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08

副局長物超所值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 信報 ( 經濟.企管 P.35 , 2008.6.23)

副局長事件擾攘了數星期,由最初的雙重國籍問題,發展到政府是否任人為親,個別官員是否籍此建立個人勢力等。姑勿論香港人對這次政治任命認同與否,事件米已成炊,第一階段的爭議可謂告一段落,看來反對派如要繼續攻擊,還是密切留意政治新貴們的工作表現吧!

  這事件本不屬獅子山學會討論的範疇,但因事情牽涉香港智庫的所謂「錢途」問題、以年輕人從政在社會的認受性,又特首辦主任陳德霖稱年輕政治人才沒有市價,整個事件與市場甚至香港的移民政策亦不無關係。作為由年輕人組成的智庫,本學會也巧合地處身在這市場中,故此可以第一身角度分析這事件,這難得的機會,豈可錯過?

不應限制國籍

  首先,在雙重國籍的議題上,作為以個人自由主義(Libertarianism)(註)為信念的智庫,我們對有雙重國籍的副局長或政治助理是沒有異議的,要用人唯才,而不任人為親,就應放開門戶之見,所以反對派一方面希望政府不任人為親,一方面又不讓副局長們擁雙重國籍,邏輯上是不成立的。獅子山學會既支持香港有開放的移民政策——就是不論種族、膚色、性別、宗教,只要有才能,又有僱主聘用的,這人便應可留港工作,那麼副局長這工作崗位亦不應受到歧視。但如此一來,局長甚至是特首,亦是否可由外籍人士擔任?

  其實亦無不可。從戰國時代秦國任用客卿如商鞅、李斯等奠下統一基業,到拿破崙本身為反抗法國統治的科西嘉島(Corsica)獨立鬥士最後成為法國皇帝,到腐朽如晚清政府也委任「英夷」戈登(Charles George Gordon)為將領以剿太平天國。這幾個人都身繫居住國的榮辱,對當國的重要性比香港的各局長、甚至特首都高得多。

  坦白說,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城市(哪怕是最大的金融中心),其局長又可對整個中國作出什麼傷害?美國民眾會擔心紐約市政府的某主要官員因擁有雙重國籍而損害美國利益嗎?反而如能開明地接納外國人擔任主要官員,強調我們有容乃大的精神,接納外國人的不同思維,這更有助中國繼續改革開放,與國際接軌。如果政府當初能以此為理據,提出由立法會檢討放寬基本法對外國人擔任主要官員的限制,政府即可反客為主。可以預料,反對派(甚至是保皇派)不會讓這法案通過,但責任卻歸到他們的頭上,如此一石二鳥、借力打力之計,政府怎會想不出,還是顧慮太多?政治從來都不是請客食飯,往往是兵行險,看來真正的政治家還未在香港出現呢!

年齡歧視

  至於陳智遠以二十八歲之齡當上月入十三萬的政治助理之爭議,我們也要為他說一句公道話。香港何時變得如此年齡歧視?年輕便沒有能力嗎?三十三歲的周瑜以數萬水軍擊破老謀心算的曹操(五十三歲)的二十多萬大軍,那時孫權才二十六歲吧!

  其實,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們有能力與否,現在還不能判斷,社會又何妨給他們一個機會?要知世事如棋,每年6000萬元的公帑既已覆水難收,我們又何妨不以一點阿Q精神看這事情?《戰國策》裏便有〈求千里馬〉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國君,想以千金買千里馬,卻三年也沒買到。有一個太監毛遂自薦,終於在三個月後以五百金買到千里馬的骨骸,氣得國君七竅生煙,太監卻不慌不忙的說:「死馬都肯以五百金來收買,何況活馬呢?天下必認為大王求馬若渴,活馬馬上就要來了。」果然一年不到,便來了三匹千里馬。如此看來,每年6000萬元,還是物超所值呢!

4 comments:

老黃 said...

我亦認為副局長擁有雙重國藉不影響工作,但對於王弼的一些論點卻不敢苟同。他說到「反對派一方面希望政府不任人為親,一方面又不讓副局長擁有雙重國藉,邏輯上是不成立的。」
但我容許指出這句話邏輯上是不成立的,不任人為親,不代表需要聘請雙重國藉,甚至外藉人仕。曾特首曾說過親疏有別,說明了就是在香港裡亦不是全為「親人」,若要顯示出特首不任人為親,只需從泛民聘請副局張即可,相信不會有人認為這是任人為親。

他亦指出,不應以陳智遠的年齡為由否定他獲得十三萬的月薪,並引用周瑜、孫權為例說明年少也可出英雄。但話鋒一轉,又說到副局長、政治助理有能力否現階段還不能判斷。既然現時不能判斷,為何要給他們這般的薪金呢?打個比方,企業聘請了一位留學牛津的大學生,薪金當然會較其他名聲不響的大學生薪金要高。但不會因牛津生是未來CEO的人選而給他CEO 三成的薪金。就算牛津生起點較好,他仍然要展示他的才幹,一步步往上爬。

公帑已發,當然不能收回。但是下任的政治助理薪金已決定嗎?既然未定,就應在這時間內好好討論到底政治助理、副局長應否獲得這比立法會議員還要高的薪金。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我們不需以每年6000萬公帑聘請政治助理以凸顯政府求賢若渴,只需要招騁文件中列明薪金則可。

最後,美國總統月薪約二十六萬港元,薪金最高的副局長薪金為二十二萬多港元,為何一個薪金可以媲美美國總統的副局長亦可被形容為物超所值呢?

薛子珊 said...

thanks for your reply. 我想讀這篇文章要有一點阿Q精神吧, 是否真的物超所值, 不用劃公仔劃出腸吧:

我們又何妨不以一點阿Q精神看這事情?《戰國策》裏便有〈求千里馬〉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國君,想以千金買千里馬,卻三年也沒買到。有一個太監毛遂自薦,終於在三個月後以五百金買到千里馬的骨骸,氣得國君七竅生煙,太監卻不慌不忙的說:「死馬都肯以五百金來收買,何況活馬呢?天下必認為大王求馬若渴,活馬馬上就要來了。」果然一年不到,便來了三匹千里馬。如此看來,每年6000萬元,還是物超所值呢!

薛子珊 said...

about dual nationality, if you say 我亦認為副局長擁有雙重國藉不影響工作, why can't they possess foreign passports? If only locals can be ministers, then all the foreigners will become aliens. Isn't it another form of 任人為親 and 親疏有別?

老黃 said...

對於副局張的薪酬。兩文只是不同的表述形式。
而我最希望舒發的,是本文首兩段對王弼一文的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