額財政儲備,政府根本無必要強迫小市民八折出糧。

  更加重要的是,這份文件全篇幅都是要求市民付出,但是供款怎樣運用,怎樣增家公營醫療體系營運效率就沒有提出,只講收入,不講開支,讓誰當老闆都不可能接受。作為香港政府老闆的香港市民就更加要問問,每年300多億元的公共醫療開支,在醫療事故接踵而來的情況下,是否真的用得其所。

醫管局開支八成多是薪酬

  只要細看醫管局開支的研究報告,就發現原來醫管局的開支中有八成多都是薪酬,而且人手編制是一貫的肥上瘦下,醫管局主席和總監的年薪比特首還要高,顧問和副顧問醫生的薪酬就用了40多億元,藥物器材的開支只是30億元,但是醫管局還說藥物太貴,以至有些病人病無所醫,究竟人的工資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要市民八折支薪,請政府先管好醫管局的賬目!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