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5, 2009

佛利民:香港,錯了!

何民傑 -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信報 (理財投資 P. 29, 2009.8.5)

上星期五是上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佛利民的百歲誕辰,獅子山學會上星期就辦了個座談會,其中一位主講嘉賓,壹周刊社長楊懷康在結語時提醒我們,佛利民一生沒放棄過游說世人自由經濟的重要,生前最後一段路上仍在寫作,最後一篇發表的文章,題目是《香港,錯了!》。

香港雖然是國際城市,但能讓自由經濟大師跳動神經的,並不是香港幹了什麼壞事,而是2006年時,特首曾蔭權公開說積極不干預政策早就不存在。佛利民曾經來過香港,還在張五常教授陪伴下深入了解香港的經濟奇,最後佛老向全世界說:香港是實踐自由經濟最成功的地方。

當然,人會老去,政治也常會轉氣候,當香港的自由大門守不住,佛利民也要挺身而出點名力斥曾蔭權走錯了路。記得當時由李兆富聯絡佛利民的秘書,得到同意把該短文翻譯成中文,宋漢生、孫柏文和我合力將佛利民敬告曾蔭權的話轉發給香港人。

政府的角色

幾年過去,香港自由經濟當然沒有頃刻間消失。但這邊廂最低工資快將成事,讓最弱勢的年青人、婦女、少數族裔失去議價自由,競爭法又來勢洶洶,勢要讓中小企增加營運成本,還有隨時從膠袋稅演變出銷售稅,全港零售店成為政府收稅機。那邊廂特區政府不斷擴大官僚體制,添馬艦、西九、啟德碼頭、迪士尼通通上百億開支,全由公帑埋單,大政府風氣勢不可擋。

就如座談會另一位嘉賓,港大首席副校長王于漸所講,佛利民致力推廣的,並不是自由市場如何萬能,而是政府的功能和介入必須嚴加限制,換句話說,自由經濟的精髓不在大市場,而在小政府。只有政府嚴肅克制權力,不以強制、立法、干預方式去擾亂經濟活動,自由經濟才能發揮活力,個體成員也可以各自尋新天地。

王教授是佛利民的學生,到今年書展,還推薦佛老的《資本主義與自由》給香港的年青人。不必介意年代漸遠,書中探討政府的角色權限可說是放諸四海皆準,今天重看仍極具意義。該書中提出學券制讓家長自主,提高教學質素;負稅率制度(negative income tax)幫助窮人和提供重新就業的動機,書中還有大膽又創新的意見,還成功推動美國政府以志願軍取代徵兵役,美國從此沒有徵兵役。

另一位芝大傳人、科技大學經濟系雷鼎鳴教授更在座談會上,分享在美工作的兒子的最近經歷,指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救市方案中,有大量資金是開放給學者競投開發新的研究項目,美國各大學也不得已提出一些根本沒有甚麼實際作用的研究計劃,用以分享這筆救市財寶!

雷鼎鳴教授還在107動力較早時主辦的《選擇的自由》讀書會上,分享佛利民這本面向群眾的暢銷著作。

讀書會上少不免有對自由經濟抱否定態度的批判,雷教授風趣地總結:「用古龍小說裏的武功做比喻,愈是極權和計劃經濟的國家,愈會表現出一種天下無敵的形象,但卻往往因為一個虛門,就會被人一擊倒斃。而自由經濟就好像滿身都是虛門,卻能夠這處受到傷害,那處就會復原,總不會輕易倒下。」

選擇的自由

《選擇的自由》裏有一個從搖籃到墳墓的章節,引用德瑞克特定律(Director's Law),提到美國從羅斯福的新政開始,全面推行各種各類的社會福利政策,最終都沒有讓窮人受惠。例如1953年成立的衛生教育福利部由每年20億美元的預算,激增至二十五年後的每年1600億元,是海陸空三軍的一點五倍開支,但開支投放到龐大的官僚口袋裏,美國貧窮人的生活並沒得到改善。還提出仔細的負入息稅方案(Negative income tax),鼓勵失業者自力更生。

即將退休的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昨日公開說,現在綜援受助人中,七成屬老弱傷殘,三成屬失業、低收入及單親家庭的人士,他冀望將這七成及三成的受助人分開類別計算。將最需要援助的弱勢社群和應該鼓勵自力更生的社群分辨開來,不就是佛利民努力告訴世人政府不是萬能的訊息,香港還有很多需要向佛老領教的地方。

沒錯,自由市場肯定不是萬能的,由人組成的政府更不可能是萬能的,只有讓群體做集體的決定,政府不作指導干預,人民才能追尋自己認同的幸福。佛利民離世前最記掛的是香港,因為香港以往實現了讓人們自己追求幸福的理想。

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佛利民一生沒放棄過游說世人自由經濟的重要,生前最後一段路上仍在寫作,最後一篇文章的題目是《香港,錯了﹗》。(彭博圖片)佛利民提出學券制讓家長自主,提高教學質素,放諸四海皆準,今年重看仍極具意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