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飛人保特是人類之恥?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31, 2009.8.26)

好多年前,包括我在內的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成立獅子山學會時,發現原來成立智庫組織有好多竅門要學。當成員學得好,該智庫就自然會「打得」。

智庫這個概念在外國已有悠久的歷史,所以已有不少可令人「打得」的招數供本會成員學習。而在眾多竅門中,其中一個必修班,就是如何籌款。

特別是因本會是一個希望阻止政府好心「做」、最後做壞事的組織,獅子山學會的創會規條包括不能向政府伸手拿納稅人的血汗錢,即就算學成一些「衙門前跪地搖頭、街擰籮」技倆也不能用。要錢,就只可向大眾市民籌募。

根據外國行家資料,世界上最成功從市民籌款的智庫類別,非「環保」類莫屬。本會成員就曾在出席國際自由智庫論壇時,聽到有個從德國來的代表呻:「只要求其搵隻熊貓、北極熊做自己個智庫logo,就即刻一百幾十萬咁飛入來。」  

不過因「環保」類智庫的籌款能力強,就開始吸引那些掛環保羊頭、賣「低B市民需要我們叫政府改變他們行為」的狗肉智庫。

抽環保水

香港當然有不少這些抽環保水的人,在獅子山學會中,我們稱這些智庫為「西瓜智庫」,原因是這些組織以環保綠,包裝要製造比烏托邦更完美的法西斯紅、黑、白。

不過看看有些報紙、傳媒將「西瓜新聞稿」copy and paste 當作新聞刊登,就深明以自由市場運作的智庫圈裏,這些「西瓜智庫」大有需求。本會深明適者生存,好「橋」不妨借用,所以最近開始研究同訓練如何在任何情況下,有紀律地抽環保水。直至本會能出新聞稿時,傳媒以反射式手法報道:「……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有環保組織指,市民的智慧比較低,有些甚至能被界別為低能。所以為確保市民利益,團體要求政府……」  

我們的訓練方法,就是以角色扮演手法進行網上模擬辯論。每日都會有成員將議題拋出來,然後其他人就「西瓜上身」般辯論。起初因功力不足,拋出來的議題多數包含好多好易見到的抽環保水機會。交通運輸、都市計劃、能源發電等,都是最初用來練功的題材。

不過,眼見那些「真西瓜組織」愈戰愈勇,開始要市民注視些諗都未諗過、「嗄!咁都算係環保罪人」的社會問題時,我作為研究總監,當然要受訓成員加把勁。所以本會會內亦開始「西瓜上身」般辯論例如 「o靚」模食雪糕點解唔環保。

經過多個星期的訓練,本會班天生骨骼精奇的會員,令我相信他們練成了「點都抽到環保水去迫政府做」的工夫。

這條「木人行」議題,就是上個星期發生的,有會員A拋出:「保特100米跑9.58秒。睇你班友仲抽唔抽到水!」即引來大批回覆,以下是回覆記錄。

會員B:「保特是個非常自私的人!任何物件要移動都需要能源,可是人類耕種、收割、運輸、煮食、進食、消化、最後變為肌肉動力的過程效率又非常低,所以用雙腳跑步應該是迫不得已才做,例如為保命被猛獸追或搵食追獵物等。保特為自娛跑步,就有如那些暴發大款買大馬力汽車,然後去遊車河!飛人?我呸!保特是人類之恥!殺滅地球的原兇!政府應該做些事,去正視問題!」

務實妥協

那我問:「政府可以做D乜先?」  

會員C:「我們作為西瓜組織,當然務實和懂得妥協。我們不會要求政府立法禁止為運動娛樂跑步,不過會要求政府每人每跑100米收五毫的跑步環保費。我們亦明白政府可能會遇到不少自私的人,用『我跑步不是為娛樂』的理由來反對,所以最初只會在香港最大的幾個公園推行,不過當然亦有延伸收費的時間表及路線圖。我們亦會要求環境局局長走出來,勸告大家不要走法律罅,在其他地方跑步。」  

我再問:「傳媒會唔會報道?」  

會員D:「這個就易啦!我們張新聞稿會用『政府引至碳排放激增』為題,說政府因要討好那些為自己選區選票的區議員,興建大量優質公園,令市民為娛樂跑步宗數激增。亦會計算因多了人跑步,二氧化碳的排放比97年升了多少個百分點。港聞記者一見有百分點,就知是科學!一定將我們的新聞稿直接出街,成為新聞報道。」  

我三問:「通過法例要立法會議員支持,夠票咩?」  

會員E:「一定夠!首先講民主派,佢地唔識!今年可以話要為氣候通緝特首,去年就要政府減油稅。要民主派支持,當佢地係小朋友就得,只要爬牆引佢地注目,跟住拉條大大螢光色banner,之後重複又重複話為環保就得!建制派仲簡單,功能組別已由保護政府積極不干預,變成保護政府,當最低工資都支持,就知班友冇腦。而直選班建制派,因知自己土氣太強,要搵支鬼佬環保沐浴露闢味,所以一定會應承 try my best。最多咪又係得社民連幾件反對?」  

我們苦練的成績,變成「吸水西瓜」指日可待,大家說對不對?獅子山學會籌款成功之日,孫柏文定當邀約各方好友,開大冷氣打邊爐賀一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