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令北京管治香港的政府機構

孫柏文 - 獅子山學會研究部總監, 信報 (理財投資 P. 33, 2009.8.12)

2008年立法會選舉期,香港政界和傳媒圈廣泛流傳一篇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寫的文章。文章內容能以一句「如何收回港人自治權,令北京直接管治香港的方法」作為結論。

如果以收回港人自治權為目標,那路線圖會是什麼?收回自治權時,又如何調整港人心態,以達致水到渠成?

曹二寶的文章中有云:「鄧小平強調指出『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為此他對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項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  

這「原則」如以「阿媽教仔」的邏輯演繹,必然是:「阿仔,警告了你不要在廚房玩火,現在不但嚴重燒傷兼昏迷不醒。就算你常常強調我要尊重你生活自主,現在我幫你叫十字車,到急救後照顧你,負擔你生活開支,你應不會再反對吧?」

守株待兔等出事

獅子山學會相信,曹二寶發表該想法時,絕對會有人相信他只是為國家、為特區作長遠考慮,一旦爆發「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時,有已準備好的機制幫我們香港人出頭,以免將來手忙腳亂。

當曹二寶文章在港流傳時,我們香港人的焦點往往放在何謂「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阿爺如何界定?可是,因香港社會其中一個核心價值是有錢能解決天下事;當特區政府坐擁「埃及妖后嫁妝」的財政儲備,真是難以想像有什麼事情港人不能自己解決,於是得出的結論是中央會胡亂界定、在港人非常反對的情況下,收回港人自治權。

但獅子山學會深信,如果真的有中央為香港「出頭」、結束港人治港這偉大實驗的一天,香港人不但不會抗拒,還會視中央為救世主;只要「守株待兔等出事」,便可以輕輕鬆鬆收回港人自治權。這招數其實已在香港用過,被收回的單位當然不是政府,而是一間上市公司。沒錯!曹二寶至喜愛的上市公司,就是中信泰富(267)。
  
大家可能會問:「何出此言?」細想一下,出事前的中信泰富,不是像今天的香港政府,有中央「力挺」,管理上有極大的自主性,同時因有被力挺的形象,成功收集如航空、電力、基建等戰略資產。多年來,中信泰富運作和諧、穩定又繁榮,就算有外人懷奪權之意,也無法落實。等,成為唯一策略。

等什麼?就時要等到中信泰富出事。不難相信,當和諧、穩定壓倒一切,成為公司管理方針時,公司架構上,便積極淡化內裏權力制衡單位例如風險管理部、董事局等監察的積極性去達致「合作」。這時公司管理層就會好心為盈利,做些例如澳元 accumulator「一鋪清袋」的壞事。

中信泰富最後那張拖垮公司的外合約,極可能是因事前多次嚐得甜頭、制衡機制不斷腐化下而簽訂的。

全力保護兩制

試問,當中信泰富因澳元 accumulator 輸清光時,有股東會抗拒中央注資、入股、換管理層直接由北京管理嗎?當時股東不是視北京為救世主嗎?曹二寶,也不是在等特區政府同樣出事嗎?

如果特區政府的財務狀況,有天如今天的美國加州一樣,面臨破產。我們的立法會議員一定會像加州州政府的議員一樣,懇求中央聯邦政府出手相救。問問加州的老百姓,聯邦政府「出頭」,大幅奪去州政府的權力,去穩定加州州政府的財政權,這是否好事?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需要我們全力保護的。如果曹二寶大方地告知我們中央在什麼情況下,收回我們自治權,那我們要做的事是非常清楚。有如孫爸爸多年來給我的告誡:「Don't fxxk it up。」  

例如,有大批建造業工人失業,他們為搵食而轉行,情緒激動,過程痛苦,可是這不會危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過,不斷興建不符合成本效益的大型基建,催生日本式基建既得利益集團,最後不但將財政儲備花光,還要令特區政府負債纍纍,就會見到曹二寶想見到的一天。
  
又或者因為金融海嘯,從商的人不但發現生意難做,融資又極困難,令一眾公司出現倒閉潮。這雖然難過,但不會危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過,政府透過行政手段,強迫銀行要拋開風險考慮放貸,最後摧毀銀行體制穩健,那就會見到曹二寶想見到的一天。
  
不過,獅子山學會今天想大家特別注視一個能幫港人一鋪清袋的政府部門,那就是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

結束按揭證券公司
  
有如中信泰富最初定立的澳元合約,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的原意也是為減低風險而建立。原本按揭證券公司只為減低本地銀行「在貸出按揭貸款時可能引起的資產集中風險及流動資金短缺風險」,即一旦樓價暴跌帶來的銀行結構性風險,但按揭證券公司本身卻盡可能不持貨。
  
可是,直到今天,按揭證券公司已「變型」,用香港人血汗錢支持的政府信貸評級借錢,然後再轉借給南韓及馬來西亞人消費、買樓,希望可以賺息差。運作和那些前投資銀行一樣。
  
問題是,當獅子山學會問政府為何還要保留按揭證券公司時,聽回來的答案竟然是「因為幫政府賺錢」!
  
賺錢好?好。不過如果要承擔的風險是有天一覺醒來,我們會積極要求放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那風險太高了。一個真正的政治家會不但考慮任內之事,還會考慮香港長遠利益,盡量把各計時炸彈拆掉。曾特首,殺掉按揭證券公司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