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6, 2010

英設花紅稅 摩通脅撤資

施永青,AM730-C觀點,2010.1.6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金融海嘯之後,人們對那些收入達天文數字的金融界高層管理人員非常不滿,覺得他們遺禍人間,何值這麼多的收入?歐美政府對民間的這種呼聲採取了不同的策略。

美國政府表面上順應民情,把那些拿了公帑去救公司,卻仍支取巨額花紅的投資銀行負責人狠批一頓。但美國政府只是懇請他們自動回吐,卻沒有立法作任何限制。結果,投資銀行依然故我,完全不聽社會勸告。據估計,去年投行發放的花紅比08年激增60%,可能高達300億美元(逾2,320億港元)。

美國政府這樣做,表面上是基於對自由經濟的信仰,覺得該由公司的股東去決定公司的管理人員該有多少收入,而不應由政府強加干預;而背後的真正原因,是擔心一旦這樣做,會把金融機構趕去其他地方,令美國的金融中心地位不保。因此,之前G20開會討論金融改革問題時,美方堅拒歐方的要求,不肯承諾限制金融機構的報酬。

英國政府卻受不住社會壓力,最近決定以徵稅的方式,對高收入的金融界進行遏抑。英國的金融服務管理局決定,向收取2.5萬英鎊(31萬港元)以上花紅的銀行員工徵收超級稅,最高稅率可高達50%。此舉令金融界譁然。摩根大通行政總裁戴蒙為此致電英財相戴理德,投訴英國打擊金融業,威脅會擱置在倫敦興建歐洲的總部大廈。

這座總部大廈計劃在金絲雀碼頭興建,涉及的資金高達15億英鎊(188億港元),如果真的擱置,對已經疲態畢露的英國經濟會有負面影響。英國的傳媒對此都非常緊張,擔心其他金融機構也會因徵收大額花紅稅而撤離英國。2009年在香港上市的新公司集資總額已超過倫敦,令倫敦作為全球最大金融中心的地位備受威脅。

在這樣的壓力下,我相信英國政府的取態遲早會變。當民間的情緒平伏下來之後,花紅稅率一定會向下調。事實上,民間的意見亦會因環境改變而改變。紐約就是因為以前管得太嚴,把金融界一哥的位置,一度讓了給倫敦。英國肯定不想犯美國同樣的錯誤。

其實,金融業的交易,大部分可以在互聯網上進行,地域性的要求不高,要遷往別處營運並不太困難,香港就是倫敦一個競爭對手。我們有外匯流通、資訊自由、還有專業配套與健全法制,加上有中國因素吸引;我相信在未來幾年裡,香港在金融業方面的發展速度,還會進一步加快。

只要北京肯在政策上予以配合,中國尚有大量公司可來香港上市;內地先富起來的人的財富亦可交予香港人打理。據一些在國際性銀行工作的朋友反映,金融海嘯之後,他們在全球各地的業務,以香港恢復得最快;故他們準備增加在香港的投資。且看香港人能否把握這次機會了。

No comments: