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自揭面紗露出馬腳

黃佑謙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 ( 理財投資 P.35, 2009.12.23)

自揭面紗露出馬腳

近日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議,各國元首聚首一堂,討論的焦點不時落在世界不少島國的存亡與氣候變化的微妙關係。在一個星期的峰會中,有關的話題佔了不少報章 的頭條。在眾多話題中,我認為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的二十五分鐘超時演說,惹來全場與會者站立鼓掌的一則最為有趣。

查維斯被指環保罪人

事緣是以查維斯為首的委內瑞拉一向補貼國內的產油業。從經濟學基本原理,補貼必然導致浪費,所以在環保分子眼中,查維斯應是數一數二的環保罪人。查維斯在哥本哈根峰會上發言,就如拉登在美國國會演說,本身已是吊詭,竟還換來如雷的掌聲?

我想這段新聞,我那位送了女兒到加州北部留學的世叔張先生,心情必定會一沉。

張叔女兒阿雪二十歲,由於沐浴在加州的陽光下,她培育了對身邊人和事的一腔天真的熱誠。還有愛護周邊一花一草的價值觀,是一位關愛地球及地球上所有生態的 年輕人。每當阿雪假期回來與眾親友飲茶小聚,阿雪也必提醒,同桌各親友溫室效應氣候變化是地球及眾生燃眉之急。每次阿雪提到受環境破壞,最終影響的生物及 人類時,都會流露一份天真簡單的心切、焦急和憂慮。

有一次我與張叔交談時,他語帶擔心的說:「要不是當年特區政府教育政策混亂影響阿雪的教育,我也不會把阿雪毅然送到聖荷西州立社區書院。山長水遠,做父母 的怎不怕她學壞?今天雖然總叫沒有學壞,但是阿雪對環保活動的熱衷,就像着了迷一樣。」據張叔說,阿雪是環保活動的活躍分子,是那些會遭警察抬走的示威行 動常客。我聽了後也感好奇,今時今日,年輕人有信念、有熱情、有堅持是珍貴而罕有的。我反而認為,世叔應該為阿雪的成長感到安慰。可是,世叔卻對我說: 「最怕是阿雪把自己的心血全都放在環保活動,都後來才發現『環保主義﹄其實只是一個空空的殼。為人父母的,最心痛莫過於看見子女的真心付出被欺騙。

兒女私情的變化都可以用「遇人不淑」、「成長必經」等話作安慰,大不了勉強把自己年少輕狂時種下的,都算進因果的公式內,自己的心也許可以好過一點。但是子女因信仰信念被掏空而墮進絕望,當父母的也當真會肝腸寸斷。

愛護環境今天已成為發達國家的普世價值。不論是政客,藝人及企業爭相踏上環保這道德高地。為什麼張叔還會說環保主義只不過是個殼呢?難道一班政客,藝人及 企業也被騙了入局﹖不講不知,原來張叔是綠色和平創辦人之一──帕特里克摩亞(Patrick Moore)的朋友。張叔這麼擔心阿雪,都是因為他對摩亞在環保界的遭遇有很深的了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當摩亞仍是阿雪年紀時,已經活躍於環保活動。當時摩亞是其中一名環保分子的領袖。他們以抗爭的方法,直接阻撓一些他們認為會對環境做成 破壞的活動。有一次他們就開了一艘舊漁船由加拿大西岸直駛美國阿拉斯加對開海域,亦是美國軍方試爆核武的地點,去「見證」美軍殺害該區海洋生態的暴行。

環保行動已變質

雖然漁船被美軍截停及美軍成功試爆,但這綠色和平前身組織的抗爭手法,得到了當時傳媒廣泛報道,製造了相當的輿論壓力,阻止了美軍在當地繼續進行試爆。綠 色和平亦因此而聲名大噪,更在世界各地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支持者,把綠色和平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為了一個世界性的組織。摩亞更成為加拿大支部的話事人。

1986年,摩亞離開了綠色和平。摩亞往後的言論,更令綠色和平與他劃清界線,淡化了摩亞在該組織歷史中的角色。摩亞認為,現在以綠色和平為首的環球環保 行動,已與他當年抗爭的目標的本質已經起了變化。他批評目前的環保行動,常用一些不太可靠科學數據威嚇大眾,棄用了理性分析及科學,取而代之卻是嘩眾取寵 的手段去表達「環保」意識。

如在近期鬧得熱烘烘的溫室效應及氣候變化的討論中,摩亞就曾在2006年表示,氣溫暖化根本未有足夠科學證據證明,工業二氧化碳排放是單一做成溫度上升的 元兇。皆因其他自然的原因如太陽黑子的活動也能令地球的溫度暖化。說到底,摩亞認為目前以綠色和平為首的環球環保行動,已化身為一個能影響環球政經的政治 組織。

查維斯在哥本哈根峰會上被高舉,對摩亞及張叔來說,可能並不出奇。這名環保公敵在超時的演說中「妙語連珠」,說的不是環保,而是對比社會主義及資本主義, 卻惹來各國的政治環保代表的雷動掌聲,上演了一幕「馬腳露出」,自揭了環球環保行動氣候變化的面紗,露出了政治工具的本質──今時今日環球環保行動是什麼 的借屍還魂,不是路人皆見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