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專家泡沫爆破回歸傳統智慧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信報 ( 理財投資 P.27, 2009.1.21)

昨天應邀出席電台節目討論香港經濟前景,席間談到當香港人引以為傲的豐銀行也被狙擊至50元水平時,反映經濟情況實在嚴峻云云;突然主持人發言,說獅子山學會作為自由市場智庫,通常是比較樂觀的一群,有沒有正面的訊息可以帶給聽眾。我對他的發問初時有點愕然,但隨後即慶幸社會上還是有人認同我們的形象,就是把希望帶進人群,這樣總比人冠為憤青或怨婦好吧!

香港底子厚

是的,到這一刻作為香港人還是值得驕傲的。綜觀世界大多發達國家都疲於奔命救市,而且差不多已到彈盡糧絕的地步,較小的經濟體系莫不引頸以待IMF出手相救;但香港,無論是民間或政府,都有相對充足的儲備,這不能不歸功於我們的傳統智慧──就是審慎理財、積榖防饑。而既然我們有本錢,當然就是等待這非常時期應用。減稅以紓緩中產人士的負擔當然是治本良藥;對於失業人士,因預期失業率會繼續上升(重回沙士的歷史高峰亦不足為奇),政府如果要創造就業,職位也應是臨時性質,待遇也不應高於市場,以待經濟轉好,工人可隨時回歸私人就業市場。

放棄執行甚至廢除一些規管條例,如2003年開始容許的士在單黃線上落客等,和類似的拆牆鬆綁措施,都不需政府花費分文而又有利民生。

其實,香港底子雄厚,雖然這金融海嘯叫全人類都無一倖免要過艱難日子,但我們有信心,香港只要保持固有的傳統理財智慧,我們將會是首個在這風暴中站起來的地區。

美銀行業無藥可救

反觀一向迷信消費力量、花錢如流水的美國,不由你不信它的銀行業已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曾傲視全球的過氣最大銀行花旗集團,才於去年11月得到美國財政部、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和聯儲局聯手協助其清理3060億美元的「頭痕」資產(Troubled Assets)。所謂協助清理,其實就是華府為花旗這些資產可能帶來的虧損包了底。又因花旗資本不足,財政部先後注資了450億美元。言猶在耳,正當各人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挽救美國汽車業,以為金融界經過一輪猛藥急救後情況應穩定下來的時候,花旗於上周又告危殆,先前誓神劈願不用賤賣資產自救,如今又打倒昨日的我,賣掉掌上明珠Smith Barney。

一個花旗還不夠,幾個月前還充當救世主買下Countrywide和美林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又伸手要華府注資200億美元和為其1180億美元的頭痕資產包底。美國財金界各精英如何自信譽有目共睹!可是在地球另一面的香港,當大摩奏起其魔笛預言控會跌至52元時,各財經節目便都以此為題大做文章,指出大摩預言百發百中云云。

其實,這些大行的所謂投資專家,連自己銀行的命運也猜不到,他們的預知能力有多強可想而知。他們屢次預測控股價成功,只不過自己也是難兄難弟,深明傾巢之下無完卵這道理而已,投資者實在不必太在意他們的話。

市民才是英雄

這是一個充滿專家的世代,但原來這些專家也跟我們沒什麼兩樣,說起道理來頭頭是道、誇誇其談,一場金融海嘯,撕破了他們的面具。其實,豈止投資專家的話不可信呢?我們政治家不用說了,就說奧巴馬,競選時大聲疾呼要change,但只要看他委任的班子,充斥前朝克林頓年代的舊人,這是哪門子的變革?

很多美國人期待奧巴馬英雄時代的來臨,期待他推出的天文數字的救市方案會把他們帶出困境,但我們預言,如果他不帶領美國人面對現實,還幻想欠下一屁股債可以增加私人消費、增加政府開支、聯儲局在直升機擲錢解決的話,美國經濟只會愈見「頭痕」。

最後,在奧巴馬宣誓就職美國總統的前夕,讓我們回到二十八年前同樣深受經濟困境的美國(失業率8%,通脹12%),我們節錄了當時總統列根的演詞,他說:「有人說我們處於沒有英雄的世代……他們只是把眼光放錯了。你可以看見英雄每天進出工廠的閘門,又有另外一批在生產足夠的糧食供給我們和世界各地。他們就是眾市民和家庭,他們的稅金支持了政府,他們自願的奉獻支持了教會、慈善團體、文化、藝術和教育。他們愛國,但卻是默默而有深度。他們的價值觀保持了我們國民的生活。」就是抱這樣的價值觀,列根與美國人一起走出經濟困境,重回繁榮道路。

是的,別再被什麼英雄、專家和政客壟斷我們的腦袋了,你不比他們差,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必可以走出難關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