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09

最低工資與聯繫率難以並存

黃健明 - 獅子山學會經濟研究員, 信報 (理財投資 P.33, 2009.5.20)

剛剛公布香港第一季生產總值,較去年同期下跌近8%,是自去年第四季起連續兩季出現經濟收縮。情況雖屬意料之內,幅度卻為意料之外。除了政府開支能夠逆流而上外,私人消費、投資、產品及服務出口全面下跌。需求放緩,結果是價量齊跌,物價在去年中升至6%的高位之後,近月已經回落至約1%。經濟數據有如重返上次金融危機之勢。

經濟不景更需要價格調整

經濟不景之時,價格調整特別重要。調整有助市場重返均衡,而對依賴出口作為主要經濟支柱的地區,更是維持競爭力的關鍵所在。在國際層面,一個國家的貨品價格同時受當地的物價和率所影響。雖然由於非貿易品等原因,各國經率調整後的物價並不絕對相等,但長遠而言,各國的率與物價變化仍然相關。

上一次亞洲金融風暴,大部分受影響的東南亞國家貨幣幾個月之內貶值達四成。相反,香港因為受聯繫率限制,價格調整只能經由通縮完成。不過,相對於率調整,由於內部物價受到較多制度和合約上的規限,調整通常較為漫長。香港面對亞洲金融風暴及其後沙士的影響,便須以長達六年的通縮作出調整,期間物價下跌接近一成半。

世上沒有完美的率制度,只是在資金自由流動、貨幣政策自主性和率穩定性之間作出取捨。屬於固定率的聯繫率,有其代價亦有其貢獻。明顯不過的卻是,面對經濟循環和出口市場的需求轉變,一個地區必須保留調整價格的彈性──不論是以率還是物價的調整完成。香港如果選擇了以率穩定性為先的固定率政策,便必須保持物價的高度靈活性。

人力資源作為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設定最低工資顯然會減低物價的靈活性。要是政府既要固定率、又要限制工資,使價格難以調整,市場調整也不會就此打住。正如格林斯平所言:「當你壓住一個失衡現象,最終只會引發其他的失衡現象」。出現石油短缺,立法壓抑價格調整,就會出現排隊人龍;整體需求疲弱,有了最低工資限制,剩餘產能的情況必然會更加嚴重。

最低工資損聯穩定性

世上既無完美的率制度,也無必須堅守的率制度。豐厚的外儲備能夠減低信心危機、擊退短期的投機者,可是假如經濟體系無法以內部物價的靈活性彌補對外率的頑固性,必然大大增加維持聯繫率的代價。對於投機者而言,這樣當然增加衝擊聯繫率的吸引力。因此,無論從對實質經濟體系的影響,還是從對維持信心、防止貨幣危機自我實現的角度去看,最低工資必然有損聯繫率的穩定性。

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香港整體薪酬平均下跌超過10%。減薪是難過的事,但有了最低工資,不代表勞工可以免受危機的影響。需求下降,工資未能調整,工資需要調整而未能調整的部分無非從就業機會反映。在經濟不景時,最低工資更會為低下階層帶來雙重打擊。直接的,是工資無法下調會減少就業機會;另一方面,正在接受最低工資的低下階層在其上工資普遍下調的情況下,相對工資變相上升,即使有關就業機會不變,低下階層對職位的競爭力也會受損。

當然,經濟不景之時,政府政客也會檢討最低工資。可是官僚程序冗長,所有資料一般又是滯後,其中還存在失業、在職、中上學歷、缺乏技術等不同背景的勞工利益,實在難以相信政府的調整可以既快且準。

不同的政策,互為局限。假如未能協調,制度必然難以維持,而對經濟民生也可以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可是在最低工資的討論之中,聯繫率為香港經濟設定的局限卻似乎是被忽略的一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